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3

耶穌之死:寫在2013年聖誕節前/柯志明教授

耶穌之死
寫在2013年聖誕節前

柯志明
20131224

         
明天又是紀念耶穌誕生的聖誕節,這是歐美基督教國家的大節日,現在也已是西方文明風行之地的重要日子。臺灣不是基督教國家,但聖誕節也成了臺灣人期待的節日,年輕人尤其喜愛,他們無不等待聖誕夜來臨,想通宵達旦徹夜狂歡一番。當然,這些趁聖誕節狂歡的種種活動與耶穌實無關聯,以致於不可能以此紀念他。其實,一個人若不能真正理解耶穌的死,根本不可能真正認識他的誕生,當然也就無法紀念他。只有一種人能紀念耶穌,也只有一種人真能擁有耶穌並被他擁有,就是與他一樣被世界判死刑的人,也就是回應他的呼召而捨己背十字架跟隨他的人。

        1.無論你喜不喜歡,無論你是不是基督徒,你都必須承認耶穌是最為獨特的「歷史現象」,他的出生改變了人類歷史,也改變了人類的歷史意識。他的出生年(實際上有四至六年的誤差)已成為全世界計算歷史時間的紀元,今年是2013年,也就是耶穌出生後的兩千零拾參年。但最值得所有人與歷史學家思想的是,耶穌為何是一個歷史現象?耶穌這個以色列人為何能創造新的歷史紀元又能改變歷史的進程與方向?按常理,這幾乎不可能又難以想像。
        耶穌是個偏僻鄉下的木匠,沒有正式受教育的記錄,他的公開活動約只有三年,願意跟隨他的門徒,都是漁夫、稅吏這些無學問的小民。最後,他被判處死刑,死時才三十三歲。死後,跟隨他的門徒都四散逃離。歷史名人中,只有公元前第四世紀建立希臘帝國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56 – 323 BC)與耶穌同歲死,但他對歷史的影響不能與耶穌同日而語。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能改變歷史?為什麼他那些無學問無地位的門徒後來又能改變歷史?無論你多麼痛恨、輕視、不屑耶穌,你都要回答有關「耶穌現象」這個人類歷史事實的問題。


        2.雖然西方人已多不信基督教,但仍有許多反傳統、體制、權威、倫常的人喜以耶穌為他們的追隨典範,有更多要批判、攻擊基督教的人好以耶穌作為打擊基督徒信仰的手段。他們視耶穌為顛覆傳統與現行體制的革命分子、不受約束的激進分子、我行我素的瀟灑反動人物,當然,他們也視耶穌為包容一切叛逆分子的「愛神」。對他們而言,耶穌從不論斷人、定人罪,也不會審判人,他包容一切,不管你是什麼人、做什麼事,他都包容你。他們極喜歡福音書裡耶穌與妓女、稅吏等罪人一起的故事,更喜愛他救那淫亂婦人免於死的故事(約8:3-11)。他們真是愛極了耶穌,因為耶穌包容一切、赦免一切,總之,有耶穌真好,凡事都可行,什麼都不用改變。
        甚至基督徒也如此。有基督徒不完全相信聖經,對聖經的教訓很有意見,新舊約對他們都一樣可疑,只有耶穌可信,也就是說,只有福音書可信(因為耶穌只「存在於」福音書中)。這當然是淺見。如果聖經不完全可信,四福音書當然也就不完全可信,因而其中的耶穌言行也當然就不完全可信。要相信耶穌,就要相信四福音書;能相信四福音書,就沒有理由不能相信新約;而能相信新約,也就沒有理由不能相信舊約。但這些「耶穌迷」不會理會釋經學原則,他們就只要耶穌。有了耶穌,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也可以對抗不認同且「定罪」他們的基督教。
 
