©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04

《獨者》Solitudo Issue 8: Prayer/ Editor

公義的上帝,歷史的主宰,我的主,願人都敬畏你,都知道你是世界的創造者、宇宙的維持者、歷史的統治者,願人都遵行你的旨意,都降服在你的真理、公義與慈愛底下。

我主,我的父上帝,願你堅立良善者的腳步,讓他們有力量越過一切困厄,讓他們信靠你而不失望,讓他們即便遭遇苦難仍不失去對你的信心,仍相信你是上帝,是歷史的主宰,吉凶禍福都由你而出;相信你造光又造暗,你或施平安或降災禍;相信你統治著宇宙,若你不允許,一根頭髮也不會掉落地上;相信你無時無刻都保守並施恩給那信靠你的人,以及堅固在你面前謙卑而良善者的腳步;因此,你的兒女心中總有不死的盼望,痛苦時總還能喜樂,眼淚總會變為歡笑。

我們要感謝你,頌揚你的信實與公義,我的父上帝,因你顧念我們的需要,體諒我們的軟弱,總不會讓我們陷入絕望的深淵中,反讓我們常懷不滅的信心與盼望,等待你將恩賜給我們那末後的公義與慈愛。
我主,你是公義的上帝,你不偏袒人,但你也是慈愛的上帝,喜愛惡人都能因悔改而得生命,而不喜悅他們在罪惡中滅亡。你常差遣你的僕人召喚他們,規勸他們悔改,宣揚你赦免過犯的救恩;一而再,再而三,你用盡一切辦法呼召他們。然而,他們不但不悔改,反而羞辱、苦害忠心傳揚你話語的僕人,譏笑他們也譏笑你,藐視你的話、你的救恩,變本加厲行惡。他們就如聖經中所說的那些注定要滅亡的人,若非如此,他們怎麼總如此剛硬抗拒你、抗拒真理、抗拒良善,為惡時還能笑鬧呢?何時他們的惡行才要停止?何時他們才會放過無辜的受難者?何時他們才能讓世間回歸平靜而不再有痛苦、哀號?
我的父上帝,公義的主啊,請聽我們的呼求,請顯明你的判斷,請以你公義的臂膀止住惡人的惡。不要讓惡人凡事享通,不要讓他們的狂言妄行橫行無阻,不要讓他們的邪惡驚嚇人,以致叫人對生命絕望沮喪,陷入虛空之中。你看,惡人不是一個兩個,不是偶然出現,不是無才能權勢者,不,惡人成群結隊,時常在我們左右,他們都是大有能力的人,他們有學問、體力、意志力、才能、各種武器,善良的人對他們無可奈何,甚是懼怕。他們常口出威嚇,不能講理,他們的理就是自己的意念、慾望。他們隨時準備使用一切手段對付他們認定的敵人,包括殺戮滅絕。人們向他們哀號懇求,求他們施捨一點憐憫,但他們卻裂嘴大笑,露出更恐怖邪惡的表情。
我們能倚靠誰呢?我們能向誰陳明我們的苦情與擔憂呢?我們只能倚靠你,只能向你傾訴,你是萬軍之耶和華,你是歷史的主宰,只有你是我們的盼望。我們的軟弱與無知不足以明瞭你隱微的作為與奧妙的旨意,我們所能知道的不過就是事情的表象;若非你親手揭露,真相我們總不明白,本質我們總不認識。面對歷史,面對生命萬象,我們真是無知啊,我們根本無法進行正常的判斷,我們只能不斷地問,為什麼如此呢?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為什麼有如此悲慘的人呢?這些事令我們沮喪、絕望,因此,我們就常處在憂愁不信之中,懷疑你是否仍掌管宇宙、主宰歷史。主,我的父上帝啊,赦免我們不信的罪,原諒我們竟寧信自己的無知而不願倚靠你的大能,饒恕我們想憑己力救拔自己的過犯。啊,你才是永恆的公義者、守約者、應許的實現者,唯有你信實可靠,唯有你是我們的盼望。
