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June 22, 2008

《獨者》Solitudo Issue 13: Prayer/ Editor

我的父上帝,萬人都當感謝你,都當讚美你,因你造我們又賜我們生命,你賜我們生命又給我們靈性,使我們能認識你,明白你的話,與你交談,能遵行你的旨意;又像你一樣有創造性,有思想,有意志,有情感。

我的父我的上帝,你以塵土造我們,使我們有一個屬乎大地的身體,與大自然連結一起;但你又將生命的氣息吹進我們的身體,使我們成了有靈的活人。但最為奧妙可貴的是,你以你的形像按你的樣式造我們,使我們像你,有你的性情。啊,我們本是受造物,但卻具有你的形像;因此,若說我們具有神性,有何不可呢?這是我們因你慈愛的恩典而有的榮耀!啊,我的父上帝,你誠然因愛而以你自己的形像造我們,使我們在你的創造物中享尊貴。

然而,我們敗壞了你的形像,虧缺了你的榮耀。我們聽信魔鬼的誘惑言語,背叛你,違犯你的命令,因而污穢了你賜給我們聖潔的靈,使之沉淪,喜愛黑暗,不愛光明。從此,我們將身體獻給罪作器具,甘心臣服不義,作惡者的奴僕。由於我們屈服於魔鬼的誘惑,於是邪惡的靈掌控我們的心。我們於是自以為是,自以為義;自私自利,狂妄自大;只在乎自己,不在乎別人;只關心自己的快樂,不理會別人的痛苦。於是我們自以為成了神,目中無人,無法無天。既然以神自居,不服真神我的天父,又豈會服人嗎?既不會服人,詭詐、虛偽、欺騙、紛爭、衝突、惡意害人、相咬相吞豈不是我們生命當有的實況嗎?人類全部的歷史豈不都為此作證嗎?哪一部史書不是這種敗壞人性的記錄呢?

雖然如此,你被我們毀損的形像還不致於消失,我們的人性還保有你的特質,我們的理性、良知、情感還不致於沒有作用。雖然我們仇視你,背叛你,與你為敵,你也還是不間斷地護持著我們。你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愛你的仇敵,因此,讓與你敵的我們的心靈還能思想,良知還能起作用,真情還能流露,於是我們還能有知識、有道德、有性情,否則我們怎能存活呢?因為你不讓黑暗全吞沒我們,你不許魔鬼完全統治我們,以致於我們尚有一點光明照亮著我們的生命,我們尚能靠著一點你賜我們的能力發明文化、創造文明、構設傳統。

不過,我們這背恩忘義又自高自大的滅亡之子,竟不知感恩,故意蔑視你這一切的恩典,反倒將不是神的受造物當作神,將你無限的榮耀變成愚拙可笑的偶像;對那些真正敬畏你的人則極盡嘲笑之能事,甚至群起迫害他們。雖然歷史上偶有批評偶像崇拜的聖賢哲士,他們雖有較為清醒的理智,但由於不完全認識你的真道,又只能信服自己,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斷,因而他們雖有一顆追求真理的心,但因沒有你獨特的啟示,仍然不能真認識你的道路、真理與生命。他們想出許多發現真理的方法,建構許多哲學思想,寫出許多動人心弦的作品;雖富有思辯的理趣,但都非究竟之道,無法改變人心,也不能給人真智慧;這些文字能吸引的就只是那些能讀書作學問的文人雅士,卻造福不了目不識丁的悲苦大眾。

另外,還有一些對生命有深刻感觸因而竭心盡力追求解脫痛苦之道的人,他們日夜思想以體悟存在的道理,最終他們宣稱覺悟了生命真諦。他們發現一切存在都是無常的,沒有恆常存有者,一切眾生都在生老病死中輪迴不已。然而,他們認為人有能力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拯救自己,人可以自力修煉而跳脫一切無常,以達永恆圓滿境界。然而,殊為可惜,他們本質上是對你無知與絕望而變成的高傲者,他們甚至帶著冷淡輕蔑的口吻揚言沒有自有永有的上帝;即便有,也不重要,因而無需理會;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完全的責任,一切都不出嚴格的果報法則;而且一人做事一人承擔;人只能信靠自己,以自己的力量救自己。為此,他們言說道德,教導道德,構造道德學理,建立道德教義,發明道德功夫,並且克苦己身,嚴格修練。