        3.這些自由叛逆分子正確理解了耶穌嗎?當然沒有。其實,真正的耶穌絶對令他們受不了,因為耶穌的生命標準以及對人的道德要求高到必定令他們絶望並觸怒他們的心。請讀耶穌的登山寶訓(太5-7)。
        耶穌確實打破傳統,但他打破的是虛假的、引人誤入歧途、讓人遠離上帝的傳統,藉此,他要回歸真正的傳統,即建立在上帝的教訓之上的傳統,也就是真正的摩西傳統、西奈山傳統,因這是上帝親自建立的傳統。對此,他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可廢去,都要成全」(太5:18),又對猶太人說「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約10:35)。誰比耶穌更敬重摩西的律法,也就是舊約的教訓?今日連許多有學問的神學家、聖經專家都不相信聖經是無誤的,但耶穌卻清楚宣告舊約的話是不可廢的,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可廢去。
        如果律法的一點一畫都不可廢去,那麼耶穌會認為舊約聖經有誤嗎?不,不但無誤,而且都要成全。既然都要成全,誰可輕視律法中的任何一條?現代人不能理解律法的意義,不能理解上帝為何要設立那些看來不可理喻的律法,這都不能反證律法不重要、沒意義,也不能反證律法可不遵守。不,上帝的律法都要遵守,即便你不理解其意。這就是上帝的最高道德權威,耶穌正無條件地護衛這權威。那些想要藉著自由派解經學來緩解、鬆動、解除律法之威嚴者,都與耶穌為敵。
        耶穌對質疑他在安息日醫治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病人的猶太人說:「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著我寫的話。你們若不信他的書,怎能信我的話呢?」(約5:46-47)。請看,耶穌把他自己行事為人的權威建立在摩西的書上,誰比他更肯定摩西?不,他比所有猶太人更傳統、更守護摩西的律法。
        離婚應該很正常又正當吧,沒有當今的自由叛逆分子會反對。但耶穌說,「凡休妻的,若不是為淫亂的緣故,就是叫她作淫婦了;人若娶這被休的婦人,也是犯姦淫了」(太5:32, 19:9);他甚至說:「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姦淫,辜負他的妻子;妻子若離棄丈夫另嫁,也是犯姦淫了」(可10:11-12)。不只如此,耶穌還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太5:28)。想解除一切性禁忌的性解放主義者聽到了嗎?只要心裡有淫念就是犯姦淫!耶穌不但不會認同淫行,他連心裡有淫念都反對,夠嚴格了吧!這樣,耶穌很前衛叛逆嗎?他贊成人在婚姻上可為所欲為嗎?耶穌能為反叛一切傳統的自由叛逆分子背書嗎?
        看啊,耶穌如此地保守、基要,如此地守護猶太人的聖經!他一定會被當今神學院中的那些非常有學問、著述甚多、享有學術盛名的聖經博士專家教授痛批一翻,他會被痛罵為一個固執不可理喻的「保守主義者」、「基要主義者」,當然,也是一個無可救藥的「聖經無誤論者」。誠然,耶穌確實是一個極端保守主義與基要主義者,因為他極端守護摩西的律法以及由之衍生的舊約聖經,視之為比天地永恆的文本,其字詞的一點一畫都不可廢去。
 
        4.現今有許多人想佔據、利用、壟斷耶穌,宣稱耶穌與他們同陣線、站在他們那一邊,人權主義者、女性主義者、同性戀主義者、解放主義者都這麼宣稱。但,耶穌有特別站在哪一邊嗎?他特別認同某些人嗎?他真地特別偏愛少數者、弱勢者、窮人、邊緣人嗎?耶穌確實愛所有人,又確實看重與疼愛弱勢者、邊緣人、窮人,但耶穌沒有特別偏愛他們而輕視其他人。
        不,耶穌沒有站在社會的哪一邊,他只站在他自己這一邊。他超越一切階級,他超越所有人。他是人的絶對座標。除非參照他,否則人將不知自己站在什麼地方以及自己是什麼人。
        因此,耶穌不偏袒什麼人,因為他不徇情面,不看人外貌(太22:16; 12:14)。他稱讚認出他是基督的彼得,但也隨後又罵他「撒但」,因為彼得勸他不要去耶路撒冷受苦而死(太16:23)。他給需要食物的猶太人食物吃,但他也無情地拒絶他們的乞食而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找我,並不是因為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然後勸他們「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約6:26-27)。他甚至公然宣稱猶太人的「父」是殺人、心裡沒有真理又不守真理的「說謊之人的父」魔鬼(約8:44),這是歷史上最難聽、最觸怒人心也是最激進的話之一。對於那假冒為善但卻自視甚高的法利賽人與聖經學者,他七次宣告他們必有禍,而且痛罵他們是「蛇類、毒蛇之種」(太23:33),他根本不把這些上層人士與宗教菁英看在眼裡。
        這樣,請問,耶穌站在哪一邊?他與誰同一陣線?我們要說,他沒有站在誰那一邊,他只站在他自己這一邊,也正因此,所以他被所有人痛恨,尤其那些高傲自大的統治者與宗教菁英,他們一起判他死刑,激動地要釘他十字架。
 