無知的惡人,他們高傲自大,誇耀自己的聰明才幹,並自以為是歷史的締造者,能左右世事,以為只要他們願意,沒有什麼事不能達成。他們取笑那些跪下求告你的人,他們視凡事稱謝你、讚美你的人為愚拙。他們貫常做的就是,逼迫信仰你的人,喜愛叫你的兒女受苦、羞辱他們,問他們說「你的神在哪裡?」,一再如此,他們從中獲得極大的快感,好像已然向自己證明他們勝過你,他們才是上帝。我們不能明白他們為何如此狂妄,但他們的確如此,這一切你都知道。我們要說什麼呢?我們能為你辯護什麼呢?我們什麼都無法說,更無能於為你辯護。但你在歷史中一再向我們表明,日子一到,你必為你的名、你的榮耀自己見證自己,為自己辯護,以你奇妙的作為與大能向那些狂妄者顯明他們不過是無根的花草、隨風飄浮的沙塵,完全禁不起你的審判。
強國不也是這樣嗎?有人倚靠自己是強國的子民而心高氣傲,輕視弱國的百姓。那些大國的掌權者更是目中無人,不,他們目中無神;他們不信有上帝,他們譏諷一切宗教信仰為迷信,包括對我主耶穌基督的信仰;他們明白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他們立國的基本哲學就是無神論的唯物主義。正因此,他們曾肆無忌憚地迫害基督徒,使那些真實信靠你的人吃盡苦頭,妻離子散,家庭破滅,信仰喪失,身體殘疾,精神失常,流離失所,悲苦而死。不只對基督徒,對一切良善的人也都如此。他們所謂的文化大革命實則是一場滅絕僅存之良善人性的浩劫,他們唯一的成就是徹底暴露人性的邪惡,叫人不敢也不能再相信人。如今這國在歷史的因緣際會中逐漸強大,以致於它更有力量遂行己願,更能有效宰制自己的人民,以及威嚇鄰國。人們都懼怕它,當今全球列國也都畏懼它,即便能與之抗衡者也不敢直接違逆它的意志,不敢指責它,不敢與它唱反調,甚至不惜犠牲公義助紂為虐,不顧它對弱者弱國的惡言惡行。我們身為弱國的人民感受甚深,終日活在它巨大的暴力陰影中,它散發的恐懼已滲透到我們的潛意識裡,使得我們一旦論到自己的國家,就失去正常言說的能力,失去常理的判斷。我們所有的國家意志在這強大的暴力意志底下幾乎消失無形,就算基督徒也常會因這國以及它所固有的文化、民族、國家識形態而背棄當有的公義與仁慈,教會也因此分裂了,基督徒因而很難同心。
我主我父啊,你的判斷難測,你的蹤跡難尋,沒有人知道你的心,也沒有人能充當你的謀士。我們相信聖經的教訓,一切政權都是你所容許的,若非如此,它們斷不能存在,一刻也不能存在!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你常容許敗壞邪惡卻又強大的政權,但必定有你奧妙的旨意,這一切必定都是為你浩大的救恩效勞,叫一切愛你又為你所喜悅的兒女得益處。惡者必當為自己的惡行負責、受審判,但你的智慧卻可藉著他們的惡行成就你所預定賜給我們的救恩。這正是我們的盼望。歷代曾有多少大帝國,但如今安在?你的國已臨到地上,福音已傳遍地極,聖經能為千百語言誦讀,十字架、教堂、講壇遍滿大地,但它們當中一個國也沒有存留!他們當日高昂壯闊的言說、不可一世的成就,已消散在歷史的灰燼中!弱者勝過強者,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我主耶穌基督勝過一切地上的君王,歷史清楚明白見證你才是世人真正的王。這就是你的智慧,你不可思議的恩典,你無與倫比的權能。
因此,主啊,我們存活的真正關鍵不在於我們當謀算如何與強權較量,而是全心信靠你對歷史的安排與引導,因凡不服在你底下的國與人,即便曾經作為管教你兒女的杖,你仍然將以公義審判他們,或因他們極大的惡行毀滅他們。反倒我們應當自省,我們的國家是否罪惡深重,我們的同胞是否都陷在不義之中,我們自己是否背棄你的救恩。是啊,我們應當深深自省,我們所堅持護衛的民主自由到底維護了什麼樣的真理,宣揚了什麼樣的價值,創造了什麼樣的文化?當我們為自己的國家奔走效命時,我們的國家又為了什麼而存在?作為蒙受你救恩的人,我們自問我們的國家是否為我主的真理而存在,這國是否榮耀了你曾揭露的永恆價值,是否步步走向良善?我們憑自己的良知,實在難以肯定;反而在生活中經驗許許多多的敗壞墮落,整個社會幾乎囚禁在各式各樣的罪孽之中,難以自拔。確實,這個美麗之島到處瀰漫著醜惡,當悔罪的不悔罪,當饒恕的不饒恕,當憐憫的不憐憫,當助人的不助人,當感謝的不感謝,當負責的不負責,當順服的不順服。甚至山林土地也為這國民的罪惡悲歎哀號,付上代價。
