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September 15, 2006

《獨者》Solitudo Issue 11: Prayer/ Editor

在十字架上因背負世人罪孽而受苦的耶穌基督,在復活的大能中拯救世人脫離死亡的耶穌基督,應允將來必賜給我們新天地的萬有之主耶穌基督,你是我們的主,也是萬有的主。在黑暗中,我們仰望你的光;在虛無中,我們渴望你的意義;在痛苦中,我們期盼你的快樂;在恐懼中,我們渴望你的勇氣;在絕望中,我們渴望你的力量;在孤獨中,我們渴望你的同在。我的主,我的耶穌基督,你是我們的命運,我們的將來,我們的意義,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慈愛,我們的公義。

我的主,我們的生命在你裡面,也只能在你裡面。你就是存在,離開你便是虛無。我們的心靈與身體都屬你,沒一個心思或意念或細胞或基因不屬你,我們全都是你的。啊,我所至愛的主啊,我的生命是你的,沒有一種愛情勝過你我之間的愛情,沒有一種親密勝過你我之間的親密。
讓愚頑的世人去猜疑吧,讓無知的世人去議論吧,讓邪惡的世人去訕笑吧,我已決定追隨你的腳步,為你喜,為你憂,為你弱,為你強,為你靜默,為你宣講,為你活,為你死。你是我的主,我所至愛者。
世人為何高傲自大呢?哦,我有你,我的主耶穌基督,你叫卑微的升高,叫貧窮的富足,叫哀痛的歡笑,叫被傷害的得醫治,叫被毀謗的得清白,叫被輕視的得尊嚴,叫被踐踏的得以昂首站立,叫沒有指望的充滿可能性與創造力。你報應做惡的,你管教背逆的,你貶抑高傲的,你擊打頑梗的,你粉碎剛硬的;你叫世人的圖謀歸於虛空,叫惡人的詭計陷住自己,叫動刀的死在刀下,叫怨恨人的被人怨恨,叫背叛人的遭背叛。
世人為何高傲自大呢?世人為何恐懼顫慄呢?世人為何爭奪紛擾呢?世人為何相咬相吞呢?世人為何虛空無聊呢?哦,我有你,我的主耶穌基督!
我的主,你讓我們勝過這個世界,超越世人。因你的愛、你的救贖,我們就屬天上的耶路撒冷,而非地上的巴比倫。
然而,我的主啊,我們必須與你有分,我們必須是你的枝子,但我們不能只用心思或言語參與你的生命。你道成肉身成為有血有肉的人,與我們生活一起,承擔我們的罪、痛苦與死亡,曾與我們一樣凡事受試探,憂傷,恐懼,痛苦哀號。除了與你一起生活、走相同的路、經受相同的事,我們要如何與你有分呢?「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不背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這是你明確的宣告。在最後被賣的那一夜,你向門徒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你說的「你們也應當如此行」是指什麼呢?是指門徒們要常守你設立的聖餐,一起吃喝代表你的血與肉的葡萄汁與餅嗎?還是要如同你一樣背十字架為人捨命呢?教會都把它理解為要守聖餐,因而每次在教會裡主持聖餐儀式的人就誦讀你的這句話,好用這個不斷重覆的儀式來記念你。然而,這聖餐不就是以你流的血、捨的肉身而設立的嗎?這聖餐確實是神聖的,但它之為神聖是因為那是你以捨棄真實的性命設立的;這樣,它也不應只是一個儀式,而是一個根源的行動,出自你的愛的行動。沒有你捨命的行動,聖餐就不可能,也沒有意義。
主啊,我相信,你說我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是指,我們也應當如同你一樣為愛捨命,不斷以捨己的愛行來記念你,也只有這樣才能記念你。我們不可能以一個宗教儀式來記念你,我們不可能以覆誦你的話來記念你,甚至我們也不能以默想你來記念你。不,我們只有以行出你所行、活出你所活、受你所受,我們只有與你同生同死,我們只有與你一起受苦、被釘十字架、死,這樣,我們才能記念你。除非如此,否則教堂裡的那些儀式都是無用的、可恥的、自欺欺人的。但,人們設立制度,職業的宗教人士就靠這制度壟斷聖餐,操控你的血、你的肉,因此,如果你說的「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是指一種儀式,那麼好像我們對你的思念、記念都要被那個儀式限制,好像我們不能自由地記念你;尤其當教會裡的儀式被一個宗教職業階層控制時,我們對你的記念就控制在一批宗教職業人士的手中,好像不經過他們,我們不能到你那裡,我們不能與你合一;他們似乎在你這位唯一的中保之外成了另外的中保。主啊,是這樣嗎?這是你的心意嗎?
