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November 15, 2005

《獨者》Solitudo Issue 10: Prayer/ Editor

主,我的父上帝,一切愛從你而來,你是愛的本源,你就是愛。沒有你,就沒有愛。沒有愛,就沒有世界,沒有生命,沒有思想愛的存有者,沒有渴望愛與被愛的存有者,沒有我們這需要愛的人。
為何是有而不是無?為何就是有物存在而不是一無所有的空無?因為愛。啊,存有從愛而出,而你就是愛,你出於愛而造萬有。萬有出於愛,也是為了愛。愛既是原因,也是理由;愛既是起點,也是終點。萬物都要歸於愛,歸於你。

有哲學家說世界的本體是意志,而且是盲目的意志,存在也就是沒有目的、沒完沒了的意志之盲目展現。又有人說宇宙本體是冰冷的理性,世界由沒有情感的理性所統攝。無論盲目的意志或冰冷的理性,都無法徹底說明我們的存在,都是一種荒謬的見解。作為一個人,我們有意志也有理性,但不全然是理性與意志;我們有時確實盲目與冰冷,但實則既非盲目,也不冰冷。盲目的意志與冰冷的理性都生不出我們這種人。我們能冷靜思想,但也深具熱情。只要有人存在,存在的本體就不可能是盲目的意志,也不是冰冷的理性。
主,我的父上帝,你是存在的本源,而你就是愛。愛裡有真理,所以愛不盲目;愛充滿熱情,所以愛不冰冷;愛要求實現,所以愛包含意志;愛講道理,所以愛蘊涵理性。因我們出於愛,所以我們有意志也有理性。正如你一樣,你是愛的上帝,也是公義的上帝、真理的上帝、權能的上帝。你既以自己的形像造我們,我們也就有愛,且愛公義與真理,並具備實踐公義與追求真理的能力。哲學應當是人類理智的最高表現,而哲學的本義不就是philo-sophia──愛智慧──嗎?理智豈是沒有愛?智慧豈能遠離愛?又,愛若非以智慧為對象,愛就不能顯示其價值;愛若非能完成理智的要求,愛也就變為盲目。

若非愛,存在無意義。若沒有人愛我們,若天地人間沒有任何一個有情存有者愛我們、關心我們、顧惜我們,我們將從哪裡獲得存在的意義。若將世界全賜予我們,若我們擁有各種神奇的技藝,又飽滿各種有關宇宙奧秘的知識,但我們卻沒有愛,既不能愛也未曾被愛,那麼我們的生命將有什麼意義?但就算我們的生命殘缺不全,就算我們算不得什麼,只要我們擁有一點愛,只要我們知道有人愛著我們,我們就能感受到生命的意義。我們在宇宙中實在渺小,宛如一粒細小的沙塵,但你愛我們,我們就充滿意義,像浩無邊際之暗夜裡一顆閃亮的星星。有你,我們就發光,宣告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主,我的父上帝,愛就是意義。生命的意義就是愛。而你就是愛,你就是意義,就是我們生命的意義。

我的上帝,我的父,雖然你沒有應許天色常藍、花常開,你沒有應許人生的道路常平坦、命運常通暢,但因為你愛我們,你也讓人愛我們,我們也就不懼怕。不幸、痛苦、災難、罪惡、憂傷、絕望、死亡不能吞吃我們,因為你愛我們,你的愛讓我們勝過這一切,讓我們飽滿生之勇氣。
主,我的父上帝啊,若非你愛我們,我們豈能存活下去?我們受盡自己罪惡的折磨,受盡各種苦難的凌虐,受盡死亡的威脅,若非你愛我們,若非我們感受到你的愛,我們豈能活下去?在幽暗之地,我們總是寄望於你,仰望你的救贖。我們犯過罪,罪惡啃喫著我們的良心,惡者也以我們的罪行控告我們,叫我們絕望;我們甚至因絕望而更深陷罪惡之中,無法自拔,整個靈魂似乎已賣給了魔鬼,成為惡者的器具。但即便如此,你仍然愛我們,不斷喚醒我們的良知,勉勵我們不要絕望,等待我們悔改。啊,我主,我的父上帝,你是信實可靠的上帝,因為你是愛的上帝;你之所以信實可靠乃因為你是愛。若非相信你是愛,我們豈能相信你?但你是愛,你愛我們,傾全力愛我們,甚至願意倒空自己,成為人,卑微受苦而死。我們不寄望於你,又當寄望誰呢?

