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2

《獨者》Solitudo Issue 23: Prayer/ Editor

雖然有不少可愛的事物以及我們心愛的人,但這世界基本上是難以忍受的。雖然有歡樂之時,但這世界基本上是痛苦的。從我們能知道事情以來,我們就記得我們的生命充滿著病痛、不幸與挫折,以致於現在我們仍懷著焦慮過活。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自己以及我們所愛的人又要遭受難以忍受的患難、病痛與死亡。經驗告訴我們,即便作為基督徒,仍然不能倖免於這世界裡的一切悲慘不幸,以致於無法不憂愁、不焦慮。
       我當然知道有人與我的感受生命不同,他們肯定這世界,也甚愛這世界;他們快樂地活著,事事如意滿足;因此,他們說作人要樂觀,因而批評那說這世界太苦的人悲觀。確實,我的許多朋友們都活得暢快,諸事順遂,沒有病痛苦難,家庭圓滿,充滿喜氣喝彩;即便那些外表看來稍有不順者,也都春風得意,左右逢源。
  然而,這世界充滿苦難與不幸豈非事實嗎?當我到醫院時,看到許多幼小的嬰兒與稚童得各式重病,與我的孩子一樣,小小的身軀插滿著注射針筒與管子,也看到愛他們的父母或家人滿面愁容。這難道還不足以說明這世界的悲慘嗎?無辜無助的小生命受難難道不是這世界冰冷殘酷的明證嗎?
  問題不是這世界是否悲慘,而是如何能在這悲慘的世界活得下去又能活得有意義。誰否定世界的悲慘,誰就是無情無義之輩。冷酷者當然不覺得世界冷酷,殘暴者當然不覺得世界殘暴;無情者當然不覺得世界無情,無義者當然不覺得世界不義。不,不需要再證明了,我們這脆弱無助的生命足以顯明這是一個什麼世界。因此,誰要說世界很有意義,誰就是要為我們清楚指出意義何在。
  我當然渴望生命的意義,但意義何在?意義不可能在我的痛苦、不幸、悲慘以及死亡中,除非它們最終都能被超越。但沒有人能證明它們會被超越,也沒有什麼明顯的證據表明它們將被超越,但它們卻都是生命不可否認的事實。因此,我們要問,充滿痛苦、不幸又終將被死亡吞吃的生命如何有意義?
  如果生命有意義,但我卻感受不到,那麼這意義對我就無意義。不,沒有與我無關的意義,因為沒有我無法感受但卻有意義的意義。生命的意義,只能是我的生命的意義,因而只能是我的意義;而我的意義只能是我能感受到的意義。對我沒有意義或我無法感受到的意義是無意義的,雖我能設想別人或許有意義,或在別人之中或許有那樣的意義,但這對我仍無意義。總之,對我有意義的意義是我能感受得到的意義,難道不是嗎?
  沒有離開生命的生命意義,沒有生命感知不到的生命意義,沒有我無法肯定的生命意義。意義必定是自我的,也就是位格的。意義總是某個位格的自我所感知與肯定的意義。沒有非自我的意義,也沒有非位格的意義。因此,生命是否有意義無需證明,也無法證明;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我感受到有就有,我感受不到就沒有。我不可能離開我去談別人的生命意義,我也沒有能力去談一切非我之他者的生命意義或存在意義,我更不能去證明他們的生命或存在有意義。
  當然,我們知道,沒有我也沒有人時,這世界就存在,也會繼續存在,那麼那時難道世界沒有意義嗎?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但我能設想,世界既然能存在,就必然有能使之存在者,而且世界不可能先於能使之存在者。因此,沒有人的世界仍有其意義的感知者,也就是那能使之存在者。我相信,如果這無垠的世界有意義,那必定因為有一位感知這無垠世界之意義的無限位格與自我,也就是你上帝。總之,無論如何,意義總是自我與位格的意義。如果有人要堅持說,沒有人則世界就沒有其他的自我與位格,那麼我要也要堅決地說那樣的世界毫無意義。但我不信有那樣的世界,因為我不信沒有自我與位格而能有世界。