我的主,如果我們不能在我們的生活中如你一樣為愛捨己,如果我們不願意如你一樣為愛受苦,我們怎麼可能靠著一個儀式來記念你呢?一個儀式怎麼可能具有一種連結你與我們的神力呢?啊,我寧願相信,若不與你一樣「如此行」,所有對你的記念就都不可能!所以,如果我們已經追隨你而「如此行」了,有沒有那個儀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最重要的儀式就是我們的生活、我們如你一樣的行為,對,我們的行為就是我們記念你的儀式,也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儀式了。當然,我們也喜愛教堂裡那樣的儀式,我們也喜愛每次我們聚會時都能擘餅飲杯,仿效你被賣那一夜所做的;我們確實也在那樣的儀式裡體會你的愛、你的生、你的受難與你的死;那儀式重覆地激勵我們、提醒我們;我們也相信,你樂意透過那儀式感動我們、扶持我們、賜我們力量、與我們結合為一,那些願意敬虔地透過那儀式而親近你的人,你都不丟棄,你都願意臨到他們。在那誠心相信你、追隨你的人身上,那儀式是好的、有益的,但在那虛情假意的基督教徒身上,那儀式是徒然的、無益的,而且將成為審判他們的憑據。然而,無論如何,我們總是必須先如你而活。
為你受苦,也因你受苦,我們才能保有屬你的生命,保有對你忠貞的信仰。痛苦是一條鎖鏈,把我們與你連結在一起。在痛苦中,你實實在在地與我們一起,你痛苦的容顏、你濕透全身的汗、你沾滿臉與衣襟的血、你受傷的身體、你靜默的神情,都活現在我們眼前,我們豈能忘記你?不可能的,踏在深印著你腳印的道路上,我們不可能忘記你。我們一步一腳印地隨你而行,我們的一生就是隨你而行的加略山之路,不可重覆,不可回轉,不可偏離,不可中止。在那路上我們的生命交織一起,你與我們同行,你是我們的先鋒,我們的牧者。
我的主,我的耶穌基督啊,我們認得你的聲音,你也認識我們。我們是你的羊。你呼叫我們,我們就應你,追隨你。你並沒有呼召我們加入一個宗教,你也沒有呼召我們要成為一個基督教徒。你是呼召我們追隨你,成為你的門徒。你呼召我們得新的生命,成為一個新的人,進入上帝的國。你沒有在這個充滿各種宗教的世界裡創立一個新的宗教,是的,你從未創立基督教。不,你救我們脫離罪惡、死亡,賜我們不死的生命,為我們開啟一扇通往上帝的門,帶領我們進到永生。如果基督徒不是指追隨你的人,那麼成為一個基督徒有什麼意義呢?如果基督徒僅僅意味著基督教徒,意味著世上種種宗教徒中的一種宗教徒,那麼成為一個基督徒又有什麼必然的理由嗎?不是基督徒又如何呢?啊,現在果真有所謂的基督教神學家開始宣揚這種神學理論了,他們研究比較宗教學,他們從世界諸宗教的角度看,於是說你只是眾解脫之路中的一條路,而不是救贖的那唯一之路。你的僕人高喊「唯獨基督」,他們聽了甚為憂心,也感到羞恥,他們覺得基督徒太排他自大了。哦,他們想要向世人表示謙卑,因而他們只好把你放在一個相對的宗教位子上。唉,主啊,何必勞煩他們呢?你不是早已從絕對者降卑為相對者了嗎?你不是早已從至高者成為卑賤的人了嗎?你不是早就為了世人倒空自己、輕看自己了 嗎?你怎麼會在乎是不是被認為是許多條路中的一條路呢?不,你不是教主,你沒有創立宗教,你不能與任何人並列,不,人根本不能與你並列,你在萬人之上,你是萬有之主!你是上帝!你是基督!你就是那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