主,我的父上帝,你在愛裡造我們,也在愛裡長養我們,又教我們彼此相愛。尤其在你因愛我們而為我們捨命之後,你更要我們愛人如己,甚至愛我們的仇敵,正如你愛我們一樣。啊,你對我們所有的要求、教示,無非就是要我們相愛。因此,你的僕人才說,一切律法都包括在「愛人如己」這句話裡面,這是說,只要我們能愛人如己,我們就滿足了律法的一切要求。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再來時豈不也是以愛來分辨義與不義的人嗎?給口渴的人喝,給飢餓的人吃,給赤身露體的人穿,探望下監的人,照顧生病的人,這不正是愛的行為嗎?你看這行為為寶貴,勝過其他行為,因為愛行最能反映你榮耀的形像。
如果世人因不認識你而不瞭解愛的奧義,也難於有愛行,那麼作為基督徒的我們則不再有資格說我們不懂愛並無法行出愛行。我們既已領了基督的救恩以及他的道理,那麼我們就沒有任何藉口不行基督所行的愛行。愛是我們生命的核心,也是我們的責任,我們必須遵行的無上命令。無論如何,我們就是當愛人;無論什麼人,我們都當愛他們。教會的標誌就是愛,世人藉由愛而認識我們是基督的門徒,是上帝的兒女。
然而,教會裡有愛行嗎?那些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甚至是基督的僕人的人果真有愛行嗎?都有愛行嗎?不都有愛行!而且就是那些以你僕人自居的人常是最沒有愛行的,那些在神學院教人愛的教義的神學教師也常是最沒有愛行的。他們多人是偽善者,貪圖名位的宗教人士。嫉妒、怨恨、毀謗、攻訐、虛假幾乎是他們最拿手的德行,以致於終年都在爭鬥,不,一生都在爭鬥,猶如沒有靈性的獸類,相咬相吞。你愛他們,給他們比別人更多的機會與恩典去裝備自己,也給他們更多的時間去思想你的話語。然而,無論他們在哪一個國家學習,似乎他們學到的就是如何回國在神學院以及教會這小圈圈裡彼此怨懟、爭鬥。即便每個禮拜都要一起崇拜,一起禱告,一起讀經,一起聽講道,但他們還是無法愛自己的同事、同工、弟兄姊妹。真是不可思議啊,數年下來,你的話完全無法改變他們,他們的嫉妒、猜忌、怨恨依然存在。但你還是愛他們,給他們比別人更多的機會,甚至比那些被他們欺凌的人有更多更好的機會。你讓他們有權位、有名聲、有同道,有更多的肯定與讚美。諸多慣於按外貌判斷人的人都會認為他們因為比別人更敬虔、更愛主而大大受祝福,以致於有今天這美好的光景。但他們不知道,是因為你憐憫他們而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去改變自己、更新自己,你特意讓那些原本就屬於你的人因這些人受苦,為的就是想得著這些人。你給他們更多的愛,為的是要他們能生出真正的愛心來。如果他們真心在你面前省思自己,他們就當明白其實你格外憐憫他們,因此他們應當格外謹慎儆醒。但如今看來,他們依然故我,他們覺得他們所擁有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這有時著實令我們悲憤!
但,我們確實當學習怒而不恨,因罪惡而憤怒,但卻不仇恨那犯罪的人。愛仇敵,這是你的命令,也是我們最大的挑戰;然而既是你的命令,無論如何我們就當如此行。主啊,求你幫助我們,賜我們力量,讓我們確實如你一樣能愛我們的仇敵。既然我們的仇敵是因沒有愛而敵視我們,我們就不當再因要仇視他們而失去愛,否則我們就與我們的仇敵一樣,最後說來,我們就是我們自己的仇敵。但你知道我們常被誘惑去仇恨我們的仇敵,而我們也確實常擋不住這個巨大的誘惑。我的父上帝啊,求你賜給我們基督的靈而讓我們勝過這一切的仇恨。如果我們自己沒有愛行,我們也就不能批評世人的仇恨,更不可能與我們的主一起審判這世界。主,我的父上帝啊,賜我們屬天的力量,讓我們充滿愛,而不叫你羞愧。

