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January 22, 2008

《獨者》Solitudo Issue 12: Prayer/ Editor

愛我、造我、揀選我又在我主耶穌基督裡重生我的父上帝啊,你是萬有的創造者。你創造諸天,又舖設穹蒼。沒有自然物不是出自你的手,也沒有生命不是來自你的發明。宇宙自然體現你的旨意,也遵循你的智慧。因此,我們在你所造之物中看見你的永能與神性,看見你無可測度的智慧與無盡的榮耀。你向誰求取智慧?又向誰借來謀略呢?誰能貢獻意念給你?誰又能更改你的安排呢?我們不過是卑微的人,我們純然只能按你的旨意而活,不能越過你安置在宇宙萬有中的法則一步;對你,我們只有領受,完全不能給予。


因此,天父啊,原諒我們的自大無知與悖逆,竟意圖顛覆你的創造秩序,竟妄想更改出自你深奧旨意的自然設計。父啊,願你向我們顯出你的慈愛,糾正我們的錯誤,把我們從偏行的路上帶回,走在你的正道上,免得我們因觸犯你而滅亡。求你阻止那些狂妄者的狂妄圖謀,別讓他們邪惡悖逆的作為毀壞了你按自己形像所造的人類;別讓他們擾亂你設立在我們人中間的法則,尤其有關你起初造男造女時既已規定完備的愛與婚姻的秩序;別讓那些一味逆性而行的人玷污了你造的大地,更別讓他們的奸邪謬論毀壞了你的教會。

我的父,我的主啊,我要感謝你,因你讓我生在一個美好的家裡;你賜給我一位誠實、正直、負責、堅毅又敬畏你的父親,你也賜給我一位柔順、安靜、有耐心、能忍讓、願意服事人的母親;你讓他們生養我、教育我,讓我從他們身上得到你願意人都能得到的愛與義。若沒有母親能安慰我的慈愛,我可能在父親的管教中滿懷怨恨,成了一個無情的人;又若沒有父親的正義管教,我也可能在母親的慈愛中放縱墮落。他們各有不足與缺點,但結合一起則彼此互補不足,以致於你的形像在他們的合一中顯得完全,而我就在這個你奇妙造設的婚姻家庭中成長。當我長大離開父母獨立生活但卻失敗受苦時,他們也成了我莫大的安慰與鼓勵;他們對我的命運雖有遺憾、失望,但他們總是支持我,幫助我能再站立。他們代表你愛我並督責我直到他們離開這個世界。沒有他們在婚姻與家庭中的美德,我對你的認識將殘缺不全,且曲折困難。謝謝你賜給我父母,謝謝你為我預備一個能讓我生長的美好的家。

然而,父啊,生長於你所賜的這個美好的家,我都依然難免犯罪與受傷害,那麼,倘若我出於破碎、罪惡的家庭,我將成何景況呢?我自己豈有能力讓自己成為一個正常人嗎?我自己豈能保證自己能免於種種傷害與罪惡嗎?但,我知道,這世間有許多人是生長於破碎或罪惡的家庭,他們比別人活得更為艱辛,他們的身體與心理受許多傷害與扭曲,他們遭受許多別人未曾遭受過的苦;他們的不幸多由於承受著他們父母的罪惡與不幸,他們甚至因此不能正常做人;正常人能享受的,他們卻不能享受。難道你不顧念他們嗎?難道你在他們的身上報應他們父母的罪惡嗎?不,雖然他們的生長處境不是你造成的,但你依然愛著他們且深愛著他們,你的手仍然扶持著他們,你仍然在不幸中帶給他們救恩與希望,你仍然以你的大能要將他們的不幸變為祝福。你仍一直為他們預備一個能安慰他們心靈的家。

