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獨者》Solitudo Issue 18: Prayer / Editor

我們的天父,你因愛而揀選我們,也因愛而賜下你的獨生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死,救我們脫離罪惡、死亡與魔鬼的權勢,讓我們進入你光明的國度,成為你的兒女。你是我們永恆的父親,你從你的愛中造我們,救我們,保守我們,賜我們永恆的幸福。何其奧妙的愛,何其奧妙的揀選,其何奧妙的保守,超越我們的認識。  

我們的父上帝啊,在我們短暫而悲苦的一生中,你帶領我們,保守我們,鼓勵我們,激發我們,也安慰我們,好讓我們可以一生信靠你,追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你雖叫我們遇見各種苦難,也容我們跌倒,使我們成為無能而卑微的人,但你始終愛我們,暗中塑造我們的生命;雖讓我們肉體日漸朽壞,但我們的心靈卻天一天新過一天,我們的靈魂日漸美麗,滿有你的榮耀。因此,我們肯定自己且喜愛自己,因你喜愛我們且讓我們在生命中親密地體驗到你。不唯如此,我們也有力量愛人,能將美善賜予人,能在困厄與孤寂中遵行你的旨意,向世人宣揚你的真理與福音,因你是我們永恆的父親,你生了我們,我們身上有你的生命以及力量。
  
我們的父上帝,你是萬有之主,你的權能超越一切,這微小地球上的人類更不能攔阻你的作為。你定意要成就的,誰能攔阻?什麼邪惡勢力能阻止你將遍施恩典?什麼帝國能阻止你的國降臨?什麼君王能勝過你這位萬王之王?地上的萬國萬邦都被十字架征服,那些逼迫殺害基督徒的人到頭來都被基督徒以十字架的大能折服。即便歷史複雜萬端,人們背逆而為,但你大能的手依然清晰可見,歷史依然按你的旨意前進,而非任意流行。啊,我們的天父,萬有的主,你以歷史見證自己,無需我們提供證詞。  

因此,至聖的父,請赦免我們。我們雖領受你浩大鴻恩,但仍以基督之名犯罪,褻瀆你的名,在你賜我們的自由裡放縱情慾,大行邪惡,殺人、害死人、詭詐、逼迫弟兄姊妹、爭權奪利。因我們的罪,你重罰我們,讓我們遭受種災難,並且在非基督徒面前蒙羞。你怎麼樣不憐恤那背逆的以色列人,將他們滅絕,你也必照樣不憐恤我們,將我們這背恩忘義的人滅盡。你聖潔的愛必容不下邪惡污穢,你聖潔的國度必定趕逐任性敗壞的罪人。誰配得居住你的家?誰配得活在你的國?豈不是愛你又聽從你命的兒女嗎?凡不愛你又不聽你的都不配,他們只配得毀滅,因為他們的生命沒有任何價值。如果我們被你毀滅,那是我們咎由自取,而不是你不愛我們,也不是你不公義。不,你的創造、揀選、審判都離不開你至高的慈愛與公義,因而能活的就是當活的,會死的就是該死的。因此,或生或死,責任都在我們身上,因你已將生命的一切恩典都賞賜了我們,我們還能有什麼藉口?  

我們的父上帝啊,你的揀選確實其妙,你的救恩確實浩大,連我這個生在臺灣這島國偏僻南隅的孩子都能領受你的救恩,都有福音傳到我父親的耳中,以致於傳到了我們一家人的耳中,呼召我們脫離邪淫的偶像崇拜,自願走進教會。當鄉人至今都依然深陷魔鬼的偶像騙局時,我們家人已脫離那死亡的權勢而得享基督自由的生命;當鄉人依然盲目無知而靠迷信度日時,我們早已認識你光明的聖道且按你的真理而活。啊,原來源自你的僕人路德與加爾文的教會已從歐洲、英國、加拿大來到恆春,那些愛你又愛臺灣的外國宣教士早已離鄉背井來福爾摩沙宣揚你的福音。我們這可憐的臺灣人與他們何干呢?但他們卻因你的緣故而愛我們,將各樣美善的事物從遙遠的海洋另一端帶來給我們。福音、科學、思想、醫療、教育,以及他們自己的生命都給了我們。我們是什麼人,竟領受這等恩典?若非你,這如何可能?  

