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3

耶穌之死:寫在2013年聖誕節前/柯志明教授

耶穌之死
寫在2013年聖誕節前

柯志明
20131224

         
明天又是紀念耶穌誕生的聖誕節,這是歐美基督教國家的大節日,現在也已是西方文明風行之地的重要日子。臺灣不是基督教國家,但聖誕節也成了臺灣人期待的節日,年輕人尤其喜愛,他們無不等待聖誕夜來臨,想通宵達旦徹夜狂歡一番。當然,這些趁聖誕節狂歡的種種活動與耶穌實無關聯,以致於不可能以此紀念他。其實,一個人若不能真正理解耶穌的死,根本不可能真正認識他的誕生,當然也就無法紀念他。只有一種人能紀念耶穌,也只有一種人真能擁有耶穌並被他擁有,就是與他一樣被世界判死刑的人,也就是回應他的呼召而捨己背十字架跟隨他的人。

        1.無論你喜不喜歡,無論你是不是基督徒,你都必須承認耶穌是最為獨特的「歷史現象」,他的出生改變了人類歷史,也改變了人類的歷史意識。他的出生年(實際上有四至六年的誤差)已成為全世界計算歷史時間的紀元,今年是2013年,也就是耶穌出生後的兩千零拾參年。但最值得所有人與歷史學家思想的是,耶穌為何是一個歷史現象?耶穌這個以色列人為何能創造新的歷史紀元又能改變歷史的進程與方向?按常理,這幾乎不可能又難以想像。
        耶穌是個偏僻鄉下的木匠,沒有正式受教育的記錄,他的公開活動約只有三年,願意跟隨他的門徒,都是漁夫、稅吏這些無學問的小民。最後,他被判處死刑,死時才三十三歲。死後,跟隨他的門徒都四散逃離。歷史名人中,只有公元前第四世紀建立希臘帝國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56 – 323 BC)與耶穌同歲死,但他對歷史的影響不能與耶穌同日而語。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能改變歷史?為什麼他那些無學問無地位的門徒後來又能改變歷史?無論你多麼痛恨、輕視、不屑耶穌,你都要回答有關「耶穌現象」這個人類歷史事實的問題。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雖然之愛/ 柯志明教授

雖然之愛

柯志明

20131214

  
    1.近來的同性婚姻爭議中,贊成者常批評基督徒對待同性戀者的一種態度,即「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愛同性戀者」,或者反過來,「愛同性戀者,但不認同同性戀行為」。出名的公共意見人物特地為文批判,但最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有教會報社記者也激動地想罵這種態度「法克」(fuck),說這是「假道學」,其低級之程度令人不敢置信。如果連自稱基督徒的人都不能接受這種態度,連教會報社都接納或支持這種低級記者,那麼非基督徒與同性戀主義者會對此感到「作嘔」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基督徒的這種態度難以理解嗎?不難理解,因為這是一種常見的道德態度。例如,我們會說,「雖然你錯了,但我不會怪你」,「雖然你傷害我,但我不會與你計較」,「雖然他作惡多端,但我們還是要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雖然他是罪犯,但我們還是應尊重他的基本人權」等等。如果這些是我們常有的道德態度,那為什麼基督徒說「雖然我們不認同同性戀行為,但我們仍愛同性戀者」就令人「作嘔」並想罵「幹」(「法克」的字義)呢?我相信對此態度反感者不是因為這種態度本身,而是因為他們不滿同性戀在道德上被基督徒否定。
    其實,基督徒的這種「雖然」的態度看似平常,但卻極珍貴,不但值得人們珍惜,更值得效法。社會雖不乏這種態度,但徹底實踐這種態度的人很少,以致於許許多多不幸者或不如人者難以在社會中抬得起頭來,重新作人,有機會自我實現。因此,或許基督徒表現這種態度的方式有諸多不完美,但這種態度原則上應受鼓勵與讚賞而不是嘲諷或批評。