我的父啊,由於我們悖逆、犯罪,我們毀壞你設立的倫常秩序。人間多有破碎的婚姻與家庭,有些是自己造成的,有些是不幸遭受的。無論如何,你設立的美好男女秩序被我們破壞了,我們逞著自己的私慾,全然不顧你的創造安排。久之,我們還以為人間一切混亂的男女關係都是正常的,以致於以為各式各樣的婚姻形態都是可行的。現在那些自以為是的專家學者說,婚姻是人發明的,因此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婚姻制度,沒有誰是誰非;不但無神論者如此說,可悲又可驚奇的是,連領受基督救恩的教會裡的神學專家與傳道人也這麼說。他們是誰?他們豈知男女深奧奇妙的愛情?他們憑什麼論斷你設立的婚姻?他們是誰?他們根據什麼要在你的自然設計中另行規定?然而,由於迎合人的敗壞私慾,這種邪說到處橫行,影響無以數計的青年男女,在他們年幼無知時就被引誘信從這種道理而犯錯,以致傷害自己的身體與靈魂。我們要到哪裡找純全的愛情?我們要到哪裡找貞潔無邪的愛人?人們多已在氾濫的肉體關係中污損自己,我們的丈夫或妻子早已是不潔的,在未成為我們的配偶前已玷污了自己或被人玷污了。我們的婚姻也殘破不堪,由於不忠於你、不遵守在你面前立下的婚姻誓言與盟約,我們也不忠於我們自己的丈夫與妻子;背叛自己的配偶,隨意離棄自己的丈夫與妻子;不顧自己親生的孩子,任性剛硬,故意毀壞婚姻。男人詭詐邪情,勾引別人的妻子,甚至是自己弟兄的妻子;女人則放蕩邪淫,引誘別人的丈夫,甚至自己姊妹的丈夫。

哦,父啊,上古時你毀滅所多瑪與蛾摩拉豈是徒然的嗎?若非忍無可忍,若非敗壞至極,你豈會行審判嗎?誰能比你的忍耐呢?誰比你更有耐心呢?你無法忍受的必定是當遭毀滅的。一個行淫的人豈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一個敗壞邪蕩的社會豈能久存嗎?一個自甘淫亂的國家豈能久立嗎?更何況那些逆性行淫的人?更何況那大大縱容且讚賞各種違逆男女本性淫亂的社會國家?我相信,你一直差你的忠心僕人喚醒這些背逆的人;我也相信,你一直用各種方式提醒與警告這些偏行的人;我也相信,你不會一直如此,時候將到,你必行審判,讓那些人得他們當得的報應。

但,即便如此,你還是堅固你創造的秩序,你還是維護你設立的婚姻。你非但不廢除,反而更堅立。你讓你的獨生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生在一個美好的婚姻家庭裡。我們的主雖不從人意而生,但仍從人的婚姻而出。雖然我們的主從聖靈感孕,但你仍為他找一位地上能養育他的父親,而這位父親正是懷胎生下他的瑪利亞的丈夫。這一位丈夫如此疼愛他的妻子,不願羞辱她、接納她、愛她,讓她能安心生下按你旨意懷孕的耶穌基督,並且細心養育他。

哦,父啊,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出生大大肯定了你所設立的婚姻,沒有比這事對男女婚姻更大的肯定與宣告了。況且我們的主在傳道之後所行的第一個神蹟,就是在一個婚宴中讓水變酒,創造且延續了婚宴的歡樂。你何其肯定婚姻!你何其在乎婚姻!舊約時你把以色列人視為自己的妻子,現在你也把教會比做你的新婦。因此,誰能在這事上任意而行呢?

感謝你,我的父,我的主,你把我們從無知敗壞中救出來,開啟我們的心靈,賜我們一生需用的知識與智慧。感謝你讓我們認識且明白婚姻的真理,感謝你讓我們在男女或婚姻失敗中再次站立;感謝你接納我們這位曾經不忠於你的淫婦,感謝你潔淨我們、更新我們、再造我們,直到我們穩固活在你的恩典中為止。

然而,現在許多黑暗之子的謬說圍繞著我們,擾亂我們對你創造的認識。他們說,沒有什麼是自然的法則與秩序,自然與不自然是出於人意的區分,因此,我們不能說什麼行為是自然的又什麼是不自然的,以致於我們也不能說什麼是正常的又什麼是不正常的;他們甚至危聳聽地說,男性與女性不輕易可分辨,男人與女人不容易分別,意思是分清男女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所以異性愛情不是唯一的愛情。他們說,男與男、女與女交合沒有什麼不對,男人戀慕男人、女人戀慕女人也是自然美好的情感,因而也是可喜悅的。是嗎?果如此,父啊,我們要怎麼做人呢?我們怎麼可能做人呢?我們若不知道什麼是自然與不自然的、正常與不正常的,難道我們是碰巧活在這世界上嗎?難道對你所造的大地及其中萬物的認識都不過是靠我們自己的任意臆測?我們的知識雖不完全且為我們的罪惡所扭曲,但我們若不具有基本的自然認識能力,我們豈能存活嗎?不,我們早就毀滅了。

