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July 22, 2008

《獨者》Solitudo Issue 14: Prayer/ Editor

創造天地與我們的父上帝啊,你因為愛也為了愛而創造萬有;萬有都是你藉著愛子基督而造,也是為了他而造,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萬有都出於你不可測的智慧,也因而隱含且彰顯著你奧妙的旨意。天地間沒有偶然的存在者,凡存在者都是出於你的旨意且藉著你的愛子基督而存在。


        因此,父啊,我們必須以敬畏的態度對待你所造的任何事物,尤其是有生命的活物,又尤其是你以自己形像造的人。是的,我們必須敬重人,我們敬重人就是敬重你。人值得敬重不是因為人本身有什麼值得敬重的獨立價值,而是因為人身上有你所賦予的自己的形像以及自己預定的旨意。沒有你,人算不得什麼。而且你既然如此愛人,願意為將獨生子賜給他們,聖子願意道成肉身成為人並為人死在十字架上,我們有什麼理由不愛人,我們有什麼理由輕視人。
       父啊,愛人並不是我們這墮落的人的天性,我們並沒有生而就能愛人也願意愛人,按我們敗壞的天性,反而我們常敵視人、仇恨人、傷害人。這就是遺傳自我們的祖宗亞當的罪性,不愛你,因而也不愛人。然而,我們應當愛人,而且不只當愛一般鄰人,更當愛仇敵。這是我們主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的新律法,也就是你最高的誡命。你既願意愛你的仇敵,也就是我們這些背逆的人,我們有什麼藉口不能愛人?是的,即便我們沒有能力愛所有人,我們至少當敬重所有人。對,我們當敬重有你的形像又為你所愛的人,除非你要除滅,否則我們不能除滅任何一個人。
  父啊,你是我們的上帝,我們生命的本源,唯獨你認識我們,而且完全認識我們。我們生命的所有奧秘都在你裡面,除了你,沒有任何一個你所造的生命知道這個奧秘,包括人與天使。為什麼會有人?為什麼這個浩瀚無窮的宇宙會有人這種有靈的生命?為什麼這個地球上會有這些活著的每一個人?為什麼會有我?為什麼我生而如此?為什麼我生在臺灣?為什麼我投生於臺灣,說著這種話、寫著這種文字、讀這種書、受這種教育?又為什麼我能在拜偶像的臺灣人中成為基督徒?為什麼我經歷著我曾經經歷的事?為什麼我的命運如此?
  誰能知道呢?我自己也不知道!誰呢?有誰能認識他-她自己呢?有誰能如此大膽宣稱他-她能講清楚自己是誰呢?既然不能完全認識自己,又為什麼自認為可以完全認識人呢?又為什麼自認為可以定義人是什麼呢?憑什麼定義人呢?只憑對人外表的認識嗎?只憑對人表現於外的特質的歸納嗎?一個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人憑什麼按著一些殘缺不全的定義規定誰是人誰又不是人呢?是的,父啊,我們確確實知道誰是人,但我們卻不是按著一種語言文字的定義去知道誰是人。啊,對於誰是人,我們知道,但我們沒有完全的知識,因而也就不能對人有完全的定義。
  但,我的父啊,你知道,許許多多狂妄的人不只宣稱他們能定義什麼是人什麼又不是人,而且也宣稱人有權利決定要不要讓另一個人存在,也就是他們有權利要不要讓一個嬰兒誕生。他們尤其強調一個婦女有完全的權利決定要不要生下她腹中的胎兒。他們說,這是一個女人的身體主權,也就是一個女人要怎麼支配自己的身體、使用自己的身體所擁有的權利,別人不可干預。他們極為大膽而無恥地說,一個女人要使用自己的身體去與什麼人有什麼肉體關係,以及她要不要讓她的身體被一個胎兒使用,這都不是別人可以過問的,連她要不要生下與她丈夫而有的孩子,也是她丈夫不可過問的。他們在國會的殿堂上尋求立法,極力阻止任何一個否定女人有性交與生育主權的觀點,一個男人好像在這裡完全沒有任何發言權,因為這完全是女人的事,甚至連許多男人也這麼認為。
  然而,我的父啊,我們有什麼權利呢?我們憑什麼而宣稱有什麼權利呢?我們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若非你給我們行事為人的自由,我們又能有什麼權利呢?你若不給我們存活的氣息,你若不給我們行動的機會,你若不給我們悟性,我們能有什麼權利呢?你若不給我們悟性,我們即便活著,也不過就是無知的畜類,我們能有什麼權利呢?我的父啊,世人不信你又背逆你,他們才會靠著你賜給他們的思想能力宣稱他們有什麼不可剝奪的權利。我們這些罪人本當痛切懺悔自己的罪過,謙卑在你面前,降服在你的審判之下,但卻還無恥地宣稱自己有什麼權利。這難道不是更顯明我們是該死的罪人嗎?