Saturday, December 7, 2013

宗教信仰與公共意見/柯志明教授

宗教信仰與公共意見

柯志明
20131207


    作為公民,與所有宗教信徒一樣,基督徒當然有表達公共意見的權利,但是這項公民權利在同性戀主義文化的大潮流中不斷受到挑戰與攻擊。這種情況在當前臺灣的同性婚姻爭議中表露無遺,基督教信仰在此中不斷被醜化、妖魔化,似乎被有心人有計劃地建構為落伍、獨斷、可怕、非理性的全民公敵,意圖激起臺灣人對基督教信仰的怨恨。


    1.1014日法務部舉辦的「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中,我第一次聽到同性戀運動人士的下述說法:一夫一妻制是基督教的婚姻觀,我們不是基督教國家,而且基督徒只佔臺灣人口的極少數,所以我們不應該一味順從基督教婚姻觀,等等。這意思是說,維護我國民法的一夫一妻制其實是在維護基督教的婚姻觀。
    後來115日我在公視「有話好說」節目中的「同性戀不自然」言論引爆國內的同性戀論戰,在網路上,我也看到有很多人持上述意見,攻訐謾罵的用語更難聽,我甚至被罵為「學術神棍」、「用學術包裝基督教對同性戀的歧視」等等。很不幸,一些大學教授、公共意見人物、哲學工作者也在強大的同性戀主義潮流下不能免於這種文化激情,紛紛撰文直接或間接批評、挖苦、嘲笑我。
    這種言論在我看來只是一種假借「人權」、「婚姻平權」口號的「文化霸權鬥爭」手法,故意把反對同性婚姻的人貼標簽,打成少數「激進基督教保守分子」、「基督教右派人士」,意圖激起大眾的敵意,暗示不信基督教的臺灣人不要認同這些少數基督徒的「偏見」。
    有人把這種意見用比較冷靜的方式表達,即公共事務的爭論不應帶特定的信仰立場。簡單講,公共事務的爭論要保持客觀中立,也就是不應帶有個人的主觀偏見。這話得簡單、清澈、動聽,卻完全沒有根據,也不符合事實,需要駁斥。

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1130 Ketagalan Blvd (1130全民上凱道 反同性婚姻 反修民法972 )

1130 Ketagalan Blvd 

Today (November 30, 2013)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gathered on Ketagalan Blvd; those people represent the silent majority of Taiwan society. What Rev. Dr. Immanuel Chih-Ming Ke defends are heterosexual marriage, family, and the well-being of next generation of the silent majority. 

(Our blog has the permission from Coalition for the Happiness of our Next Generation to utilize the photo)

Monday, November 25, 2013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民事法學中心「新型態家庭結構之法制發展座談會」發言稿/柯志明教授

男女兩性婚姻及其形成之家庭的普世價值
駁以「婚姻平權」為理由將民法親屬篇婚姻章節條款去男女兩性化之修法提案

柯志明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臺灣大學哲學系兼任副教授
20131122 臺灣大學法律學系霖澤館視聽教室


*本文已收入於《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橄欖華宣出版,2016,以及
已刊登於《月旦法學》,227期,元熙出版公司,2014.4 ,頁284-291。


       立法院已一讀通過由民進黨立法委員尤美女、鄭麗君等提案修訂我國民法親屬篇,將婚姻配偶去男女兩性化,宣稱如此做是為了實踐「婚姻平權」,使同性戀者與異性戀一樣得以合法結婚。若修法成功,我國將合法化所謂的「同性婚姻」,同性結合(same sex union)將被國家法律所認同。這絶不只是親屬法律的修訂,更是基本倫常秩序的根本變更,也是有關性、婚姻、家庭之普世倫理意義及關係的變革。
    當臺灣正明顯快速地步上歐美將性、愛情、婚姻、生育、家庭之整體性與連續性割裂開來之風潮的後塵時,我們一定要問:如此修訂民法親屬篇是否合理?修訂後我們的社會將更好還是更壞?為此,在決定是否支持修法前,我們應該仔細詢問並思想:何謂婚姻?何謂婚姻平權?同性別者可否結婚?同性婚姻是否為基本人權?將婚姻去男女兩性化會帶來什麼社會後果?本發言稿將簡要地回答這些問題。. . . . . . (繼續閱讀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台灣基督徒學者反同性戀主義言論遭扭曲