  因此,對於我這個活這悲慘世界的人而言,何時我能感受到生命有意義?很實際地說,在痛苦、苦難與不幸消失時,我就能感受到生命的意義,而我也就能覺得生命值得活下去。這樣,誰能幫助我脫離肉體的病痛、殘疾與缺陷,他或許就能為我帶來生命的意義,至少是短暫的生命意義。當我設想我的生命有無窮無盡的病痛又不得醫治時,我將很難肯定我的這種充滿病痛的生命有什麼意義。因此,誰能醫治我的病痛,誰能救我脫離肉體的痛苦折磨,誰或許就能給我生命的意義。
  一樣,誰能安慰我的心,解除我心靈的傷痛、憂愁與恐懼,給我勇氣、喜樂、信心、盼望,誰或許就能給我生命的意義。許多時候我的肉體安好,但心靈卻憂愁絕望,沒有活下去的力量,因而需要人安慰我,給我心靈的力量。顯然,單有肉體的健康不足以帶來生命的意義。許多心靈強健者可克服肉體的不幸而肯定生命的意義,相反的,心靈軟弱者仍在健康的身體中悲歎生命的虛空,甚至結束生命。
  然而,即便我身體健康,精神歡悅飽滿,我仍終將死亡,這樣,我的生命又能有什麼意義?最美好的事物,最心愛的人,都將因我或他們的死亡而與我斷絕關係,永不再存在。如果我不知生命有意義倒好,如果我感受不到生命的意義倒好,否則當死亡來時,我只能更加悲痛生命的虛空無意義。然而,正因為我感受到了一點生命的意義,正因為我愛著這世界裡一些人事物,也被一些人所愛,又愛著自己,因而我痛恨死亡。確實,對我這個追求生命的意義者,死亡最為可恨,它否定了生命的一切,吞吃了一切美善。只要死亡主宰著我的生命,只要死亡是我生命的必然,我的生命便無意義可言,一點意義也沒有。
  所有無視死亡或美化死亡或淡化死亡而宣稱生命如何充滿意義者都是生命的騙徒,自欺欺人的撒謊者。不面對人必死的事實、不先解決人如何能有永生的問題、不知道永恆的關鍵而卻大談生命的意義者都是可笑的生命小丑,但可笑的是,他們竟能無恥地長年累月在從事教人們如何活出生命意義的所謂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誰能從事生命教育?我認識一個自認為相信耶穌基督的人在從事生命教育,但他真認識這位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的救主嗎?他相信耶穌基督的教訓嗎?他真因耶穌基督之故而知道生命何所來嗎?他知道生命是什麼嗎?他從事的是什麼生命教育呢?你看,他容許人在他所謂的生命教育教室裡對生命各說各話,他不許人堅持唯一的生命觀點,包括不許基督徒如此,然後宣稱這才是「理性的」生命教育。然而,如果他明確地知道生命的真理,真知道生命的意義何在,真知道生命的本源,真知道有永生又如何能有永生,那麼他為什麼不直接說出他所知道的呢?他為什麼不義無反顧地向人宣說與護衛他所知道的呢?他為什麼不批評、駁斥與他不同的生命觀點呢?他為什麼還容許人在他的生命教育教室裡對生命各說各話呢?他或許怕人們說他不理性或獨斷,以致於不支持他的生命教育,於是他為了表明自己很理性又具包容心,他就容讓五花八門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在他的生命教育教室裡講說不同的生命信仰與主張。他甚至批評那敬虔的基督徒太過於堅持聖經,又說聖經的意義也要由人的理性來裁奪,於是詭詐地貶抑甚至打壓那敬虔者的思想言論,以致於使忠於聖經教訓的基督徒無法在他的生命教育教室裡宣講唯獨出自聖經的生命真理。這豈不清楚表明他不知道生命的真理嗎?他若真知道生命的真理卻又如此行,豈不表明他是生命的撒謊者嗎?但認識生命真理者不可能是撒謊者。因此,很清楚,他不知道生命的真理,但卻假裝知道並從事生命教育,因而他確實是撒謊者。總之,他若不是真知道而卻佯裝不知道生命意義的撒謊者,就是真不知道而卻裝作知道生命意義的撒謊者。但無論何者,他都是可惡又可悲的自欺欺人的撒謊者,以謊言欺騙自己以及一大群想追求並要與人分享生命意義的人。
  可悲的人生啊,生命本就充滿痛苦、苦難與死亡,但卻又充滿數不盡的生命意義騙子。我們如何才能脫離這一切,脫離痛苦、苦難與死亡,又脫離生命意義的騙子?我們被圍困在這世界之中,在其中瞎闖亂撞,滿懷恐懼,靠運氣過活。誰能救我們脫離這悲苦的人生?誰能救我們脫離這沉重而陰暗的世界?