  他們又宣稱婦女在男人的霸權底下過悲慘的生活,完全沒有自主性可言,要不要生孩子全不是她們可以決定的。因此,他們認為現在女人應該擺脫人男人的權力宰制,應當保有自己的身體主權,要不要懷孕、要不要生孩子都有完全的決定權。他們尤其極力強調,許許多多女人受盡男人的苦楚,生活極為悲慘,還要為男人生孩子,這是不正義的,這是對女人的壓迫。總之,女人的命運不是不必懷孕生育的男人可以理解的。
  然而,父啊,你難道縱容男人踐踏女人嗎?你難道喜愛男人宰制女人嗎?你難道先愛男人再愛女人嗎?你難道最愛男人其次才愛女人嗎?或者,你難道只愛男人而不在乎女人嗎?所有愛你又守你真理誡命的人豈不當嚴嚴地批判並懲治那些對女人毫無愛心的男人嗎?至於那些苦毒女人的男人豈不必遭你的審判與報應嗎?哪一個愛你的人會姑息男人去苦害女人呢?因此,男人行惡當受審判,但女人卻不當以男人之惡作為恣意妄為的理由,不是嗎?為什麼女人受害因而就可轉而害無辜的胎兒呢?為什麼男人惡待女人是女人可行惡的藉口呢?隨己意決定胎兒的生死真地可為女人帶來幸福嗎?我們知道有許許多多艱難的處境讓女人無所適從,我們知道世間女人數不盡的悲苦,但我們當求你賜下慈愛與公義改變悲苦女人的命運,而不是鼓勵她們向男人報復。況且許許多多男人並不苦害女人,反為了愛女人而吃苦喪命,至於那作為女人報復手段的未出世胎兒更是無辜。
  唉,我的父啊,不只在是否要生下孩子的事上,要生怎麼樣的孩子?要以什麼方式得到孩子?要不要結束一個瀕死病人或植物人或失去知覺或失去行動力的人的生命?在這些事上他們也都認為人有決定的權利。他們認為有些人不值得活,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他們的地位比起一隻健康的成年牲畜都不如,因此,他們堅決主張不可傷害有痛苦感受能力的動物,但卻可取消一個沒有知覺能力或知覺能力極為低微的人;在他們看來,殺死一個年幼的嬰孩絕對比殺死一隻成年牲畜更有正當性。父啊,這是何其不可思議的健康成年人的偏見啊,為什麼一個要表現出一個健康成人的能力才算人呢?如果要有苦樂知覺能力才有活著的權利,我們又為何去疼愛一個嬰兒呢?我們為什麼要去保護一個懷孕的婦女呢?難道我們疼愛嬰兒以及未出世的胎兒是為了成年人的利益嗎?那些被孕育中的未成年孩子只是滿足成年人利益的手段而已嗎?所有這些都曾經是胎兒與嬰兒並被他們的父母與親人疼愛與保護的成年人現在回頭要去否定他們成長必經的年幼階段,宣稱他們沒有獨立的生命權利與價值。父啊,這豈不是可恥又可惡嗎?這豈不極背恩忘義嗎?你給他們機會長大成人,給他們機會學習各樣知識並得高等學位,給他們機會能開口辯論、寫作造論,給他們機會成為專家學者、大學教師,他們卻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以致於他們現要成為人的存在價值與生命權利的仲裁者。
  造世界又造人的父上帝啊,你看,為了遂行他們的私慾,為了維護他們所認定有價值的人的權利,他們探究什麼是人,他們透過所謂的科學研究成果精細地界定「人」,並藉助這些科學成就意圖打造他們認為完美的人。他們在細胞的基因中發現了人肉身成長的原理,也在精卵結合的最初階段發現肉體成長的秘密,因此,他們便可藉助醫學技術介入干預精卵的成長以滿足他們打造人與利用人的慾望。這是因為他們愛人嗎?不是,是出於高傲的自我意識,每個夸夸其談人是什麼、什麼人才值得活、什麼生命才是有品質的所謂的倫理學家都是享受著豐美物質生活的健康成人,他們是科學家、大學教授、作家、記者、文化名人、醫生,還有被教會供養的牧師。