外表看來,他們頗為精進,充滿鬥志,毅力過人,而且思想精密,說理細微。他們的言行使得他們自以為高人一等,別人都是凡夫俗子,他們卻是悟道者。然而他們言說的是什麼道呢?他們教導的是什麼方法呢?他們擁有的又是什麼心靈呢?其實,他們常常一聽聞上帝而色變,一聽聞我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便不耐煩,自以為這都是外道人的可悲信仰。然而,他們憑什麼說沒有上帝,或者說無需理會上帝?他們果真如此慈悲為懷嗎?果真如此無貪無瞋無癡嗎?那麼,為何容不下一位慈愛的上帝呢?為何不承認自己的無能與渺小呢?為何如此固執自己的見聞與能力?為何聽聞人不能自救而需要耶穌基督白白的救恩便覺可笑呢?為何聽聞上帝稱信耶穌基督的罪人為義人的福音便覺荒謬呢?總之,為何因上帝的慈愛而心生不悅呢?那對人的慈悲底下難道不是藏著對上帝巨大的怨恨嗎?啊,我的父上帝,我的主,我們必須靠著你的十字架真理而勇敢說,他們所謂的真諦其實是殘破不全的道理,他們的修行其實是白費力氣,他們的功德其實是微不足道的道德小利,既渡不了別人,也救不了自己,他們所有的一切最後都逃不過深不可測的罪惡與死亡的權勢。

我的父上帝啊,若非你向我們啟示,我們怎能認識自己?誰敢宣稱靠自覺而能洞悉自我?誰敢宣稱靠內省而能知其罪過?我們能覺悟到哪裡?我們又能內省多深?作為有限的受造者,即便毫無阻隔,我們也不能真知自己;我們既然非自有永有者,豈能知己?宇宙何其浩瀚,存在何其無窮,我們這微小得近乎虛無的小生命靠著一顆小腦袋,竟敢誇口說我們能了悟萬法,又能洞觀自己,且能自力以達究境。我們是誰,竟發此狂語?連我們自己的存在都不能自己決定,竟妄想自力以了脫生死,這豈不是我們無知自大的最好明證嗎?其實,沒有你的啟示與光照,我們什麼也知道不了。更何況我們的本性因罪而敗壞,我們的理性、意志、情感因罪而受損,以致於我們的思想、決定、情緒總是歪曲不全。對,我們的罪使得我們無知、無能又情意混亂。但,不只如此,更可怕的是,罪使得我們對此無知,我們竟不知道我們是有病的靈魂,我們整個生命是如此地殘缺不全;相反地,罪偽裝自我以欺騙自我,再加上那惡者撒旦的惡意欺騙,以致於我們的自我顛倒錯亂,以是為非,以非為是,以惡為善,以善為惡,以明為暗,以暗為明。我們哪來的自覺能力?我們哪來的意志自由?不,我們所有的不過是不由自主的奴隸心智,不過是為黑暗服役的受囚意志。但,誰知道呢?誰又願意承認呢?只要我們還不承認自己的卑下,還不謙卑歸向你,誰又能不被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所絆跌呢?

愛我的父啊,只有你有能力把我們從陰間拉出,只有你有能力將我們從死亡中帶回。若非你愛我們,你光照我們,你向我們說話,你訓誨我們,你救我們,我們都將因我們的罪惡而滅亡;即便活著,也只能在那邪惡無情的謊言之父魔鬼手下過悲慘而無知的生活。

父啊,感謝你主動尋求我們,救拔我們,赦免我們的罪,收納我們,不仇視我們。我們活著都因你的慈愛,我們得救都因你的恩典,我們有知識都因你的光照,我們有智慧都因你的訓誡,我們認識你都因你的啟示。