  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我的天父啊,你是我們唯一的盼望。藉著聖經,你向我們啟示你是萬有的創造者,又向我們啟示你愛我們,並且在創世以先就在基督裡愛我們並揀選了我們,因而預定我們藉著主耶穌基督得救,並以聖靈重生我們,使我們成為你的兒女,免於罪與死的勢力。既然如此,我們雖然被造在世界之中,與其他的受造物存在一起,受制於物質法則,也無法超越時空的限制,但因著你創世之前的預定,我們的生命就不是偶然的、可有可無的,或可由什麼受造物所左右、傷害與毀滅,不,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不是隨機而無緣由的,而是定然如此的,因為都是你預定的。因此,你說你必保守我們,聽我們的禱告,回應我們的祈求,滿足我們生命的需要,又要賜我們永生、榮耀、尊貴,這都是必然的,因為都是照你自己預定的美意。
  我的天父啊,我們相信聖經是你的啟示,是你沒有任何錯誤且永不廢去的話,但我們甚為軟弱,依然小信,甚至不信。請清楚向我們見證你的話是可信的,或者幫助我們能堅定地相信你的話。你最清楚,我們必死在這冰冷殘酷的世界中,你也最清楚,我們渺小而卑微,算不得什麼。你聽到我們痛苦的呻吟、哀號,看到我們遭遇苦難時傷心、無助、害怕地流淚哭泣,甚至看到我們因忍不住痛苦的折磨而對你憤怒生氣。我相信,你最能明白也最能憐恤我們這可悲罪人的處境,你最知道我們何其地需要你。
  我的天父啊,請幫助我們,及時地拯救我們吧。請差遣你的使者守護我們,使我們免於黑暗力量的吞滅。你若不出手救拔我們,誰能救我們呢?你若不在我們身上彰顯你的大能,誰會信我們所信的是創造宇宙的大能者呢?你若不守護我們,給我們暴風雨中的平安,誰會願意就近我們而與我們一起信靠你呢?你若不親自為我們作證,我們如何能在世人面前見證你呢?你若不讓我們明確地知道你愛我們,我們如何能相信這宇宙是由一位無限的愛者所創造的呢?如何相信我們的生命有盼望又有意義呢?你知道我們經常走不下去,甚至已經倒下,無力再起,任由疑惑、抱怨、苦毒、羞愧攻擊我們,你為什麼還默不作聲呢?你為什麼還不出手拯救我們呢?當死亡進入我們的家,擄掠我們的家人,傷害我們的孩子時,我們在天上的父親,你在哪裡?有人控告你說,當地上的父親為他們得重病的孩子奔波勞累時,那位宣稱是那些可憐人的天上父親在哪裡?所以,他說這就是為什麼他不是基督徒的理由,因為他認定你是說謊者,認定聖經是一本騙人的書。你為什麼要容讓這種有名望的無神論哲學家來否定你呢?你為什麼不在你的兒女們身上為自己作證呢?你為什麼不在你的僕人身上為自己顯出你的榮耀呢?請伸出你的手來,請向我們講話吧,讓我們 知道你與我們同在。
  我的天父,無論如何,至今我仍願意相信你就是生命的意義,因為我相信你就是愛。因此,向我這可憐又可悲的人顯明你的愛吧,幫助我確信我是你的兒女而你是我的父吧。我雖是罪人,但作為一位父親,知道為父之心,明白父親對兒女的愛。更何況你!你這位至高的聖潔者,你這位在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捨己的無限愛者,作為我天上的父親,你更明白我需要你的愛,你更知道我要你親手擁抱我們,將我藏在你懷中,讓我感受到你的體溫、你的心跳、你吹在我臉上的氣息。我不相信你愛看我們受苦的樣子,我不相信你看我們痛苦就高興,我不相信你總是要在我們痛苦得幾乎要死時才要理會我們,我不相信你像所有世上冷酷的高傲者或許多可惡的人父那樣如此地難以取悅。不,你是我的天父,慈愛的天父,願意為我們捨命的上帝,你不是人,最慈愛的人的慈愛都不如你的慈愛,你的慈愛永遠長存。我相信,你深知道我對你的呼求是我的奮鬥,生命的奮鬥,更是信仰的奮鬥;我也知道,我不配得你的賞賜,但我求你,請像慈父疼愛兒女那樣疼愛我。作為兒女,我本不能給你什麼,但卻需要你的愛,真實的愛,具體的愛,飽滿的愛,我能感受得到的愛。給我這愛吧,我在天上的父。請你在我身上行施拯救,在我家顯出你的救恩,以此確實讓我能有憑有據地相信你是我唯一的盼望,同時也是我、我的家人、我的教會、全天下你兒女的生命意義。 
    為此,我的天父,我的主,賜我勝過痛苦、不幸與死亡的力量,也賜我一顆不死的心,純粹、堅定與不妥協的意志,讓我在各種處境中,在失敗與被打擊中,在朋友與弟兄的背叛中,在極孤獨中,都依然能專一心志地相信仰你,全心全意地聽從你的吩咐,盡心盡力地愛你,義無反顧地做你命令我去做的事,捨命地完成你對我的呼召。
  我的父,我的主啊,讓我相信也讓我確知,你給我的恩典完全夠我用,你賜我的力量足以勝過這世界的種種權勢,以致於我要對著痛苦、不幸與死亡唱歌,我要對著魔鬼撒旦歡呼;我要對他們說,來吧,我的主是復活的基督,我的父是創造宇宙萬有的主,你們是誰?你們不過是我主腳下的敗亡者,我父審判下的死囚,終將滅亡殆盡。至於我,我的生命與我主耶穌基督一同藏在我父上帝裡面。我主,我父啊,你就是我的生命,我的意義,我的力量,我的盼望,我的喜樂,也是我的榮耀,永恆的榮耀,屬天的榮耀。阿們。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