哦,我的主,基督徒只有一個意義,就是追隨你,我的主耶穌基督。是追隨你,不是追隨一種宗教、一種制度、一種傳統、一種文化、一種思想、一個學派,不,單單追隨你,我的主耶穌基督。你在哪裡,我們就到那裡;你說什麼,我們就說什麼;你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你怎麼生活,我們就那樣生活;你的心如何,我們也存那樣的心;你如何順服天父,我們也那樣順服天父。我們是你的奴隸,對,奴隸,因而你是我們唯一的限制。但你也是我們的自由。你的靈在哪裡,那裡就是自由的;你的靈在我們身上,所以我們是自由的。天地人間沒有什麼東西能限制我們,沒有什麼東西能阻礙你與我們的關係,基督教、國家、民族、文化、哲學、性別、階級、知識、權力、財富、名聲、痛苦、迫害、死亡、親情、友誼、愛情,這一切都阻礙不了你對我們的愛,以及我們對你的追隨。
其實,我的主啊,你知道完全地追隨你確實令我們憂心,我們會害怕失去自我,失去我們想要的一切;而我們最怕的是最後竟是一場空,好像你欺騙了我們。我們那固執的自我中心使我們無法信任你;我們愈自我中心,就愈無法信任你,並以為你是可笑的。你果然是一塊絆腳石,所有想要保有自我的人都要因你而跌倒。那些最愛講論並宣揚無我哲理或教義的人,都被你所絆倒,都因你跌得粉碎。何其可笑與可悲,最固執的人卻最愛自稱無我,最愛戀自我的人竟最大聲地宣講無我的教理。我們看得十分清楚,所有自認為無我的人在你面前都顯得自我異常,所有宣稱不在乎這世界的人都捨不得這個世界。當然,我們自己也是如此,我們也一樣自我中心,貪戀世界,自我欺瞞;我們沒有比別人更好,甚而更壞。我們自己知道得十分清楚,我們不可能追隨你,我們不可能如你那樣生活,我們幾乎做不到你對我們的每一樣教導與要求。主啊,我們是罪人,罪人中的罪人,求你赦免我們,完全赦免我們,賜我們新生命,給我們追隨你的力量,給我們背起我們自己十字架的力量。
我的主,你是如此地具體與鮮活,你經常活生生地與我們同在,我們能聽到你的話,我們能觸摸到你的身體,我們能看到你的榮光。我們要用什麼特別的方法來感知你嗎?有什麼特別的屬靈技巧、靈修技術能讓我們親近你或讓你臨近我們嗎?沒有,絕對沒有。唯獨追隨你!一追隨你,你便在我們當中,你便與我們同在,你便供給我們一切我們所需要的。在與你同行的路上,我們已然捨棄我們當捨棄的一切,也得到我們會得到的一切。你就是我們的空無,也是我們的一切。你是我們否定的力量,也是我們肯定的大能。因為你與我們同在,我們就能做,也能不做;能有所為,也能有所不為。
在尚未認識你又沒有你時,我們認定許多事是我們所不能做的,那些事離我們十分遙遠,好像是一個只能傳說的故事。我們閱讀你的事蹟,觀看你的影片,我們既感動又恐懼,被你的受苦所感動,但也恐懼要像你那樣受苦。啊,我們寧願把你所經歷的一切看成是故事,故事令我們安心,因為故事是虛構的,它或許講述著什麼道理,但我們卻未必要那樣行;虛構的事或道理,我們總可以也總是按我們的意思選擇回應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可以安心地講你的故事,因為你不過就是故事。故事在你與我們之間安置著一個安全的距離,可以使我們安全地保有我們覺得安全的生活。面對故事,我們不需要改變什麼,因而我們可以盡情地談論故事,詮釋故事,或改寫故事。哦,我的主,因為你的生命過於極端、激烈,人性承受不住你的言行。你就是人最大的否定,誰願意相信你呢?你只能被人說成是故事。