田偉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11251059 (PST)
台大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近日在媒體
反對同性戀主義者鼓吹的
「同性戀自然論」。(圖:視頻截屏) 
知名基督徒學者、台大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近日在媒體反對同性戀主義者鼓吹的「同性戀自然論」而遭斷章取義並引發抗議。有關部門呼籲包容多元言論並促雙方溝通以化解誤會。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台灣大學兼任教授柯志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批評「同性戀與異性戀都是自然的」論調。不過一些別有用心人士對柯教授的言論進行扭曲或斷章取義,導致一些不明真相的學生不滿。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Statement on the “Meeting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Partners” at the ROC Ministry of Justice/ Dr. Immanuel Chih-Ming Ke

Statement on the “Meeting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Partners” at the ROC Ministry of Justice



Immanuel Chih-Ming Ke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Ecological Humanities, Providence University in Taiwan. 
Adjunct Associate Professor of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ct. 14th, 2013. Civil Service Development Institute. Room 203.
Translation © Sola Scriptura 2013



     1. The “Meeting Objective” for the “Proposal of ‘Meeting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Partners’ at the ROC Ministry of Justice,” which is attached to the “Meeting notification letter of Ministry of Justice” (September 30th, 2013. No. 10203510820) clearly states: “According to the 78th point of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of the Review of the ROC’s Initial Reports on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ICESCR),’ The Experts are concerned at the lack of legal recogni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families in the country and that only heterosexual marriages are recognized but not same sex marriages or cohabiting partnerships. This is discriminatory and denies many benefits to couples of same sex or cohabiting partners.” Thus, the responses to the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of two Covenants become the objective of this meeting.
    The more complete opinions of mine,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marriage or same-sex partners, are presented in the statements of “Advisory Meeting of Experts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Partners” on April 14th, 2012, which was held by Professor Yu-Zu Tai of Taipei University, and “Focus Meeting of the Research on the Legalization of Same-Sex Marriage in Taiwan” on August 15th, 2013, which was held by Professor Shyue-ren Teng of Central Police University. Please consult these statements. The following section is my personal opinion on the Concluding Observat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of two Convents, and a brief statement on whether same-sex marriage should become the ethical relationship and marriage system that are positively entitled to protection by the State.

新型態家庭結構之法制發展座談會/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民事法學中心


Thursday, November 14, 2013

台灣醒報:我要捍衛柯志明老師的言論自由

我要捍衛柯志明老師的言論自由
余杰(中國異議作家)


我來自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因為捍衛言論自由,付出了被中共特務拘押、軟禁、綁架、酷刑乃至險些喪失生命的代價,最後不得不流亡美國,在言論自由有保障的美國,終於得以自由地寫作和思想。


因著自己的切膚之痛,我對言論自由的議題相當敏感,對任何傷害言論自由的做法和企圖都深懷警惕。當我看到靜宜大學的某個學生社團,因柯志明老師在媒體上發表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言論,而向校方發起措辭強硬的聯署信,深感不安。


在我看來,柯志明老師所説的「不自然」,只是他對同性戀及某些身體殘障的客觀描述,那是對一種事實和狀態的陳述,而非歧視性的言論。柯志明在哲學和神學研究的同時,長期關注社會公義,關心弱勢群體,絕非僵化傲慢的「知識貴族」。不過,如果有關人士確實覺得被柯志明的言論所冒犯,不同意他的表述,當然可以提出異議,或者與之共通和討論,或者投書媒體直接批評。

Saturday, November 9, 2013

The Liberty Times 自由時報 - 同志不自然說法 正反意見爆舌戰


〔記者陳怡靜、歐素美/綜合報導〕多元成家草案引發熱議,公視「有話好說」節目日前討論同性婚姻可行性,靜宜大學副教授柯志明指兔唇、同性戀、天生缺手者皆為「不自然」,引發外界批評言論歧視,有靜宜學生社團憤怒發起網路連署,要求柯志明道歉,並向校內性平會提出抗議與申訴。

Wednesday, November 6, 2013

20131105有話好說:同志婚姻立院審查!台灣將成亞洲第一?