然而,我的父啊,由於你要徹底根絕我們的罪惡,你要從根暴露我們的敗壞,於是你以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來擊碎我們,以顯露我們生命的黑暗。因此,我們的罪惡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前更為清楚明白,而且正是在耶穌基督的教會裡我們才是壞到極處。即便我們宣稱相信我主耶穌基督,加入教會,熱心服事,勤於靈修,遵守禮儀,甚至善於講道解經,能行異能趕鬼,我們也還是極可惡的罪人。表面看來,我們是敬虔的信徒,我們的心靈與人格異於非基督徒。然而,實際上我們是自私自利者,極端自我中心,自高自大,自以為是。是的,我們假藉道德或宗教偽裝那自私的自我,欺騙別人也欺騙自己。我們知道說討好人心的話,我們也知道做會得人稱讚的事。在教會裡,我們更知道說屬靈的行話,以得屬靈的美名;然而,即便我們禱告流淚,也都非關屬靈的事,卻只關乎我們自己的利益。在所謂屬靈的外表下,其實是計算自己的好處,卻要說是為了別人的利益;其實是出於私慾,卻要說是為了公義;其實是為了成就自己,卻要說是為了遵行上帝的旨意;其實是精於計算且見機行事,卻要說一切都隨上帝帶領;其實是為自己打算,卻要說是為了教會的革新;其實是得利,卻要說犧牲奉獻。

父啊,你看,我們是何其敗壞,何其詭詐。你說的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你就是我們敗壞的見證,你的名、你的話、你的旨意終日被我們利用。我們動不動就奉你的名說話行事,動不動就說你已在禱告中指示我們如何如何,動不動就說你給了我們什麼異象,其實你並沒有差遣我們,也沒有指示我們,更沒賜下什麼神秘的異象。所有這一切不過是我們利用你的伎倆而已;我們任意而行,卻要說是奉你的差遣、你的指示;我們因私慾或軟弱而生的幻象,卻堅稱來自你的異象。唉,就算我們奉你的名講道、趕鬼、行許多異能,又如何呢?你並沒有差遣我們,我們也不真心相信你,不全心愛你,而是只相信自己又只愛自己。我們這妄稱你名的罪犯的所做所為與你何干呢?然而,我們卻裝作你光明的使者,其實是逞著私慾而奉行魔鬼心意的差役。我們自以為悔改信你,但那罪仍在我們的肉體之中成了阻礙我們行善的惡律。這罪惡非但沒有消失,而且藉著肉體、利用你的律法變本加厲,偽裝良善,自我欺瞞,讓我們自以為走在光明中,實則是在黑暗裡。因此,在我們之中的聖靈與情慾相爭,以致於我們不能做我們想做的與我們該做的。那惡者更利用我們的軟弱,誘惑我們、吞吃我們、奴役我們,使我們成為黑暗權勢的僕役,而非你光明國度的使者。即便我們居處教堂裡,在教會服事,甚至擔任所謂的「聖職」,被人稱為「牧者」,但我們卻不過是撒謊之父的子,滿口神言神語,卻是鬼話連篇。外表溫柔謙遜,禱告敬虔,講道動人,說理合宜,體貼人心,但誰知道我們是披著羊皮的殘暴之狼呢?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被真信徒指出,也不願承認,何其可悲!啊,除了你以及你所揀選的僕人,誰能識透呢?

主啊,你的話是誠實的,也是為了愛我們,叫我們儆醒。你預言到末日必有許多人對你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然而,你卻要十分清楚地對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做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在你看來,這些想要向你邀功的人,這些自以為奉你名服事你的人,其實是「做惡的人」。他們怎麼會想到他們是「做惡的人」呢?我們又怎麼會知道我們這些自以為服事你的人最後竟然也是「做惡的人」呢?我們怎麼會想到你最後竟然對我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所有你真誠的門徒與僕人都會因你這話而大受提醒,謝謝你告訴我們你將怎麼看待我們,謝謝你先揭穿我們的假面具,謝謝你先警告我們我們將如何可悲地欺騙我們自己。