他們不是因為愛人而如此,而是為要自我標榜如何有理性、有頭腦、合科學、對人有同情心、尊重人權,但他們的這種表現是以犧牲另一個人的生命為代價。他們的主張表面看來冠冕堂皇,好像是為了維護人的生命價值與利益,其實他是在踐踏人。他們其實只是認為如何打造一種他們認定能力強大的活人,他們對生命的理解只是局限於這個被死亡所統治的流變現世,他們完全不相信人的生命還有超越現世的可能,他們更不相信人的生命價值不是由人來衡量,而是由你來決定。他們以為他們認為無用的人就是沒價值的,他們以為所有那些缺乏表達能力、知覺能力不明顯、智力不足、苦樂反應遲鈍、形體不健全、久病不癒的人都沒有他們所謂的生命品質,取消他們的生命並不會不道德,反而可以增進人類的全體利益;甚至他們也極為無恥地說,殺死一隻身體健全的牲畜比殺死一個嬰兒更不道德,因而他們申張動物的權利,卻無視於胎兒與嬰兒的生命尊嚴。
  我慈愛的父上帝啊,我們的生命出乎你,我們一生的道路在乎你,我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全在於你。我們並不真認識自己,我們生命的奧秘藏在你裡面。我們因你而存在,也為你而存在。我們的存在是為了實現你永恆的旨意,為了彰顯你無盡的榮耀;即便那些邪惡之徒、罪惡之子也不過是你為自己烈火所預備的燃料。因此,我們的存在為你永恆的旨意所預定,沒有人能越過你永恆的旨意,即便那些藐視你、背逆你的高傲自大之徒也一樣,他們狂妄的意圖與任意妄為終將消失殆盡,成為實現你旨意的工具。
  父啊,你對我們的要求是什麼呢?不過是要我們愛你、順從你的旨意、遵守你的誡命,此外凡我們所需要的你都會賜給我們,你為我們的生命負完全的責任。你就是我們生命的豐富、美妙、價值與意義,你也是我們生命的協助者、救助者與成全者。我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我們不當自以為是地在你之外尋找我們的利益。你愛我們,所以為我們安排對我們最好的生命道路,我們所遭遇的好壞苦樂都出於你;即便我們走進死蔭的幽谷、陷入淒慘的不幸,也是你的帶領,為了成就你對我們的愛。
  父啊,我們不可能也不當按自己的意思過活;沒有你的恩典,我們根本沒有能力生活,更不可能面對我們所遭遇的困境。確實,我們生命中有太多的事是我們處理不了的,我們怎能期望自己能圓滿解決生命中一切的問題呢?你讓我們暴露於生命的各種艱難中,你以各種我們料想不到的困境來詰難我們;即便集所有人的智力都不可能解決這些困境,無論我們想出什麼辦法,總留著無法彌補的遺憾與過錯。哦,父啊,我們實在是可悲的人,不信靠你,我們還有什麼希望?沒有你的赦免,我們怎麼可能免於過犯呢?我們如何脫離罪的轄制呢?面對這些生命難堪的處境,我們只能謙卑在你面前,承認自己的無知與無能,並祈求你的赦免與救贖,否則我們還能如何呢?沒有你的恩典,我們根本不可能脫離困境;沒有你的恩典,我們的智力與辯論完全是枉然的。我們的自義與高傲只叫我們毀滅,但如果我們謙卑在你面前,你便會救我們並高舉我們。確實,只有你是我們生命困境的唯一出路,因為若非你的意思,困境必不會出現。你造光,又造暗;你施平安,又降災禍。我們要在哪尋求出路呢?是你,唯獨你是我們的困境的出路。我們更相信你不會無故設下困境來為難我們,困境必定含藏你的旨意,因此,我們必須降服在你的困境之下,在困境中傾聽你的聲音,憑著在基督裡的信心投靠你,按著你給我們良心感動下決定。若不出於對你的信心,我們的計算、思量、決定與行動都將是錯的。