然而,我的主,我的耶穌基督,你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不是故事,你為女人所生,被自己的門徒出賣,為族人所害,被外邦人釘於十字架,你受難,你死亡,你更是復活了。你不是故事,你是歷史,你是一個事件。不只你,所有追隨你的人也都如你一樣成了真實的歷史,創造了不可思議的事件。人不能因為不能理解就說那不是歷史,而只是故事;不,那是歷史,是審判歷史的歷史。你在人的歷史中開了另一個歷史,你帶領所有追隨你的人開創了新歷史。想要否定你的歷史性的人都必須先否定追隨你的人的歷史,然而他們否定得了嗎?他們否定得了他們對基督徒做過的事嗎?他們殺基督徒、迫害基督徒、凌虐基督徒、苦毒基督徒、毀謗基督徒、譏笑基督徒,讓基督徒不能正常生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四處逃亡,深懷恐懼,痛苦哀哭。那些曾經迫害基督徒的人豈能睜眼說瞎話嗎?那些曾經使無數基督徒受苦喪命的人豈能隱瞞歷史嗎?194549日在Flossenbürg的集中營絞死潘霍華的納粹黨徒能否認他們害死一個追隨耶穌基督且為他喪命的基督徒嗎?潘霍華只是一個故事嗎?只是一個神學素材嗎?哦,我的主,你的門徒潘霍華是歷史,活生生的歷史。他的歷史是你的歷史的一部分,也是你的歷史的延續。他的歷史見證你的歷史。誰能否定他呢?這樣,誰又能否定你呢?當同時代Freibourg黑森林大哲學家歌頌希特勒又於193351日正式加入納粹黨而追隨他時,就在這位被尊為二十世紀德國最偉大、最有影力的哲學家還無能於看清希特勒時,潘霍華卻在這個德國狂魔正式掌權的第三天,也就是193321日,就在電台公開批判了他。看,你的門徒與這世界的智者之差別何其大!27歲的潘霍華與44歲的存有學大師之別何止千里!哲學家族們多說無益,他們為自己人辯護是無力的,被他們輕看的基督徒有著比他們更深刻、更有穿透力的眼力。啊,你總是人類歷史的批判者與審判者,你的門徒總是比誰都深入歷史的核心,比誰都看清歷史。這樣,你的歷史挑戰了人類的歷史,你以被人認為愚拙的人與方法來審判人,那些自以為有能力的、聰明的都將因你而自暴其短。這樣,誰不想否定你呢?所有想保有自己歷史並要主宰自己歷史的人都要否定你,他們都要判定你為只可說說聽聽的故事,他們總是要說基督徒只是故事。
我的主啊,其實,我們若不進入你的歷史,若不追隨你,我們才是虛構的故事,我們才是可被遺忘的無用閒談,不是嗎?我們必須行如你所行,為的是記念你。你是活生生的主,我們只能以活生生的行動來記念你。沒有行動,所有關於你的言談與思想都是空洞無益的。你早已說過「凡稱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你早已警告過「你們為什麼稱呼我『主啊,主啊』卻不遵我的話行呢」,但似乎人們都不把你的告誡當一回事。利用你而高舉自己的基督教徒或基督教詭辯家們根本不在乎遵行你的教訓,他們輕看行動,卻偏愛空洞的言說與無益的思想。