更令我們不解的是,竟有領受你啟示的基督徒也隨從這種謬說,進而否定你在聖經中的明確教誨。他們寧信這些世俗的悖謬理論而不願信聖經。他們藉口說,聖經的意思不夠清楚明白,聖經的意義大受古猶太文化的限制與遮蔽,以致於如果有上帝的話,那也與人的話摻雜不分。於是,他們將所有有關男女性愛關係與婚姻的經文都重作解釋,以合於他們那套解放的性愛理論。你說男人要離開分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他們說這是以色列人自己的婚姻規定;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再次肯定且宣告你這話,他們說耶穌的重點在批評那時猶太男人的休妻,而不在講婚姻;你向摩西頒佈清楚的性行為誡命,他們說那不算,那是以色列人自己要與迦南人分別而想出來的宗教規定;你毀滅所多瑪與蛾摩拉,又任憑發生基比亞事件,他們都說那與同性性行為無關;你藉你所揀選的偉大僕人保羅清楚又嚴厲地責備同性性行為,他們說保羅根本不懂真正的同性戀,因此不在指責同性戀的性行為。你看,他們是何其大膽又剛硬啊,我們能向他們勸說什麼呢?我們怎麼與他們溝通呢?

但,何其不幸啊,許多軟弱的基督徒被他們牽引誘惑,離開你明確無誤的教導,隨從他們的謬說而行,玷污自己的身體,毀壞自己的婚姻,毫不以為恥,並且大大擾亂基督教會,理直氣狀地與世界站在一起,指責、嘲笑、為難堅守你話語的教會。

哦,父啊,你的話有那麼難以理解嗎?記載你啟示的聖經有那麼難以閱讀嗎?聖經的字句有那麼玄奧離奇以致於只有特定的人才讀得懂嗎?如果你的話如此,怎麼作為普世的啟示呢?誰知道你在說什麼呢?人怎麼能守你的教訓、遵行你的誡命呢?你又如何按你的話審判世人呢?既然你的話如此曖昧不明,在你審判我們時我們豈不當先控告你嗎?我們豈不可以在審判台前理直氣狀地對你說「上帝啊,我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哦,不,父啊,你的話如此清楚明白,你的見證如此光明顯著,沒有不楚的,沒有難解的。我不能理解不是因為你的話不清楚,而是因為我們不信。我們的心剛硬悖逆,不願順從你,於是我們挑剔你的話,批評你的話,說你的話其實摻雜著許多人的話,說你的話受到人類社會文化的限制,說聖經若不仔細分辨、嚴格批判就無法顯明其暗晦不明的意義。

我的父啊,難道那些基督教同性戀主義者是你的僕人嗎?如果說他們是基督教的假教師,是裝作光明天使的魔鬼差役,有何不對嗎?看,他們的同情心其實是在破壞你的公義、歪曲你的正直,他們的解經學其實是以拆解你的話、說服基督徒不要輕易相信聖經為目的,他們的基督教倫理學其實以否定你的誡命為前提,他們的神學其實不過是另類的人類學或宗教學,他們的靈修學根本無法讓人更謙卑更敬虔因而更有靈性,他們的講道是為了炫耀自己的口才或彼此挑剔批判,他們的禱告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喃喃自語,他們不得不提到你的名其實是為了高舉自己的名,他們不在意你的話而只專注於吹噓他們自己所謂的「某某神學」。啊,他們在那種「神學院」裡的所做所為與你何干?若非你特別的守保與帶領,誰能在其中保持純全的信仰呢?因而他們所在的「神學院」不是為了專心思想、學習你的話的學院,而是專門散播拆解、顛覆你的話的鬼學院。對,不是神學院,而是鬼學院!正因為是鬼學院,所以散發魔鬼的氣息,言魔鬼所言,行魔鬼所行;其中充滿罪惡、背叛、鬥爭、詭詐、虛假,分黨結派,相互怨恨,彼此打擊;尤其可惡的是,他們最喜愛打擊不與他們為伍的你的僕人,最愛迫害護衛你真道的基督徒。基督徒在他們當中受難,四散逃逸,無人敢攖其鋒,教會是他們的天下,神學院是他們基地。他們完全沒有羞恥感,做惡不臉紅,背叛不氣喘。沒有人會在他們當中發現耶穌基督,無人能在他們身上看到十字架的道理。滿心想要追隨你又要為你獻身的人進去研讀,最後都學到如何鬥爭,他們甚至以此自誇,還要勸那些心裡單純的基督徒說,「在教會裡就是要鬥爭,只有鬥爭才能生存,只有鬥爭才能成就自己的心願、實現自己的抱負」。但他們卻大言不慚地自認為代表基督教會,他們向那些不認識基督信仰的人說他們才是基督教會的真正代言人。因此,他們到處打擊為你辛苦工作的基督徒。基督徒說不可墮胎,他們說可以,女性的身體自主權高於一切;基督徒說不可行婚姻外的性行為,他們說不一定,只要真心相愛就可以;基督徒說當敬重婚姻,他們說婚姻其實只是一種社會制度,無神聖性可言;基督徒說不可行同性性行為,他們說可以,同性性情感也是上帝所賜的。還有,我們還可以列舉下去。