主啊,你深愛我們,甘願為我們捨身流血,為我們受苦而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然而,也是出於愛,你嚴厲的公義將如何不留情面地粉碎我們那虛假邪惡的自我。對我們這敗壞的罪性,對我們這曾經賣給魔鬼的自我,你是冷酷無情的。也唯有如此,你才能醫治我們這取死的靈魂,把我們從黑暗的國度中救拔出來。

因此,你總是站在我們的對面,看著我們,對抗我們,擊打我們,當然更是帶領我們,保守我們,也安慰我們,鼓勵我們。你容許我們跌倒失敗,你容許我們受敵人攻擊,你故意加給我們災禍,甚至帶我們進入死蔭的幽谷,以致於我們像約伯那樣悲慘不幸,或者也像我們的主在十字架上那樣痛苦哀號「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什麼離棄我」。啊,愛我們的主,這都因為你愛我們。因為我們的敗壞,因而你只有站在我們的對立面才能愛我們。

然而,由於我們愚拙無知,我們不知道生命的諸多困難是你愛我們所致。由於我們軟弱,我們常不按你的旨意向你祈求,卻只顧自己的私利而妄求,以致於求也得不著。本來你應許我們求什麼你都會應允,但由於我們不體貼你的意思而只體貼自己的意思,於是你全不理會我們求什麼。反倒是知道你旨意的聖靈,在我們本不知道怎麼禱告時,按著你的旨意替我們祈求。這樣,我們遭遇與我們所求不同的事,我們避不開我們想避開的事,相反地,我們得不到我們祈求的,我們遇不到我們想遇到的,於是我們憂傷絕望,懷疑你不顧念我們,懷疑我們是被你丟棄的人。我們羨慕那些求什麼就得什麼的人,我們羨慕那些命運享通的人。為什麼我們不像他們?我們想,我們是否大大得罪了你,你是否十分厭惡我們?為什麼給我們的都是與我們想要的相反?主啊,原諒我們的無知,我們不知道我們得到的都是聖靈按你的旨意為我們祈求的,都是對我們最為有益的。我們不該羨慕那些凡事稱心如意、事事順遂的人,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而他們的賞賜也不過如同他們今生今世所得到的那些世人所謂的福氣:健康、愛情、錢財、學問、名聲、地位、權勢等等;而所有這一切都不能存留到永遠,沒有一樣不隨死亡而消亡。至於我們,主啊,你為我們預備的是,我們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我們相信,你為你所愛的人預備的都是最寶貴的,你賜給我們的也必然是最好的,是我們最需要的;即便你給我們不幸、災禍、迫害、屈辱,給我們死亡,甚至給我們地獄,我們都信這都是你要給我們的恩典,對我們是最好的,於我們的靈魂最有益的。你豈不已明白告訴我們,引到滅亡的門路是寬大的,而通往永生的門路則是窄小的嗎?這樣,為什麼我們因人生路途的窄小之苦而抱怨呢?

因此,主啊,我們必須學習完全信靠你,全心愛你,愛到像你愛我們而為我們捨己那樣。對,我們必須為你捨己,不是因為你有缺欠,不是因為你需要我們的救助,而是因為我們必須學習全心信靠你,學習虛己像你。除非我們完全相信你,否則我們不能全心愛你;反過來也是,除非我們全心愛你,否則不可能完全信靠你,以致於無法為你做什麼,更不可能為你捨棄自己。

然而,我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你呢?你既甘願為了我們倒空自己捨棄性命,還有什麼你不願意賜給我們呢?你既願意將萬物連同自己白白地賜給我們,豈會棄我們於不顧嗎?我們到底在憂慮什麼?我們到底在執著什麼?我們到底能為自己存留什麼?我們到底又因何而不信呢?即便我們捨己,我們又失去了什麼呢?我們難道不是原本就屬乎虛無嗎?若非你造了我們,我們又在哪裡呢?我們有什麼不是從你領受的呢?就算我們做惡吧,就算我們背叛你吧,那也需要你容忍又給我們做惡與背叛的機會,否則我們又能說什麼、做什麼?你豈不可以在我們行惡之前將我們滅絕嗎?我們算什麼?豈能以行惡誇口自己的自我與自由?啊,我們本是虛無,我們的生命不能承載什麼,也不能保障什麼,即便我們賺得全世界,最後還是要失去自己的性命,以致於全屬虛空。因此,你勸勉我們也提醒我們: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凡為你喪掉生命的,必救了自己的生命。我們實在必須有從聖靈而來的屬靈智慧以衡量這一切,但我們若不全心愛你,我們又何來屬靈的智慧?