據說有一位德國出名的神學家向臺灣的基督徒說,潘霍華沒什麼神學貢獻,他的書沒什麼特別的神學價值,他沒講出什麼新而特別的神學來。言下之意,他似乎沒那麼欣賞潘霍華,覺得他沒那麼重要。看,潘霍華在行動,潘霍華追隨你,這個神學教授卻向他索取他想要的那種神學。這個基督教文士只在乎神學學術,而不在乎屬耶穌基督的行動。他不知道潘霍華已經在耶穌基督的歷史裡,他不知道潘霍華已經以自己的生命寫出最為可貴與崇高的神學了,他卻在虛構的學院神學學術中找潘霍華的神學價值。何其可悲!最無行動力的人在指導人們如何行動,從未追隨你的人一直議論著追隨你的人。墮落的基督教徒,墮落的基督教神學家,墮落的基督教學者,墮落的基督教知識分子,墮落的基督教政客,墮落的基督教商人,墮落的基督教官僚,他們全都靠基督教生活,也生活在基督教裡,但他們從未追隨你;他們不在乎你,只在乎現實的利益;他們不在乎你的教訓與真理,只在乎基督教傳統;他們遵行基督教祖宗的指示,但卻對聖經的話輕忽隨便。這些天地人間最虛偽的人,正正是基督教法利賽人,是法利賽人的法利賽人,是名符其實的毒蛇的種類!你對法利賽人的批判全都可指向這些從來沒有真實行動的偽善者。
我們能置身事外嗎?我們不可能是基督教法利賽人嗎?我們不可能是只在口頭上喊你「主啊,主啊」卻不遵行你話的人嗎?我們當然可能,而且常是如此。我們能在你最後審判的日子憑著曾經奉你的名傳道、趕鬼、行異能而通過你的審判嗎?傳道、趕鬼、行異能為的是什麼呢?豈不是為了讓人認識你、信你、愛你、與你同心同行嗎?豈不是為了讓人因你而變得純全良善嗎?這樣,我們這些奉你名向別人行這些事的人豈能不認識你、不信你、不愛你、不與你同心同行、不純全良善嗎?若我們已然認識你、已然品嘗你的救恩、已然知曉你的真理,卻又不當一回事而憑己意行事,那我們豈非是這世上最為虛偽、無知、頑固、背逆的人嗎?最當滅亡的若不是我們,那又會是誰呢?主啊,赦免我們,救我們脫離這種虛假的生命,叫我們做一個真心追隨你的人,給我們捨己背十字架的力量,賜我們願意進窄門走小路的意志。我的主啊,你說那找著通往永生之路的人少,但願我們因你救助之故而為找著那條路並行在其間的人。
我的主,感謝你將自己的生命獻給我們,也感謝你在歷世歷代揀選許多人追隨你,以他們的生命見證你。感謝你透過他們來激勵我們,來喚醒我們昏昧無知的心志,來堅固我們軟弱無能的意志。他們的腳踪遍滿世界,他們的佳美言行傳及世界各個角落;他們帶給人安慰、力量與幫助,他們站在弱者那裡,他們陪伴在缺乏者的身旁;他們去人們不願意去的地方,他們做人們不屑做或不敢做或不願意做的事,他們接納人們不想接納的人;他們不受威脅,不向惡妥協,堅持真理,主持正義,滿懷慈愛。他們在,就是你在;他們的生命就是你臨在的記號。雖然他們的生命憂苦或短暫,但他們像一扇窗,讓我們看見天國,讓我們看見另外一個世界、另一種生命的可能性。因為他們的緣故,我們不再相信這一生就是我們生命的全部,我們眼見所及的這個世界就是全部的世界;他們逼使我們放棄執著於這個世界,他們把我們從執愛這世界的慾望中解放出來,迫使我們超越這個世界。他們挑戰著我們,強迫我們重新思考存在的意義,重新規劃我們的生命進程,重新評估我們所認定的價值。啊,他們讓我們不安,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這種人意味著什麼?他們果真是愚蠢的人嗎?難道他們如此是偶然的嗎?難道他們的生命也終將是一場空嗎?難道他們與畜類、惡人一樣竟都歸於虛無嗎?不,絕非如此,主啊,絕非如此,不是嗎?你的生命如何,他們也將如何!你從死裡復活且升於至高,你豈容讓追隨你的人歸於虛無或常處卑下嗎?我堅信,你不會如此,絕對不會如此。