來賓:
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護家盟發言人 陳志宏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 柯志明
作 家 王倩倩
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王蘋
同志婚姻伴侶 黃美瑜
同志婚姻伴侶 游雅婷



http://talk.news.pts.org.tw/2013/11/blog-post.html#mo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idGc5W2CbY#t=46

Tuesday, October 22, 2013

Christian Daily 今日基督教報-婚議題首度公開交流 攻破同婚法推行漏洞與代價

2013/10/21 上午 09:00:00 記者張嘉慧/台北市報導

台灣同性婚姻法案一讀已通過,進入立法院二讀關鍵階段,法務部14日首度召開歷時3小時的「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由法務部次長陳明堂主持,政府相關部會也派人員參與,邀請正反兩方10多位代表各自表述, 針對同性伴侶婚姻能否合法化或另採取相關法制化進行討論。稱採取中立的法務部表示,會將這些意見統整成報告,送交立院做參考。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3

法務部「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發言稿

法務部「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
發言稿

柯志明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臺灣大學哲學系兼任副教授
20131014 公務人力發展中心203

*本文已收入於《無所謂「同性婚姻」:婚姻的本性與價值》橄欖華宣出版,2016

        1.此次「法務部開會通知單」(102年9月30日,法律字第10203510820號)所附〈法務部「同性伴侶法制化意見交流座談會」計畫書〉之「會議目的」明言:「依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華民國初次報告國際審查會議結論意見』第78點意見,我國現行法律缺乏對婚姻家庭多樣性之認可,且只有異性婚姻受到認可而不包括同性婚姻或同居關係,因此,國外專家認為未規範同性伴侶組成家庭之權利,是對同性伴侶的歧視,並否定了同性夫婦或同居伴侶的權益保障」,故如何回應此兩公約之國際審查意見,乃此次座談之目的。
       本人有關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侶法制化之更完整意見已陳述於2012年4月14日臺北大學戴瑀如教授舉辦「同性伴侶法制化專家諮詢會議」發言稿,以及2013年8月15日中央警察大學鄧學仁教授舉辦「臺灣同性婚姻法制化之調查研究焦點座談會」之發言稿,請法務部詳參。以下只針對此兩公約之國際審查意見表示個人意見,並簡論同性婚姻應否成為國家積極立法保障之人倫關係與婚姻制度。. . . . . . (繼續閱讀)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uesday, October 15, 2013

無可取代的男女兩性婚姻: 駁所謂「同性婚姻」及其法制化提議/ 柯志明教授

無可取代的男女兩性婚姻
駁所謂「同性婚姻」及其法制化提議


柯志明*
20130815法務部4421會議室
「臺灣同性婚姻法制化之調查研究」焦點座談會發言稿


橄欖華宣出版,2016


    有關同性伴侶或同性婚姻應否法制化,我已於去年(20124月14日受邀參加臺北大學戴瑀如教授召開之「同性伴侶法制化專家諮詢會議」之發言稿〈論法律應保障的性關係與婚姻制度:兼論同性伴侶法制化的法理疑議〉一文[1]中有清楚的論述。本發言稿不重覆前文論述,僅就座談會所擬討論問題表示意見。

