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November 4, 2011

何謂真愛──《聖經》的愛情教訓與對愛情主義的批判╱柯志明教授

何謂真愛──
《聖經》的愛情教訓與對愛情主義的批判

柯志明

        1.雖然愛情不是《聖經》的主題,但《聖經》卻有關乎男女兩性的清楚教訓,基督徒的愛情行為不應越過這些教訓。除非我們明白《聖經》有關男女兩性的教訓並且堅守這些教訓,否則我們無法正確教育、引導並幫助我們的孩子面對愛情,進而行出與其他非基督徒不同的愛情行為。
        對我而言,愛情教育以生命教育為前提,而生命教育則以信仰教育為前提。反乎此,則愛情教育不可能,也沒有意義。對基督信仰而言,若無耶穌基督,則一切免談,因為我們的主說:「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5)。因此,一個基督徒進行愛情教育的核心是進行清楚明白的正統信仰教育。就此而言,包括牧師與教師在內的教會傳道人對基督徒的愛情行為負有無可推委的責任,並因而必須承受更重的審判。


        2.今天是一個愛情主義的時代。社會學家已經觀察到,愛情成了人們的救贖與宗教。 在現代社會,愛情是至高的,不可被貶抑的。似乎凡以愛情之名,皆屬合理。因為相愛,外遇可也;因為相愛,同性戀可也;因為不再相愛,離婚可也;因為相愛, 甚至惡行都成了可歌可泣的浪漫故事。其實,這也是一個以愛之名行惡的世代,一個偽愛情主義的世代。其實,當代社會少有真正的愛情,有的是一股不可遏抑的性 慾望。當代人幾乎習慣性地把性等於愛,把情慾(lust)等同於愛情(love)。把性行為等同於做愛。整天漫談愛情東愛情西,講的其實不過就是性慾,所成就的不過就是不受約束的淫亂。
        3.今天,基督徒以及基督徒的孩子的愛情行為常常與非基督徒無異,因而不但常常無法見證上帝的榮耀,反而製造教會的麻煩,並且加深教會的敗壞墮落,包括性愛神學 的墮落。我在大學裡清楚看到基督徒學生的愛情行為與非基督徒沒什麼兩樣,甚至比非基督徒學生更開放、更自由、更混亂。但令我驚奇的是,這些基督徒大學生卻 也經常熱心參加團契以及什麼靈修班、神研班、聖經研究班等等造就營會。這沒有問題嗎?教會不需要反省嗎?但,問題何在?還是這很正常,無需大驚小怪?其 實,何止基督徒大學生,神學生不也是如此嗎?甚至傳道人不也是如此嗎?對此,我們都有明確的證據。
        因為基督徒也淫亂,因為傳道人也淫亂,因為神學教師也淫亂,因為教會、神學院以及各種營會成了淫亂的處所,所以偽基督教師們就發明許多曲折甚至不可思議的神 學詭辯,宣稱其實只要真心相愛就可以、性愛是上帝賜給人的禮物、同性戀與異性戀沒有什麼本質的不同等等「神學奇譚」。傳道人或神學院教師不但沒有嚴格地按 著《聖經》教育基督徒,反而臣服於五八門的世俗言論之下,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是。今日基督徒的性愛混亂,他們要負最大的責任,因為是他們引入並縱容不合 《聖經》的性愛觀念流竄於教會中。