然而,主啊,最應悔罪自省的是我們這自稱領受你救恩的人,我們無法自外於國人的罪惡。我們以你的福音為恥,不敢宣揚你的救恩是獨一的,假惺惺地迎合所謂宗教多元主義的口號;我們當中有學識的學者竟終日賣力在學術場上與別人協商你福音是否合理,盼望能得出一個能討眾人歡心的宗教共識;生活也不能見證你,行為如不認識你救恩道理的人,甚至比他們更沒德行,良知比不認識你的人還魯鈍,驕奢淫逸,假冒為善,爭權奪利,不知羞恥,背恩忘義,使你的名在外人面前大受羞辱,阻礙人們親近你的教訓;更可鄙的是,教會傳道人或神學院教師們不都真心為你的道熱心,他們有人甚至對福音的道理糊里糊塗,輕視你十字架的道理,教導謬說妄見,從根毀壞教會。因此,我們這鹽已近乎失味,我們這光已幾乎息滅,如何成為社會的良知?如何引導社會走向真理?既然我們已首先領受你的救恩,認識你的福音,你也將傳福音的任務交付我們,那麼在你面前我們就對這塊土地負有最大的責任。然而,這裡沒有獅子,沒有刀劍,沒有逼迫,沒有十字架,但我們卻無所做為。啊,我們不可能置身事外,臺灣的命運與我們是否盡忠於你息息相關。倘若你要審判這國,首當受審判的難道不就是我們嗎?主啊,就是我們,就是我們首當受你的審判。
主啊,赦免我們,再給我們機會,重新塑造我們的生命,讓我們能再次實現你交付我們的任務,讓我們能再次靠著你的大能大力改造這國的人心,讓這國因著你忠心僕人與所喜悅的兒女的緣故而改變命運。
主啊,慈悲的父啊,給我們以及我們的國家悔罪更新的機會,讓我們不因我們的罪惡滅亡。不僅如此,或許因著我們發出從你而來的光,敵視我們的人或國也能因而回心轉意,願意與我們同心服在你的真理、公義與慈愛底下。不可能嗎?對我們是不可能,但對你沒有什麼不可能。我主,我父啊,因著你的應許,我們就不絕望;因著你的應許,我們就不喪膽;因著你的應許,我們就能大膽的許願祈求,等待公義、和平、榮耀臨到我們當中。凡你所應許的就是可能的,而且是終必實現的可能。
因此,我的父上帝,我的主,我們唯應信靠你,接受你的安排,順服你的引導。我們雖遭受攻擊,但不應滿懷怨恨;仇敵雖四圍環伺我們,但我們不應仇恨他們。是的,我們不應仇恨敵視我們、準備隨時攻擊我們的仇敵,正如大衛不仇恨長久追殺他的掃羅一樣。我們更不應抱怨我們的遭遇,否則我們就是在抱怨你。你若不允許,我們斷不會遭人仇害,也不會落入敵人手中。倘若你允許,那必出於你對我們的愛。因此,我們當愛我們的仇敵,為逼迫我們的禱告,如你堅定而明確的教導。不是他們值得愛,不是他們的惡行值得祝福,不,沒有人值得愛,更沒有惡行當受祝福,而是期望他們能因著從你而來的愛而悔過而得新生命。是的,主啊,只有你在十字架上所體現的大愛能徹底改造歷史的命運,唯獨在十字架的愛裡我們、我們的國家才有將來可言,否則我們只配在恐怖的仇恨黑夜中彼此吞吃。


我主,我的父上帝,公義的救主,榮耀的主宰啊,讓我們覺醒吧,救我們走出歷史的惡性循環,把我們從虛幻不實的國族仇恨中拉出來。願你的光常光照我們,你的真理常在我們心裡,提昇我們的眼界,超越世間一切的對立限制。願你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洗盡我們的罪孽,你的靈充滿我們。願你的公義統治我們,你的國臨到我們當中。願我們能與你一同沐浴在你永恆的榮耀中,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