     1.所謂「同性婚姻」(same-sex marriage),即同性別者所締結的婚姻。這是否為婚姻?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先定義什麼是婚姻。
    「婚姻」(marriage)意指,締結的男女雙方誓願相互委身,彼此忠誠,樂於共同生養兒女,建構家庭,維繫倫常秩序,以實現人性價值與生命意義的盟約關係(covenantal relationship)。這種盟約關係所涉及的不只是締結婚姻者之間的情感與意願之實現,更是整個社會、國家與人類的普遍價值之實現,因為,現實觀之,這種婚姻是整個人類社會得以穩固、延續、興盛、有意義、有價值的基礎。其中,「生養兒女」尤其要被高舉強調,因為無此則整個人類社會文化無法延續,生命之尊貴、價值與意義皆不可能實現。. . . . . . (繼續閱讀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Monday, October 14, 2013

同性婚姻可否成形 法務部開交流會


NOWnews  20131014日 下午6:18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法務部今(14)日首度針對同性伴侶婚姻合法化、法制化,召開意見交流會,讓贊成者與反對者表達自己的看法,聽取各方意見之後,法務部將匯集這些意見進一步商議。

靜宜大學副教授柯志明說,依兩項國際人權公約的婚姻家庭條款,台灣應立法積極保護的是男女異性婚姻,而不是另外一種婚姻,因為唯獨異性婚姻有自然形成家庭的能力,形成的家庭也才是社會自然基本的團體單位。

他認同同性戀基本人權須受到保障,但不表示享有基本人權就意味在這項人權領域內,可以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即便每個人都享有婚姻自由的權利,也不意味著這個人可以任意結婚,就好像一個人享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也不能隨便說話是一樣的。

根據中央社報導,有位已完成結婚儀式的同志,與伴侶要結婚時告知父母,父親卻回應「你們在一起就好,幹嘛要結婚,弄得眾人皆知?」所以她希望同志婚姻可以法制化。

一名同志的母親說,身為父母,當兒女有伴時,「你的快樂是快樂無以復加」,她希望大家不要被「婚姻」這個名詞給綁住,也不要拿「婚姻」這個名詞綁架他人。

Tuesday, October 8,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 學者:同性戀愛情是同性婚姻必要條件


全威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10081643 (PST)

同性戀情侶之間的忠貞、委身與扶持能為他們的愛情正當化嗎?同性戀愛情究竟是同性婚姻的充分條件還是必要條件?台灣知名基督徒學者柯志明對此有較為深刻的探討。

同性戀主義者宣揚說:愛情的真正價值在於相愛者之間的彼此忠貞、相互委身與扶持的關係,同性戀情侶若能表現出異性戀一樣的忠貞愛情,豈不十分美好?同性戀愛情豈不和異性戀愛情平起平坐?

Wednesday, September 25, 2013

It is well (the story behind the famous hymn) performed by Colin Battersby



1. When peace, like a river, attendeth my way,
When sorrows like sea billows roll;
Whatever my lot, Thou has taught me to say,
It is well, it is well, with my soul.

o Refrain:

It is well, with my soul,

It is well, it is well, with my soul.

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 同性戀主義能以「不得已」當擋箭牌嗎?


全威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09231245 (PST)

同性戀主義有時拿「身不由已」的理由強化自己的性價值觀。他們主張,「不得已」的事無對錯可言,同性戀是不得已的,所以同性戀主義不該被批判。但基督徒學者柯志明指其似是而非之論。

Friday, September 13, 2013

St. Francis’ Love of Nature: The Secret which Cannot be Understood by Modern Atheistic Ecoists

St. Francis’ Love of Nature
The Secret which Cannot be Understood by 
Modern Atheistic Ecoists