        5.耶穌是清白無辜的,他沒犯什麼該死的罪,這是審判他的羅馬巡撫彼拉多自己說的,但他還是被判處了死刑,彼拉多自己也不救他。誰是加害者?羅馬人?猶太人?統治者?宗教人士?學者?意見領袖?都有!耶穌的死意味著統治者的不公義,宗教人士的邪惡,學者的謬誤,意見領袖的偏頗。很清楚,法律、信仰、學問、倫理都在耶穌的身上扭曲變形,都遠離公義、真理、良知。
        但不只如此,加害者還包括群眾。羅馬巡撫彼拉多告訴猶太人他查不出耶穌犯了什麼該死的罪,他想打了他就把他釋放了,但群眾卻大聲喊著說:「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彼拉多為了撇清責任就對他們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眾人竟然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子孫身上」。於是,群眾「大聲摧逼彼拉多,求他把耶穌釘上十字架」,結果,「他們的聲音就得了勝」,彼拉多就照他們的意思,把殺人作亂的重罪犯巴拉巴釋放了,反而「把耶穌交給他們,任憑他們的意思而行」,於是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太27:15-26; 23:13-25)。
        沒有這麼大的群眾力量,彼拉多不會作政治妥協,出賣自己的良知並犠牲羅馬法律的公正,把他認為是義人的耶穌釘上十字架。群眾當然是耶穌被處死刑的共犯,沒有任何藉口。「群眾」指五花八門的人、各行各業的人,這些人都是耶穌的加害者。在耶穌的十字架面前的群眾是盲目無知的,他們的激情不但不能護衛正義、人權,反而助紂為虐,成為人類救主的加害者,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路23:34)。請問,民主就是正義嗎?民意就是真理嗎?不,絶對不!
        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樣的人在耶穌的死上沒分,統治者、宗教人士、學者、軍警、意見領袖、社會大眾都參與了害死耶穌,也就是說,正因為政治、法律、宗教、學問、民意都死了,耶穌才會被處死。耶穌的死是他們皆已死的結果。因此,耶穌的死清楚告訴我們,不要企求政治會實踐正義,不要企求法律會保護好人、刑罰惡人,不要企求宗教會持守善行,不要企求學者有學術良知,不要企求民眾有是非之心。如果他們會,耶穌就不會死。但耶穌死了!
 
        6.耶穌之死揭露世界之罪惡與黑暗,顯示世界沒有公義、良善、真理。當然,人們會辯稱,世界仍然有非常多善良的人,還有非常多行公義好憐憫的人,還有非常多不認識耶穌、不知他被害死、也沒加害於他的人,怎麼能說世界沒有公義、良善與真理?但是,耶穌死在最重視法律正義的羅馬人手中,死在最認識上帝以及生命真理的上帝選民手中,死在應最認識他與理解他的猶太同胞的「釘他十字架」吶喊聲中,死在他最心愛的學生出賣與離棄他的孤單中,這一切就足夠說明這世界之邪惡與黑暗,其他世人無濟於事,改變不了這個醜惡的事實。
        對基督徒而言,在被釘於十字架的耶穌面前,所有對世界的美言都是虛假不實的,所有肯定人性如何美善的種種人文主義、人本主義、人類中心主義之宗教、哲學、思想、學派都是膚淺的、自戀的、自我欺騙的。事實是,世界雖有良善、公義、慈愛、真理,但卻皆囚禁於罪惡、不義、仇恨與虛假之中,扭曲變形,發揮不了光明作用。什麼思想、哲學、文化、文明甚至宗教在長遠的歷史中向我們證明它能引導歷史向善?什麼人能向我們保證他能維繫人性之美善於不墜?沒有,一個也沒有。儒家的天下為公豈非已被今日華人遺忘的空言?柏拉圖的理想國在哪裡?康德的和平王國曾幾何時出現?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烏托邦不是早已破滅了嗎?還有什麼可令我們期待的?還有什麼可通過十字架的考驗與審判的?真的,一個誠實的人應當在耶穌的十字架前承認,人類毫無希望可言。人類只會把世界帶向毀滅,別無他途;把天地萬有與他自己的創造者判死刑,把要來拯救他的人類救主釘上十字架,這就是人的理性、正義、智慧與良善令人驚奇的最高展現。
        現在竟有人高舉愛與承諾,這是現代愛情主義最響亮的口號,好像生命的美善只剩這個基礎。但,人的愛與承諾算什麼?人能愛與承諾什麼?人的愛與承諾能保證什麼?人的愛與承諾能正當化什麼人倫關係?真的嗎?人的愛與承諾就能合理化人的性愛與婚姻?何其動聽浪漫,但又何其膚淺可笑!不,從耶穌的十字架上看,人的愛與承諾只是墮落的謊言、沉淪的自我欺騙而已,它們所能保障的就是人之邪情私慾的放肆横流。請看清楚,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在愛與承諾底下叛背、傷害他們曾經愛過並承諾過的人,也幾乎所有人都可以愛與承諾之名傷害、殺戮他們所未曾愛與承諾的人。在耶穌的十字架前,人的愛與承諾完全不算什麼!
 