        4.愛情是上帝創造的情感,內含於人性之中,也是人性能實現的關鍵環節。如果共同具有上帝的形像的男女必須互補結合,那意味著男女的相愛以及「二人成為一體」的 關係才能完全地實現上帝造人的旨意。上帝並未為亞當預備另一個男人,而是為他預備了女人夏娃,以此使他脫離「不好」的獨居(創2:18),這裡有著創造深意。所有輕忽這個有關男女創造之事實與意義者,其性愛婚姻教導都是可疑的,必須被批判。愛情以及它的意義就以這個創造前提為基礎。事實上,未墮落的亞當確實向夏娃發出最為純真美麗的愛語(創2:23),顯示愛情在創造秩序上的價值。
        因此,我必須指出,我不認同你們的事工研討會所訂的標題:「生命教育與性別教育」。「性別教育」是有問題的觀念,應是「兩性教育」才是。因此,更正確的名稱 應該是:「生命教育與兩性教育」,因為上帝只創造男女兩種性別,沒有其他的性別。「性別」是那些意圖顛覆「男女兩性」的世俗性解放主義者、性別主義者刻意 使用的曖昧、混淆、似是而非的觀念,基督徒不應隨他們的腳跟轉。
        因為愛情關係著男女的結合,即「二人成為一體」,因而愛情是「身體之愛」(bodily love),與身體無法分割,也只有透過身體才能完全地表達。以希臘人的話說,愛情是“eros”而不是“philos”或 “agape”,所以C. S. Lewis才會認為有「肉體或動物的性成分」(carnal or animally sexual element)2內含在愛情之中。因為是身體之愛,所以愛情也就是「世間之愛」(worldly love)。這也就意味著愛情並不是一種永恆的愛,因為人的存在狀態(尤其身體)改變,愛情也必隨之改變。
        5. 《聖經》肯定愛情,但並沒有高舉愛情、歌頌愛情。《聖經》不像許多世俗作品那樣稱頌愛情,以致於我們很難在《聖經》中找到單單對愛情的肯定與讚美。根據《聖 經》,我們發現愛情與婚姻不可分,所有對愛情的肯定或深刻的愛情表達都在婚姻之內。當亞當對夏娃發出「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2:23)這樣的愛情言語時,《聖經》便立即接著說:「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雅歌〉應該《聖經》是最直接描繪男女愛情的經卷,但它描繪的是婚姻中的愛情。耶穌基督並沒有有關愛情的教訓,但卻重申〈創世記〉的男女婚姻教訓(太19:4-6; 可10:6-9)。在我看來,最美麗的愛情語言應該是路得的話:
你往哪裏去,我也往那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那 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 你在哪裏死,我也在那裏死,也葬在那裏。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得1:16-17)