Dr. Immanuel Chih-Ming Ke
柯志明

St. Francis of Assisi (1182-1226) was a man of mystery. He was a fanatical follower of Jesus Christ, so he couldn’t be easily understood by modern ecoists. Perhaps, modern people can slightly conjecture what the spiritual intentions of St. Francis might have been only by humming the song, “The prayer of St. Francis”[1]. It was written by later generations, but this is quite insufficient to achieve an understanding of Francis’ fanatical enthusiasm, which is beyond our simple understanding, of his will to follow Jesus Christ. Many modern ecoists choose to like him and then to praise him highly. They also choose to separate him from the Christian faith (or orthodox Christian faith); on the one hand, he is exalted to be the patron saint of the environment and of animals, and on the other hand, through him, Christian faith may be criticized because it turns out to be an extremely anthropocentric religion that tramples on nature. However, and unfortunately, Francis would inversely criticize these modern ecoists for their misunderstanding of him, and for their whole misunderstanding of the tenets of Christian faith; most likely, he would declare that they are actually extreme anthropocentricists on their own account and that the root of ecological crisis is hidden in these atheistic modernists’ way of thought and deed.






[1] See William Ng ofm’s (伍維烈) “The Peace Prayer which is not Attributed to ‘Francis’” 〈不是「方濟各的」和平禱詞〉See: http://www.ofm.org.hk/200-Sprituality/ 222- Articles/ 2221Franciscan _Spirituality/wn-peaceprayer.htm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Be Thou my Vision - 8th Century Irish Hymm performed by Robin Mark

Be Thou My Vision - Jaime Jorge

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 基督徒學者柯志明:如何看待同性戀除病化?

201309121131

同性戀主義者以心理學將同性戀去病化為理由,主張同性戀不是疾病,而是正常的。但基督徒學者柯志明反駁此說欠嚴謹,充滿著政治色彩。

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將同性戀自《心理異常之診療與統計手冊》中刪除;1992年,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編定之《國際疾病分類》刪除同性戀。

Friday, September 6,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 性與手類比? 學者駁同性戀主義左撇子論


田偉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09060938 (PST)

同性戀主義者善拿「左撇子論證」為自己撐腰,鼓吹「同性戀不過是異性戀之外另一種戀情的表現,好比有人慣用右手,有人慣用左手,兩者都合乎自然,只是方式不同。」這種類比恰當嗎?有基督徒學者撰文反駁。

台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曾發表文章分析同性戀主義的「左撇子論證」之謬誤,抨其完全說不通,拿手與性相提並論更是荒唐。

Be Still My Soul

Saturday, August 31, 2013

聖經是上帝的話:評彭國瑋的《見證耶穌是基督》並由之申說聖經教義/ 柯志明教授

聖經是上帝的話
評彭國瑋的《見證耶穌是基督》並由之申說聖經教義

柯志明*
20130529講於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

案語:去年(2012)初有主內弟兄告訴我,聖經公會翻譯顧問彭國瑋博士出版了一本有關釋經學的書,聽說引起一些教會的批評議論。後來,又有另一位弟兄希望我能為文評論這本書,但我告之以沒意願;不過,我告訴這位弟兄,如果主給我一個公開的機會,我就樂意為主說出我對此書的想法。但我自忖,有這種機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我與彭博士幾乎沒有任何工作與生活上的交集。至此,我都尚未讀過此書,只是聽聞而已,不知書的內容為何。直到去年九月底,為了釐清間續聽聞之傳言,我才趁教完臺大的課後到對面的校園書房買一本來一窺究竟。在回臺中的高鐵上,我一口氣讀了前言與前兩講,覺得書中的觀點都是我早已知道的,沒有新意,也就是那些我早已公開明確表示不認同的觀點。值得一提的是,在1998年的一次於士林會幕堂(今之有福堂)舉行的讀書會與2003年中華福音神學院舉辦的詮釋學與神學研討會上,我都曾當面批評過彭博士的釋經學觀念,包括他有關聖經權威的「受感子民說」。現在看來,彭博士的觀念可說完全沒變,只是他的書有更為完整的呈現。四月底,十分意外也十分奇妙地,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的歐力仁所長來信,告知他們的所想邀請我在五月底回應彭博士要在他們所上的演講,主題就是關乎他那本被議論的書的論點。我很快就想到了曾向弟兄許過的承諾,直覺這應是主給我的機會,因而答應了。我相信,這若真是主給我的機會,那是祂要我透過評論彭博士的書講出我自己的聖經信念,也就是肯定聖經是上帝真實無誤的話,是祂拯救人的真理,是人可以藉之走向祂並得永生的道路,是人的生命之光,是基督教會以及世上最高且唯一的信仰權威。我當然相信,這也就是正統教會所持守的聖經教義。由於此非我計劃與意料中之事,因此,我必須說,主確實奇妙可畏,祂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令我敬畏。在這個月裡寫成的這篇三萬餘字的評論長文正是我對主給我這個機會的恭敬回應,也是與彭國瑋弟兄在主裡的相互砥勵,願主鑑察與記念。