但,我們的天父,你就是這樣工作的,以不可思議的作為在大地遍行奇事,以成就你至高隱密的旨意。在歷世歷代,你揀選你的僕人擔負各種責任為你做各種工作,就是難而又難的工他們都能做,因那是你要他們做的。藉著你的僕人,你的話可以被宣揚,你的旨意能實現,你的教會綿延不絕。因此,在黑暗中,我們有了光明;在困境中,我們有了出路;在絕望處,我們有了希望。  

這樣,在可悲的中世紀末,你揀選法蘭西人加爾文。五百年前你讓他出生並成為你的僕人,接續路德的教會革命,在日內瓦建立改革宗教會,並竭力解明你的話,保衛聖經的真理,建立得體可行的教會制度。他一生寫作不斷,為要使你的真理能全備地為人所認識;他幾乎注解聖經的每卷書,闡明你啟示給人的話。雖然一生疾病纏身,但仍為你的道辛苦工作,聽說日內瓦夜間最後一盞燈是他房間的燈,晨間第一盞燈也是他房間的燈。他為教會留下珍貴的文字與思想,造就無數基督徒,包括臺灣的基督徒。他對你懷著最高的敬虔,只在乎人是否敬畏你並遵守你的教訓,謹記一生唯獨要榮耀你。晚年雖臥病在床,但仍寫作不斷;雖不能行走,但仍叫人抬上講臺證道。何其忠誠的僕人!死時只在墓碑上刻著供人辨識的兩個字母C. J.,其餘一無所有。  

然而,正像路德,加爾文一生的工作都出乎他的規劃,他似乎被迫去做他所做的,在日內瓦當一位教會改革者,在那裡為你工作,為教會工作。你用他這位膽小內向又體弱多病的人成就你偉大的教會改革工作。然而,無論到哪裡,無論你呼召他做什麼,他都竭盡心力去做,只求榮耀你,而不顧念自己的生命。他幾乎不理會世人怎麼看他,只在乎你啟示在聖經裡的話,只在乎自己是否按聖經的真理而行。他不在乎沒有聖經根據的想法與事務,但出於聖經的真理他則絕不妥協。當然,正像你歷代所揀選的僕人一樣,他並非完美的人,有著許多軟弱,且犯下當時通行的錯。然而,這都無法抹殺他的見證,他確實是你偉大的僕人,使教會脫離獨裁而錯誤的權力,並得以認識你在聖經裡啟示的真理,如今我們依然受惠於他。  我們的天父,歷史的主,你是可稱頌的,你是當讚美的,因你將加爾文的工作帶到我們當中,讓加爾文的影響力擴展至臺灣,叫原本迷信可悲的臺灣人也能聽到加爾文所宣揚的福音真理。誰能想得到?十六世紀日內瓦教會的基督徒想得到嗎?十七世紀蘇格蘭教會的基督徒想得到嗎?啊,他們想不到,他們連臺灣都未曾聽聞。這就是你不可思議的引領與護理。  
然而,父啊,教會歷史不是按加爾文的意思發展,他建立的教會未必都承傳著他正確的教導。有人高舉他過於你,有人信他的神學過於你的真理,甚至因而相互逼迫與殘害。何其可悲的教會啊,自由的真理到了人手裡都會變成可怕的殺人凶器,這清楚顯示我們無可救藥的罪性。也有人根本不在乎甚至厭棄他的教導,附和世俗小學,自創許多奇說異論,擾亂教會,敗壞信徒的德性。啊,加爾文不能守護他建立的教會,因為那不是他的教會;教會是你的,你才是教會的主。若非你保護著教會,誰能守護教會呢?藉由教會史,包括起自日內瓦的改革宗教會史,我們清楚知道,唯你可信,唯你可跟隨。再偉大的基督徒都不過是為你效勞的僕人,他們的言行不過是為了見證你,宣揚你。他們不能保證什麼,更不可能引導教會。唯有你保證教會的發展,唯有你按著你的旨意引導你的兒女,唯有你主導著歷史以及我們的生命。  

父啊,思想這一切讓我們更謙卑,更叫我們要信靠你,唯獨相信你。除了你,天地人間什麼我們都不信靠;除了你,天地人間我們誰也不跟隨。確實,除了你,什麼都不可靠、不確定,包括我們自己。什麼事將臨到我們,我們不知道,甚至我們將成為什麼人,我們也無法確定。誰敢說他-她將來必定如何呢?誰能說他一定能成就他想成就的?誰能說他的生命計劃他一定能實現?然而,世人每天都在規劃他們的人生,尤其那些充滿雄心壯志的人,又尤其那些掌權者,他們整天圖謀大事。我們能圖謀什麼?我們果真能圖謀什麼?我們視自己的生命習以常,以為能活著並做著想要做的事都是如此地自然與理所當然。你看,我們是何其自大又無知,活著怎麼會是理所當然呢?能做想做的事怎麼會理所當然呢?我們難道不是隨時都可能死去嗎?我們不是都隨時會遇到困難嗎?其實這不過是個簡單明瞭的道理,所有人都能理解,愈有知識與思想的人愈能理解。我們的生命其實由不得我們自己,我們不能決定我們的出生,我們不能決定我們生而為什麼人,我們不能決定我們的環境,我們不能決定我們將遇到什麼人與事,我們甚至不能決定我們會生出什麼慾望、意念與思想。我們能決定什麼呢?啊,我們的天父啊,我們幾乎什麼都不能決定。  