主,我的父上帝啊,因為你愛我們,甚至為我們而死,因此你就有至高的權柄審判我們。你的愛不是毫無原則的好心腸,你的愛不是不講道理的姑息;你的愛要求被愛者變得更完美,你的愛期盼被愛者變得更良善。你不可能讓一個人在你的愛裡沉淪墮落,你不可能讓你的愛人在你的愛裡犯罪。因此,你的愛必定含著真理與公義,即含著對人之理性與意志的要求。你不可能任由人不按真理而胡思亂想,你不可能放縱人不按公義隨意而行。相反地,你那至高而聖潔的愛必定更為徹底、嚴格地要求人服從於真理與公義,只有在真理與公義裡你的愛才能完全體現。因此,為了真理與公義,你必定規訓人、管教人,也審判人。
啊,為了實現你的愛,你一點也不妥協、不心軟。雖然我們痛苦也令你心痛,但是為了讓我們變得更加良善,你就寧願忍住心痛而靜靜地看著我們痛苦。這苦是好的,它是我們長大成熟必定要吃的糧食,有時則是醫治我們靈魂痼疾的良藥。因為我們不完美,我們有許多靈魂致命的缺陷,因而我們的存在就必定是痛苦的──要改變我們生命的缺陷,豈能不讓我們吃苦嗎?除了痛苦,極大的痛苦,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們從缺陷中超脫出來?若不是痛苦,我們怎麼會意識到自己存在不好的境況?我們怎麼會意識到需要改變我們的存在?啊,痛苦讓我們思想,讓我們更深刻地瞭解自己,讓我們變得更有智慧。有時我們驚恐,為什麼這世界如此殘酷、邪惡?為什麼你能一直容忍著這樣一個世界?但,你並不是一位虐待人的上帝,你之容忍是因為它反映著我們的靈魂真相;你讓這一切赤裸地顯露出來,為的是要我們切身知道我們的生命問題有多麼嚴重,我們多麼需要被拯救。不是嗎?我們惡待彼此已經有多久了?殺戮、苦害、虐待、逼迫、背叛、出賣何嘗停止!我們的痛苦豈不都因我們自己的罪惡造成的嗎?我們所不喜歡與恐懼的事,豈不都一直存在嗎?誰喜歡戰爭?有多少生命在戰爭中悲苦哀號?但戰爭何嘗停止!有多少次我們不過是為了一個顛狂統治者的顛狂意念而整個國家投入一場又一場的瘋狂喪我舉動裡?事後知道當悔改,但當初什為麼大家都沉迷於罪惡之中呢?當初為什麼一句警告的話都聽不進去,而且殺害那誠心警告的人呢?你總是讓事情發生,你並不干預、制止,於是多人受苦、義人遭害,為什麼?豈不是為了嚴正警告世人的邪惡敗壞嗎?豈不是要讓世人因此而悔改嗎?
但世人還是偏行己路,罪惡依然到處蔓延。如果規訓無用,你就要管教;如果管教無用,你就要審判。無知的世人完全不知道這世界當受審判,每個人當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審判是公義的必然要求,而公義出於愛,審判因而出於愛。愛的上帝就是審判的上帝。你愛世人,因而世人逃避不了你的審判。只有在審判底下,你才能讓聖潔存留,讓罪惡除去;只有在審判底下,最高善才能實現,你的旨意才能完全彰顯。
這個無神論、唯物主義、現世主義、斷滅主義的世代,沒有多少人願意相信有從你而來的審判,沒有幾個人願意相信有最後的世界審判。他們認為審判是古代的神話觀念,是基於人的報復心理。他們嘲諷說,果真上帝是愛,那麼上帝怎麼會審判世界甚至毀滅世界呢?〈啟示錄〉裡的終末審判是基督徒怨恨世界而構想出來的,愛世人的宗教不會寫出這種文字、發明這種教義。聽來,他們好像珍愛這個世界,他們疼惜世人,然而果真如此嗎?啊,主,我的父上帝,正因他們否定你的最後審判,正因他們排斥審判,表明他們根本不愛世界也不愛世人。他們不在乎義人受苦,不在乎巨大的不幸臨到成千上萬的無辜者,不在乎惡人到處為非做歹,不在乎凶殘的罪犯凌虐人,不在乎人性的美善被破壞,不在乎人因龐大的罪惡而憂傷絕望。唉,他們那種看似冷靜的清涼態度正表明他們不關心這個世界,對存在意義與真理毫無熱情。主,我的父上帝,你的審判意味著你在乎世界,在乎世人是否活得有意義、有價值。你這位預備嚴厲審判世界的上帝才是真正對人有情有義的上帝,才是真正愛世人的上帝;你嚴厲的審判正展現你對人無與倫比的愛之熱情。

主,我的父上帝,雖然這世界崩塌陷落,雖然這世界混亂不堪,但我們還是看到許多因信你而堅持愛這世界的人。世界雖不領情,也不知道,但他們還是終身為世界賣命,以他們的愛行撐住這個世界,讓世界不致完全毀壞。正如你一樣,他們實在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人!因為有他們,我們不致於對愛、公義、真理絕望,不致於對你絕望。因為目睹他們的愛行,我們確實感知到生命的意義、存在的價值。只要有這樣的一個人就夠了,我們就知道你仍然沒有放棄我們,仍然與我們同在。但就算現在連一個也沒有,我們仍然可以仰望我們的主,那被釘於十字架的耶穌基督。這世界曾經有這麼一個人,千千萬萬的惡人又如何呢?


主,我的父上帝,我們感謝你,你在我們主耶穌基督裡的愛像明亮的晨星,像熾熱的太陽,黑暗不敢靠近一步,烏雲遠離,只有無垠、乾淨、亮麗的天空陪襯著。主,我的父上帝,你的愛終將贏得一切,整個存有終將浸潤在你的愛裡,我們的生命終將在你的愛裡變得完美無瑕。一切都會過去,罪惡、痛苦、死亡、仇敵都會過去,但你的愛永不止息,從你愛而出又為你所愛的一切存有也都將與你同享永恆,至真、至善、至美、至聖的永恆。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