        7.耶穌死了,而且在極孤獨中死去。人都離棄他,他的同胞、學生、親人都離開他,不救他,也無法救他。更不可思議與悲痛的是,他的父上帝也離棄他,他在十字架上悲傷痛苦地大聲喊叫「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太27:46)。沒有比這更悲傷的話,沒有比這更痛苦的吶喊!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但上帝定意將他交給與上帝為敵的世人,以致於他曾「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來5:7),但上帝仍讓他在孤獨中被世人釘死在十字架上。
        正是這樣的一位獨者中的獨者呼召人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能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門徒。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6-27),又說:「你們無論什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33)。他告訴人若因他的緣故被辱罵、逼迫、毀謗便是有福的人,應當歡喜快樂(太5:11)。他告誡門徒必被世界所恨,因為他們不屬世界,世界只愛屬自己的人(約15:19)。他要求追隨他的人要進窄門、走小路(太7:13)。他呼召人為他喪命(太16:25; 8:35; 9:24)。
        在這個意義上,所有想要世界贊同、民意支持、人們喜愛、大家讚美的人都不屬耶穌,所有想要投世界所好、討好人心、得世界所愛的人都不是耶穌的門徒,所有愛惜羽毛、不沾鍋、不表態、不想受傷、不願受害而追求過安全、舒適、愜意之生活者都不會是追隨耶穌的基督徒。這些人過聖誕節只是在利用耶穌,甚至是褻瀆耶穌。
        不,對世界沒有意見的不是基督徒,沒有立場的不是基督徒,不敢觸怒人心的不是基督徒,不願意爭戰的不是基督徒,不想被攻擊的不是基督徒,逃避痛苦的不是基督徒;相反地,與耶穌一樣,基督徒對世界很有意見、有明確的立場、敢觸怒人心、願意為上帝的國與義爭戰、不怕被攻擊、甘願承受痛苦。
 
        8.與自我中心的世人完全相反,基督徒要大聲說:因為耶穌死了,所以這是一個墮落沉淪的世界,充滿邪惡敗壞;因為耶穌死了,所以人都需要悔改,無人有資格說自己沒罪;因為耶穌死了,人不要再高傲自大,不要自以為義、自視為生命的主宰;因為耶穌死了,每個人都必須承認自己的罪、敗壞與邪惡,不應恥於承認自己其實在是活在罪惡、痛苦與死亡中有待救贖的悲慘靈魂;還有,因為耶穌死了,人都要受耶穌的審判,沒有逃離的藉口與可能性。
        因此,因為耶穌被世界釘上十字架死了,因而沒有人可以佔有、利用、壟斷耶穌,也沒有人能對抗耶穌,凡私心自用想佔有、利用、壟斷的以及自大而想對抗耶穌的,都必遭十字架擊碎,自由主義分子、人權主義分子、女性主義分子、解放主義分子、同性戀主義分子都一樣,當然,裝作光明的天使以上帝之名行惡的假基督徒、假先知也不例外。
    然而,同時,基督徒也要大聲宣告:因為耶穌死了但又復活了,因而耶穌的死讓人充滿希望,讓人可因信耶穌得被上帝稱義,讓人因信耶穌而重生,讓人能真正愛自己、愛人與愛仇敵,讓人能超越罪惡而成為聖潔者,讓人能超越痛苦而享有永恆的喜樂,讓人能超越死亡而有永恆的生命,讓人能超越肉體的限制而與至高聖者上帝同享榮耀!
        這就是耶穌以其死所帶來的福音,所有願意過聖誕節的人都應以此紀念耶穌的誕生。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1 comment:

  1. 柯教授:謝謝您的分享:
    也因如此,今年我不帶全家去"慶祝"耶誕節或吃大餐,卻要"紀念"耶誕節!!
    我的心被世界重重一擊!但感謝神確是好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