那麼,難道生命的都是偶然的嗎?不,絕不。如果世界以及我們的生命是偶然的,那麼世界與我們的生命都是無意義的,我們的生活更是荒謬的。什麼是偶然呢?偶然這個概念不過表示我們智力的有限而已。我們想不出理由,也不知道原因,於是我們就說是偶然。但我們不知道原因就表示沒有原因嗎?我們不能理解就表示沒有理由嗎?我們不明白其意義就表示沒有意義嗎?這才是不通的謬論。我們不知道與不理解僅僅表示我們的無知而已,別無其他。說事物是偶然的、沒有原因的,這不正表示說者自己的無知嗎?每個人都知道人不是全知者,不只不是全知者而且所知有限又充滿錯謬。既然如此,那麼,為什麼人又如此堅持事物以及我們的命運是偶然的呢?憑什麼如此說呢?除了全知者,誰有資格如此說呢?但全知者不會如此說,因你知道一切,又決定一切。  

沒有偶然,也無所謂運氣,加爾文如此說。我們相信這話是對的,這是出乎對你的認識與敬畏而說出的,因為你決定著一切,你就是一切存在的原因,你的旨意是萬事萬物的理由。你創造萬有,統治萬有,掌管萬有,因而萬有不在你以外。若非你要使之存在,否則事物存在不可能;若非你要使之如此存在,否則事物就不能如此存在。即便那些我們視為醜惡的事物以及背逆你的魔鬼都不出你的旨意與護理。創造萬有的父上帝啊,任何人懷著平靜而謙卑的心觀看這自然世界,都將被顯現在萬事萬物裡的秩序與奧妙所震驚,在一切我們人類知道最微小的事物之中我們都看得到秩序。無論是有形的、無形的、有生命的、無生命的,都清楚體現著秩序。這是事實。但怎麼會有這秩序呢?這是偶然的嗎?這是碰巧的嗎?沒有比用偶然與碰巧來說明自然更為愚蠢而無知的了。沒有你不可思議的創造與護理,這自然不會如此規律、美麗、複雜、奧妙、感動人心。就算對粗糙不堪的人工作品,我們也不會說偶然或碰巧,但比人工作品精巧萬萬倍的自然,我們卻大言不慚地說那是偶然碰巧的。有比這更背逆的話嗎?這話只顯示對你這創造又護理萬有的至高者的不服而已,別無其他。不,我們的父上帝,創造又護理萬有的主宰,沒有你,這世界完全不可能,也無意義。  

永恆的父啊,我們在你的至高主權底下得安慰,因為統治萬有的是你。你既愛我們又統治萬有,我們懼怕什麼呢?無論我們的命運如何,無論我們遭遇什麼,無論如何大而可畏的事臨到我們,無論魔鬼如何攻擊我們,我們都安穩在你的手中,你必保守我們勝過一切,且將豐盛美好的生命賞賜我們,讓我們享受你滿溢的恩典。你定意要賜予的,你必賜予;你定意要高舉的,你必高舉;你定意要拯救的,你必拯救;一樣,你定意要奪去的,你必奪去;你定意要降卑的,你必降卑;你定意要毀滅的,你必毀滅。誰能抗拒你的旨意?誰能高過你的主權?沒有,完全沒有。你命立就立,你說有就有。你是創造萬有的主,一切有形無形的都在你的統治之下。  只有背逆你的人否定你的至高主權,只有不敬畏你而心存僥倖的人才喜談偶然與運氣。他們無知而自大,其實他們是想為自己保留自主的空間,希望可以自己決定想做的事。他們想,既然事有偶然又有運氣,那麼他們就無需理會當如何做,去做想做的就是了。正因他們頑梗地堅持偶然與運氣,因而他們就陷入他們所相信的偶然與運氣之中。他們愈相信偶然與運氣,他們就愈遭遇偶然與運氣,因為一切都超乎他們的掌握。面對他們相信的偶然與運氣,可悲的人於是就想盡力掌握自己,因為能掌握的只是自己。這就是人們不斷說著掌握自己如何重要的緣由,於是乎「盡己」成了最大的德性。然而,不能掌握外在事物,掌握自己又有什麼意義呢?即便我們能掌握自己,但這又能成就什麼呢?既然我們活在世上,那麼我們就不可能置外於世界,我們的所有行為都須有外在事物配合才能實現,這樣,掌握自己而不能掌握事物當然是無意義的,因為我們依然無法按自己所掌握的而行。  其實,我們甚至自己都無法掌握,我們將生出什麼意念、陷入什麼情緒、滿懷什麼欲望,這我們都很難掌握。更重要的,我們的遭遇將強烈影響我們的心思意念,而我們怎麼會知道我們將遭遇什麼呢?我們怎麼知道下一刻我們是否還能活著呢?我們若活不了,我們所掌握的自己豈不必化為虛無嗎?這樣,我們又怎能自信滿滿地說我們能掌自己呢?我們的父上帝啊,你知道得很清楚,其實我們什麼都不能掌握,包括我們自己。若非你願意我們活著,若非你保守我們的心,若非你引導我們的生活,我們還能是什麼呢?  