父啊,主啊,一切罪惡都來自於背逆你而高舉自己,愛自己過於愛你,總之,就是高傲。我們本不是神,但卻自居為神;我們宣稱存在沒有中心,其實是以自己為中心;宣稱一切無常,其實自立為常。你知道我們這不可治愈的死病,結局唯有死亡一途。因此,你本可以滅絕我們的高傲,將我們化為虛無。然而,你反而先倒空自己,不堅持自己作為至高者的地位,放棄神一切的尊榮而降卑為人,並成為被釘於十字架的死囚。你這至高者都願意為愛我們之故而不自恃為神,我們這卑微的人還憑什麼對抗你而自稱為神呢?我父我主啊,你是我們的榜樣,走在我們的前面,先做了你要我們做的。你並不空口命令我們,而是身體力行你要我們聽從的命令。

父啊,你是萬有的主,隨己意行作萬事;你命立就立,說有就有;你自無造有,讓死人復活;造光又造暗,施福也降禍。把順服與謙卑的靈賜給我們吧,讓我們如同你愛我們那樣愛你吧,讓我們甘心樂意歸向你、全心投奔你的懷抱,讓我們醒悟你願意將萬有賜給我們,因而有了你就有了一切,沒有你則一切全無。還有什麼比擁有你更大的財富?還有什麼比被你擁有更美滿幸福?我們若不全心愛你,又當愛什麼呢?

啊,我們這愚癡的人哪,我們要為自己圖謀什麼?我們又能為自己圖謀什麼?若你無邊無盡的生命恩典滿足不了我們,又若你所造的這無窮浩瀚且無限奇妙的宇宙滿足不了我們,那麼又有什麼能滿足我們呢?難道是我們自己嗎?我們這可悲的人哪,應當轉向造我們又救我們的上帝,應當仰臉面向以慈愛待我們的父。

萬人之父,萬有的主啊,原諒我們,再造我們吧。給我們一顆新的心與一個新的靈,讓我們能安然活在你裡面,能怡然享受你所有的一切,以你所造的奧妙萬有為樂。

我的父啊,感謝你沒有對我們不耐煩,沒有永遠對我們動怒;你動怒,我們便擔當不起;你不耐煩,我們便要消亡。感謝你在我主耶穌基督裡賜我們救恩,感謝你將自己啟示給我們,感謝你將你自己的道路、真理、生命賜給我們,讓我們得以分享你無盡的權能與榮耀。

父啊,願你高舉謙卑的人,卻使高傲者跌倒;願你看顧實誠而窮苦的人,卻收取以詭詐取財者的性命;願你保護常受欺壓的弱者,卻擊打到處惡意欺壓人的狂徒;願你賜給敬畏你而心裡正直良善的人,卻降禍給藐視你而心懷不義的惡人;願你將智慧與能力賜給虛心的人,卻把愚拙與無能加給自高自大者;願揭穿假冒為善者的把戲,卻為老實人出計策;願你赦免且安慰那些憂心痛悔自己罪惡的人,卻讓那自以為聖潔良善者獨自承擔自己的罪;願你替誠心傳揚且教導你的話語、教訓與救恩的人開路,卻讓那誇口人類才智與能力的人因自己而羞愧。


父啊,願一切虛心且誠心信靠你的人都從你得福,願一切你不算為有罪的人都從你稱義,願一切願捨己追隨耶穌基督的人都從你得永生。願在萬有之中,你的權能、榮耀、慈愛、公義、智慧永遠長存,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