        然而,如此浪漫美麗的話是路得對她的婆婆拿俄米講的,而她會如此講是因她忠於她與拿俄米的兒子的婚約之故。沒有對婚姻的忠貞,則路得不可能在死了丈夫之後還能對婆婆講出這樣宛如「愛情」的語言。

        因此,根據《聖經》,我們可以肯定婚姻才是男女關係的中心,愛情的價值就在於實現婚姻的價值。現實言之,婚姻實現愛情的要求與目的,因為愛情只有進入了婚姻 才能圓滿實現。因此,我們根據婚姻的意義確立愛情的意義,我們也必須根據婚姻的意義來規範愛情行為。我主張,對基督徒而言,任何正確的愛情教育都必須同時 是婚姻教育。一個基督徒不可能不明白《聖經》的婚姻教訓而卻能有正確的愛情觀念與行為。
        那麼,婚姻的價值是什麼?在地上延續並顯揚人性中的上帝形像與榮耀。生物都要生殖繁衍,但唯獨人有婚姻並在其中繁衍。上帝要求人有婚姻並在其中延續人的生命 之核心意義在於,只有男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形式能保障並顯揚人性的價值,亦即上帝的榮耀形像。因此,婚姻是尊貴的,因為尊貴的人在其中延續。這就是我們不能 任意對待婚姻甚或變更其意義的理由,也是我們必須嚴肅對待男女兩性關係的理由。因此,婚姻之意義深矣,它關乎著人性之核心價值的實現!任何傷害婚姻這個核 心意義的性愛言論都當受基督徒的批判。
        6.然而,我們必須記住,愛情雖為上帝所造,但愛情也已然受罪的敗壞,以致於現實上純真無邪的愛情幾乎不可能。所有愛情主義的最大錯誤就在於對人性墮落的無知與 輕視,因而忽視愛情因人性敗壞之故而常常是罪惡重大的表現媒介與方式。《聖經》告訴我們,愛情是罪表現的核心方式。當保羅在〈羅馬書〉批判世人故意抵擋上 帝、不敬拜上帝反而拜受造之物時,他為這種悖逆所舉的第一個顯著的罪行就是同性戀行為(1:26-27),將之列於他那張詳細的「罪惡表」(1:29-31)之首。
        我們的經驗完全證實,人的愛情經常是敗壞的、充滿罪惡的,最明顯的例證就是毀壞婚姻的姦淫與淫亂。何其多的姦淫與淫亂是假愛情行之,以愛情包裝,以愛情為藉口!整本《聖經》都為此作證。這就是為什麼St. Augustine說性令我們羞愧的原因,因為我們無法控制我們的情慾3,對他而言,這正是原罪的明證。
        因此,我們必須承認,再怎麼純真的愛情都會受到罪的沾染與威脅,無條件地歌頌愛情是對人性最無知的表現。基督徒不應如此。
        7.基督徒必須比非基督徒人更清楚知道愛情不是唯一的愛,愛情甚至也不是最珍貴的愛。人的愛有許多類型,如男女之愛、夫妻之愛、親子之愛、兄弟姊妹之愛、朋友之 愛、鄰人之愛、自然之愛、真理之愛、永恆之愛、神聖之愛等等。這些愛都直接或間接關係著我們人性與生命意義的實現,有些愛更是不可或缺的。
        視愛情為唯一的愛或最重要的愛顯然是錯誤的,這是所有愛情主義者所犯的主要錯誤。愛情主義者認為,愛情是實現生命圓滿意義的重要條件,因而沒有愛情則生命沒 有意義,不能享受愛情是生命的重大缺憾。基督徒不可能接受這種論調,否則耶穌基督就是一個有重大生命缺憾的人了。其實,沒有愛情並不影響生命意義的實現, 但沒有鄰人之愛、真理之愛、永恆之愛、神聖之愛則生命意義難以實現。
        8.由於愛情不是我們生命的全部,因而我們只能在整體生命的條件下認識並體現愛情。愛情為了生命,而不是生命為了愛情;愛情在生命之中,而不是生命在愛情之中; 愛情以生命為條件,而不是生命以愛情為條件。因此,一個人若對生命沒有正確的、整全的認識,就不可能對愛情有正確而整全的認識。 
        對 一個基督徒,只有在明白整全的《聖經》真理的前提下才能明白愛情的道理。我們不應如此無知地以為,一個對基督的教訓、十字架的道理、福音的真理無知的基督 徒卻可以明白愛情的道理。在沒有清楚教導《聖經》真理的情況下,不應妄想可以教好愛情的道理。那些妄想在《聖經》的教訓之外去教導愛情的道理的基督徒教師 都是當受批判與責備的。
        9.總之,兩性教育離不開生命教育,生命教育離不開基督的教訓,因為耶穌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因而離了祂我們就不能做什麼(約15:5)。根據《聖經》的啟示,我們可以很堅定地說:不認識耶穌基督者就不認識生命,不認識生命者就不認識婚姻,而不認識婚姻者就不認識愛情。
        因此,根本言之,我們應當憂心的是我們的信仰教育、《聖經》教育,然後才是生命教育與兩性教育。當一個教會失去正統信仰,不堅持基本信仰教義,輕忽《聖經》 權威,認為《聖經》沒有客觀意義時,甚至認為耶穌基督不是唯一的生命之道時,什麼樣的生命教育與兩性教育都是無意義的,而且是虛偽不實的。在我看來,臺灣 基督長老教會的生命教育與兩性教育應該要從這裡開始反省起。


按:本文為2011年9月27日受邀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育委員會在桃園楊梅東森山莊渡假村舉辦之2011年教育事工研討會「生命教育與性別教育」之講稿。

1.     Urich Beck & Elisabeth Beck-Gernsheim2000,《愛情的正常性混亂》,臺北:立緒,頁290-350
2.      C.S. Lewis. 1960. The Four Loves. New York: Harcourt, Inc. p.92.
3.      St. Augustine. 1993. The City of God. New York: Random House, p.471.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