我們相信,沒有偶然,沒有運氣,因為你護理一切,凡事都掌握在你手中。正因你統治萬事萬物,這世界才是有道理的,因而才是有意義的。你的旨意就是世界的道理,你的誡命就人生的法則,你的愛就是世界的意義,而所有這一切都藉由你最高的權能實現。因為有你,這世界就不是盲目的、無理的;因為有你,我們的生命就不是荒謬的、無意義的。宇宙萬有沒有空隙,因你的命令貫乎其間;世界沒有意外,因為你的旨意通行其間;人生沒有虛無,因為你的愛充滿其中。即便這世界充滿不可思議,即便我們的生命看來何其荒謬,但我們依然相信這都不是偶然的,因而不是沒有意義的。確實,你刻意將形形色色令我們目眩的事擺在我們面前,打擊我們的理解力,使我們無言以對,但我們相信,這一方面是因你要粉碎我們的驕傲,封住我們那好自誇的口;另一方面,是因你要磨練我們,好使我們可以超越世間的一切而能不憑眼見相信你,完全地信靠你。  

但,世人寧願相信世界是荒謬無理的,也不願意相信你以最高旨意掌管萬有。不,他們絕不承認在他們的意志之上還有更高的意志,在他們的自由之上還有更高的自由。他們想要凡事自己決定,凡會限制他們自由的他們一概否認。這才是他們所謂偶然與運氣的密意,啊,原來他們想要作自己的主人。因此,那些抗拒你決定一切的人質問,人難道沒有自由嗎?但這質疑其實是可笑的。如果這世界如他們所說的根本上是偶然的,如果人最終還是要靠運氣過活,人有自由又有什麼意義呢?人的自由能將偶然變為必然嗎?人的自由能擺脫運氣嗎?人若有自由,這自由又算什麼呢?當然,靠著你在聖經裡的啟示,我們知道你賜給我們行事為人的自由,你讓我們有自由決定我們的意念,你讓我們可以自由地回應且遵行你的命令,你讓我們可心甘情願地愛你。你歷世歷代以來不斷地規勸我們,用各種方法說服我們,要我們遵行你的誡命,聽從你的教訓,相信你的應許,這都表明你要我們甘心樂意地愛你,你把我們看成能自由回應你的有靈活人,即或不然,你也是要透過這些事把我們塑造成自由的人。我們怎麼會沒有自由呢?我們當然有自由,但這自由只有在你自由裡面才可能,這自由只有以你的自由為條件才可能。離開你,我們便毫無自由可言。對,我們的自由是你的決定,你自由地決定我們成為自由的人。我們沒有絕對的、無條件的自由。  