我的父,我的主,何其不可思議啊,源自最忠心於你、最敬畏你主權、最信仰聖經權威的宗派的神學院如今竟變成最忠於世俗、最藐視你的主權、最輕視聖經的權威的鬼學院。主啊,為什麼呢?你知道我們是何其喪氣與鬱卒嗎?我們懷疑你果真喜愛如此?難道我們對你的信仰、對聖經的理解是錯的嗎?難道我們的堅持是你不喜悅的嗎?難道你果真喜愛他們的言行更甚於我們的嗎?難道他們果真更能見證你的名嗎?果如此,請清楚告訴我們,為了你的緣故,我們願意丟棄我們的信仰與思想而順從他們;你是最重要的,沒有比你值得珍惜的。這樣,你既然認定他們的言行是對的,那麼我們願意放棄己見而隨從他們,為的是得著你。

然而,你一再感動我們並堅固我們,我們的信仰沒有錯,我們對你話語的理解是對的。我們與許許多多古往今來有信德又有思想恩賜的偉大基督徒對你話語的理解是一致的,你也在我們的生活中具體地向我們顯明我們信得不錯,我們的思想與你創造的存在是一致的,互相呼應。我們對聖經嚴格地查考又查考,對我們讀到的經義思想又思想,我們也在禱告中不斷尋求你的確認,最後我們必須真心誠意承認你放在我們心中的清楚意念與感動。因此,我們要繼續堅持下去,繼續宣揚我們從你領受的教訓。是的,面對這些異端邪說,我們若不為了護衛你的話而說話,我們就有罪了。不,我們不能靜默,我們絕不能靜默。

我的父,我的主啊,幫助我們,我們是軟弱的器皿,憑我們自己的力量不能見證你的真理、不能成就你的救恩。幫助我們,讓我們能在這個混亂、疑惑、任性的世代站立得住,並且感動更多的人,拯救更多的人免於假先知的迷惑。我的父啊,請幫助我們,讓我們更有耐心與智慧,協助這個世代認識真理,走上正路,免得毀滅。但我們是何其軟弱啊,能力是何其不足啊,懇求你幫助我們,賜我們充足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讓我們在男女與婚姻的事上有見證,彌補我們在這方面的失敗,好讓人不因我們而跌倒,以致於不信從我們所說的。

我的父啊,但願人人都敬畏你的創造,都謙恭地對待你手所造的自然;但願我們順服你給我們的生命設計,歡喜領受你給我們的性別與身份,並認真完成你為我們立下的此生職責。但願天下的男人與女人彼此吸引而相愛,兩個兩個一起創造你願意人都有的婚姻家庭幸福,以致於人類能代代相傳,按你的旨意管理大地,榮耀你的創造。但願人都珍惜性別、享受男女愛情、尊重婚姻,但願你立下的男女與婚姻秩序永遠堅立。

我的父啊,願萬人都稱謝你,願領受你救恩的人都不停地讚美你,願在破敗不堪的生命中被你挽回的人都歌唱讚美你,願在愛情與婚姻中遭傷害但卻被你醫治的人都歌頌你的救恩。願我們一生都忠於你,喜悅並享受你所賞賜給我們的一切。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