愛我的主啊,每個世代,你都呼召你的人為他人活,他們都是你的受苦僕人。這些人真地受極大的苦,他們痛苦、哀號,幾乎要死。他們常活在陰暗、沮喪、孤單、憂愁、恐懼中,常常甚是絕望。他們被擊打得不成人形,他們像囚犯一樣過活,不,他們多人就真成了囚犯,人們也視他們為罪人、有問題的人。他們有人像約伯一樣想不通為何有此不幸,常常問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他們渴慕像週遭人那樣的健康、自由、幸福、愛情、富有,但他們總是病痛、被囚、不幸、孤單、貧窮;他們渴望朋友並期待友誼,但朋友覺得他們是麻煩人物而疏遠他們;他們有求於親人,但親人因自私而只顧自己的事,不理會他們。夜裡他們睡不著,半夜就因心靈痛苦與過重的憂愁而驚醒,暗自哭泣;天一亮,在鏡子面前看見自己的容貌就悲傷不已,泣不成聲,整天昏沉無力,精神恍惚。他們因太痛苦而質疑生命的意義,老是想著是否要結束生命。日復一日,月過一月,年又一年,他們經常如此。你的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也是他們的呼喊;他們甚至怨恨上帝,但又懊悔這樣的怨恨。啊,可悲的人,看不見出路,不知明天將如何,不敢想會有什麼將來。
主啊,請你記念這些因信你、愛你、追隨你而不幸的人,扶持他們、救拔他們,別讓他們常處在苦難中,給他們喘一口氣吧,給他們一點快樂吧,讓他們享受一點幸福吧,讓他們預嘗一點天國的滋味吧,讓他們有力量走完這一生,完成你交付他們的使命吧。主啊,你曾為人,也曾與我們一樣大聲哀號,因此你了解我們的軟弱與極限。我們不過是塵土,無法承受無止盡的無情打擊與痛苦,請救追隨你的人脫離痛苦吧,為我們指引一條出路吧,我的主耶穌基督。
啊,我的主,你是從死裡復活的主,你是應許的主,你已為所有屬你的人預備去處,預備極美的天家,所有為你而活的人都將在那裡得永恆的安息。我們之所以能忍受這世界的凌虐,是因有至福等著我們;因將來有永恆的榮耀,我們就能進窄門走小路。是的,比起將來永恆的榮耀,此世之苦楚其實短暫而輕微。想到將來的甜美,我們的心就滿是喜樂,我們的哭泣就轉為歡笑;想到將來你要賜給我們的各樣美善以及永不再失去的永恆生命,我們的靈就雀躍不已,我們在痛苦中就滿有幸福感。因著你的應許,我們堅信,這一切都要過去,罪惡會過去、痛苦會過去、死亡會過去,凡不屬上帝的都會過去,都會過去。
哦,我所愛的主啊,願你快來,願你的國度快快完成,願你的榮耀在你最後的審判中完全彰顯,願你那至善的大能充滿萬有,有形的、無形的都因你的充滿而完美卓越,願你所愛又愛你的人都在你國度裡與你享受永恆、聖潔、美妙的至福。
我的主啊,我們思念你,極思念你;日間思念你,夜間也思念你;醒時思念你,睡時也思念你;晴空萬里時思念你,狂風暴雨時也思念你。我們一直等著你啊,我的主。來吧,我的主,我們一直在你慈愛與公義的道路上等著你,等著你。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