許許多多自以為有智慧的人以為我們擁有一種完全獨立的、自主的自由,好像沒有你、離開你,我們依然是自由的。啊,這是人自大的幻想!我們何來完全獨立而自主的自由?我們憑什麼如此認定呢?他們說,如果不能獨立於上帝,人的自由就不算自由。真正的自由無需依靠上帝,真正的道德自律不在於行上帝的律法,他們如此宣稱。但,父上帝啊,這有什麼道理呢?為什麼依靠你就沒有自由?為什麼在你自由裡的自由就不叫自由呢?哦,我的父上帝,在你自由裡的自由不才是真正的自由嗎?被你的意志所充滿的意志不才是真正的自由意志嗎?既然你是唯一的自由者,既然你的自由絕對而獨立,那麼我們建基在你自由的自由豈不才是真正的自由嗎?如果自由意志是我們實踐道德的基礎,那麼這意志豈不應根植於你的意志之中嗎?不根植於你的意志,我們的意志怎能知道永恆而普遍的道德法則呢?我們的意志怎能有力量行出永恆的法則呢?我們的意志怎麼願意負我們行為的責任呢?我們的意志怎麼能忍受世界的荒謬而堅持美善呢?我們怎能在巨大的邪惡面前懷著盼望呢?不可能的,只有在你的意志裡我們的意志才有良知、力量與自由。因此,我們不能也不應為所欲為,我們必須有所根據才能行動,我們必須有正當理由才能行動,否則我們的意志都將遭到你的抵制,我們的自由將被你消滅。  

是的,我的父上帝,你的自由是我們自由的邊界,你說不可行的地方,我們就不可踰越。你所責求於我們的就是根據這個你賜給我們的自由,我們必須負責的也是這個自由。你是公義的主,你按你的公義審判我們,按你給我們的向我們索求。我們應向你交賬的是你給我們的那一份自由,你定我們罪的正是根據這一份你給我們的自由。你沒有要我們為所有臨到我們的事負責,更沒有要我們為天下事負責,你只要我們為我們自己的所行負責,我們或面向你或背逆你的心思意念是我們可以決定的,更何況聖靈以說不出的歎息為我們代求,協助我們能持有合於你心意的意念,因此,你要審判我們的心思意念,我們要為我們所思所想負責。因你先賜下讓我自由的恩典,你就按著這恩典審判我們。  

我們的天父啊,你是愛的上帝,你就是愛的本體;你信實可靠,守約施慈愛,慈愛永遠長存。求你的靈充滿我們,求基督的靈充滿我們,除去我們一切的罪惡與軟弱,賜我們強大的信心,讓我們剛強壯膽,勇敢為你活,大膽宣揚你的福音真理;賜我們堅強的耐心,讓我們可以忍受世界一切的不義與苦難,不因世界而懷憂喪志;賜我們公義的心,不與世間的邪惡妥協,也不為惡人所威脅,努力踐行你的誡命,遵行你的旨意;賜我們慈愛的心,讓我們能助人不倦,憐憫悲苦的人,也能愛我們的仇敵,為逼迫我們的禱告。  

我們的天父啊,改變我們,以致於我們可以改變人,改變我們的社會,甚至改變世界。願你接納我們,樂意透過我們,將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讓你的國度降臨,使你的名被尊為聖,使你得無盡的榮耀。我們是你造的子民,也是你生的兒女,求你救助我們,給我們見證你的生命,免得你的名在惡人中受辱。  

父啊,你知道,我們活在一個素以欺騙、威脅、殺害、詭詐行統治的盜賊國度,一個充滿偶像、淫亂、撒謊、傷害、自私、偽善、虛榮的社會,在此我們常感到孤單無助,能給我們安慰的人如此地少,能令我們歡喜的事如此希微,致使我們常灰心失望,滿懷憂愁,不知如何是好。我們自問,能做什麼?應該做什麼?我們有能力嗎?我們的力量要從何而來?誰來與我們同工?即便我們做了一點足以自我安慰的事,但比起社會巨大的波濤洪流,那幾乎微不足道,起不了什麼作用。父啊,你知道,我們實在太軟弱了,不足以成就你的大事。赦免我們,憐恤我們的軟弱,更新我們的生命吧,讓我們重新得力,成為能為你與罪惡、死亡及魔鬼爭戰的軍隊。父啊,你知道,我們需要你的救助,需要你賜我們力量,需要你為我們爭戰,需要你為我們開出一條活路。  

我們的父上帝,差遣我們,使用我們,幫助我們,透過我們讓世人知道你是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約的上帝,你是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上帝,你是在西奈山親自將律法頒給摩西的上帝,你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你是歷代先知、使徒、基督徒的上帝,耶和華是你的名,你是那位命立就立、說有就有的創造者上帝,你降災禍又施平安,你造光明又造黑暗,你叫人生也叫人死,你是獨一的上帝,別無他神。  我們的父,宇宙的君王啊,在我們身上展現你統治的全能與至高的主權,讓我們能榮耀你,且唯獨榮耀你。願萬有都歌頌你的大能,讚美你的智慧,喜愛你的旨意。願你的能力充滿宇宙,一切受造之物都降服在你權柄底下。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再來時,我們得以分享你永恆無盡的慈愛、公義、權柄、榮耀,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