  我的父上帝啊,我們有什麼不是從你領受而來的呢?如果你賜給我們超凡的能力、智力、技藝,無非是要我們以此來實現你愛的旨意。我們一切才能都由你而來,因而都當用以彰顯你的榮耀、大能、公義與慈愛,否則只當遭毀滅。倘若我們想探究人的生命奧秘,必當出於對你的敬畏與愛,而不是出於私心好奇或意圖掌控人的狂妄自大。唯獨你的愛與義讓我們的知識顯為正當,唯獨在你的愛與義裡,我們也才可能獲得有關人的真理、對人有真知識。因此,如果我們從你領受的知識不是用以愛人、幫助人、扶助軟弱的人、幫助困苦的人、給真心愛你又信靠你的人益處、解決不幸者的困難,那又有什麼益處呢?如果我們有詳實的醫學知識又有精湛的醫學技術,這豈不當用以醫治有病的人嗎?豈不期望給人健康的身體,好叫他們可以愛你又愛人嗎?正如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醫治瞎眼的、聾啞的、血漏的、痲瘋的,解救他們脫離病痛的折磨,好讓他們可以見證你又服事你一樣。
  然而,父啊,如果我們的知識與技術是為了滿足我們無止盡的私慾以及不願受約束的狂妄野心,這豈不是當遭受咒詛的嗎?如果我們的知識是由吃分別善惡樹而來,如果我們的知識是為了意圖證明我們可以隨己意左右生命、定奪生死、製造生命、規定善惡,這樣,這知識豈不是屬撒旦的嗎?就是那些不信你的人甚至是背逆你的人所有的知識也都是由你而來、是你所賜的,難道我們能憑空得什麼知識與能力嗎?因此,我們當存敬畏你的心使用這些知識與能力,若非如此,這些知識與能力最終只會帶給我們毀滅而已。
  父啊,赦免我們的狂妄自大。我們以為我們有了了不起的科學技術,以致於我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做我們想做的。我們因自己的科學成就而輕視你,我們以科學崇拜自己,自以為神。我們這可悲的人,不思想我們文明成就的意義,不思想科學技術背後的隱義。我們擁有這些知識與能力豈是沒有緣由的嗎?豈是偶然的嗎?豈沒有你隱藏的旨意嗎?因而我們豈可洋洋得意地濫用這些知識與能力?我們豈能不以敬畏的心使用這些知識與能力?尤其在一個人的生與死上,我們豈能任意玩弄一個人的生命?我們豈可任意玩弄一個人來到世界與離開世界的方式?我們豈可把一個人的生命當作東西那樣恣意玩弄?人既然按著你的形像而生,這樣,玩弄人豈不就是褻瀆你的形像又在玩弄你嗎?
  父啊,求你赦免我們的狂妄自大。你造萬有又主宰萬有,你是我們生命的主。你擁有我們生命的最高主權,你要叫誰生,誰就能生;你要叫誰死,誰就必死;你要給誰幸福,誰就得幸福;你要降誰災禍,誰就必得災禍。即便浩瀚的宇宙你都可以廢去,何況人呢?人為什麼高傲呢?人憑什麼在生命的事上恣意而行呢?

  父啊,赦免我們。指正我們,給我們機會悔改。賜我們謙卑的心,賜我們敬畏你的心,讓我們敬重人的生命,不任意玩弄人的生命。願我們所有的知識與技能都能榮耀你,都能帶給人豐美的生命,而不是毀壞人的生命。在艱難的生命困境中,願你引導我們,為我們指出一條出路,讓我們能脫困。但願你興起更多愛你又敬畏你的人以科學技術見證你,願你賜更多智慧給愛你又敬畏你的人,好讓他們能在這狂妄的世代宣揚並護衛你的真理。願世人都敬畏你,也都敬重人的生命。願你的榮耀在這個世代更加彰顯,願你的旨意在這世代更加遍行,願歷史顯明你那不可測度的智慧,好叫世人都降服在你面前,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