我是一個對自己常有疑惑的人,也是一個充滿罪惡、傷痛與失敗的人。我常常問自己:我這樣的生命有什麼意義?我的一生要成就什麼?我如此充滿罪惡、傷痛與失敗的生命有什麼價值?我的那些罪惡、傷痛與失敗怎麼消除、彌補?死亡真地會徹底結束我的生命嗎?我以及我所愛的人事物能持續到永恆嗎?我到底應如何行事為人?我也常問我的學生:如果沒有永生,此生有何意義?在乎非如何行事為人不可有什麼意義?如果沒有絶對的上帝,非如何不可的道德如何可能?又有什麼意義?如果沒有一位必定會按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的公義又全能的上帝,世間德福不一、不義猖狂的現象何以能容忍?為何非當好人不可?如果沒有一位永恆慈愛的全能者上帝,這世間如此多低賤、卑微、痛苦、悲慘而被人所輕視者的生命有何意義?他們能被高舉嗎?能享幸福嗎?作為一個哲學者,我也會問:為什麼會有人存在?命運如此不同的人的生命意義是什麼?為什麼有這個世界?為什麼這個宇宙如此有規則且充滿數學性,又奧妙無比?這是如何可能的?為什麼在這個浩瀚無垠的冰冷宇宙有一顆充滿生命的地球?為什麼這個在宇宙中幾乎等於一粒灰塵的地球有會思想自己與宇宙之意義的人?
        我認為這些都不是空洞無意義的問題,而是關乎我能否有意義活著的問題,是我必須回答的問題。我也相信,這也是所有想有意義活著的人必須回答的問題。但怎麼回答?可能回答嗎?對我個人而言,基督信仰給了我明確的答案,是比所有我所知道的哲學與宗教更圓滿的答案,其實是最圓滿的答案。
        基督信仰的答案來自於聖經,因此,聖經這本書決定了基督信仰的答案是否可信又為何可信。為何可信?因為聖經是創造我及宇宙萬有的創造主上帝的啟示,是祂告訴人的話。因為聖經是上帝的話,所以它告訴我的就是關乎祂自己、宇宙及我生命的真理。這就是聖經何以能回答我問題的理由。聖經對我以及所有人都是意義重大的,因為它是宇宙萬有的創造者對人說而人不可不聽的話。
         對我以及所有基督徒都一樣,聖經是否為上帝真實無誤的話是基督信仰是否可信的關鍵。是,就可信,也當信;不是,就不可信,也不當信。是,聖經就是真理;不是,聖經就是一本充滿謊言的書。
        我完全相信聖經是上帝的話,真實無誤地告訴著我不可不知道的真理。因此,從我有了這個確信以來,我一直努力為聖經的真理與權威辯護,不妥協地駁斥所有可能或意圖貶抑聖經權威的論述 ;當然,我也因此而遭受許多批評、攻擊與毀謗,其中最惡意與激烈的是來自教會內的「基督徒」,而不是教會外的非基督徒。
        感謝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公開評論彭國瑋博士的書《見證耶穌是基督:基督宗教釋經學初探》(2011,香港:研道社。以下簡稱「彭書」,下單引頁碼皆指本書)。彭博士是聖經專家,又是聖經公會的翻譯顧問,對教會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他的聖經觀值得公開討論。我今天是以一個現在須每週講道,二十多年來一直帶領人查考聖經、講解聖經,立志一生研讀並思想上帝話語的聖經學徒,更重要地,親身深刻體會與經歷聖經中上帝的話並被其引導、啟發、鼓勵、安慰的聖經基督徒,來回應彭博士的書。不同於彭博士,我不是專門研究聖經文獻、歷史、考證的聖經專家,最多只能算是一個不間斷研讀並思想聖經的基督徒。但我期望自己對聖經有限的學識與思想能彰顯我所尊崇的聖經之獨一權威與真理。
        我不想評論整本彭書,而只針對其前言、第一講、第二講與可視為本書結語的後記,因為這四篇文字是他整本書的要點,清楚表達他有關基督信仰與聖經的基本觀念以及釋經原則;我看,此書值得討論與駁斥之處就在這裡,因而我的評論就集中於此,其餘第三講到第九講只是此書基本聖經觀與釋經原則的展示範例。一旦我們釐清這四篇文字的觀念及其問題,我們也就可以判斷後七講的解經是否可接受。
        須先表明的是,這不只是一篇有關一本書的「評論文」(評論無需如此長篇大論),更是我自己所堅信的聖經教義的陳述申辯。因此,此文不只針對彭書而發,而是針對與彭書一樣意圖將聖經置於實證史學研究之下並以之「框限」聖經意義的聖經研究潮流而發,並藉之申說己見。


*作者簡介:長期研究、講授、撰述哲學與神學,思想根植於聖經並以之為唯一權威。現任臺灣基督徒思想論刊《獨者》總編輯,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副教授,臺灣大學哲學系兼任副教授,並主持「大肚山研經室」與靜宜大學「聖方濟生態神學與環境倫理研究室」。著有《胎兒與死刑犯:基督信仰的人觀與生命倫理》(2013)、《尊貴的人、婚姻與性:同性戀風潮中基督徒不妥協的立場》(2012)、《愛的倫理:十誡、登山寶訓與基督信仰的倫理精神》(2011)、《理解的應許:聖經詮釋與批判文集》(2009)、《愛之義:婚姻與性愛倫理神學文集》(2008)、《惡的詮釋學:呂格爾論惡與人的存有》(2008)、《談惡:呂格爾〈惡的象徵簡釋〉》(1997等書以及論文數十篇。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死亡、愛與生命的意義:論必死之人能有生命意義的條件/柯志明教授

死亡、愛與生命的意義:
論必死之人能有生命意義的條件

柯志明


*案:本文發表於《獨者:臺灣基督徒思想論刊》,2012年春夏,第23期,頁205-230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Friday, August 30,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 學者:同性戀性愛是「正常」的性行為?


田偉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08300933 (PST)

同性戀主義者挑戰反對人士日常的認知與評價能力,他們主張既然肛交可以實現同性性愛,為何要否認同性戀性生活的正當性?但有知名基督徒學者撰文駁斥此謬說。

台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反駁說,主張肛交正當化就是否定人體器官有特定的自然本性,否定人類能知道並判別器官的自然本性,「這都是一種誇大的強詞奪理,而毫無理性可言。」

Friday, August 23, 2013

The Gospel Herald 基督日報: 學者:同性戀伴侶能構築完美的愛情嗎?

田偉 / 基督日報記者
201308231153 (PST)

同性戀主義者主張同性戀伴侶也可以像異性戀者構造轟轟烈烈的完美愛情。那麼,同性戀的愛情觀具有被肯定的正當性嗎?台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柯志明曾發表文章探討此話題。

柯教授直言,同性戀愛情根本無法與異性戀愛情相媲美,「同性戀愛情是一種不完美、有缺陷、有問題的愛情。」

他指出,同性戀的愛情是建立在極度主觀化、不切實際的虛幻愛情觀上的。這種愛情觀把愛情與性別、婚姻、家庭、生殖、社會關係割裂開來,這都歸屬於現代浪漫個人主義的錯誤愛情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