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March 21, 2014

聖經、教會與神學: 在同性戀主義風潮中的反省/柯志明教授

聖經、教會與神學
在同性戀主義風潮中的反省

柯志明
20140227 講於中華福音神學院


    周院長,各位華神的老師、同工與同學平安,很榮幸並感謝受邀來貴院演講。願聖靈與我們同在,充滿我們,賜給我們一顆謙卑、敬虔並敬畏上帝及其教訓的心,讓我們從祂啟示在聖經中的話得到幫助,並幫助這個世代。

    1.同性戀主義已然成了受現代西方文化影響的自由社會的強大風潮,這個風潮宣稱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是正常的,因而不但不應反對,更應承認其權利,給予同性戀者戀愛、性行為與婚姻的保障。這個風潮已襲捲了整個自由社會,獲得成千上萬民眾、藝人、記者、學生、知識分子、學者、教授、政治人物、宗教人士熱烈的支持,同性戀行為不但早已非刑罰化,許多國家更積極立法認同與保障所謂的同性婚姻,公開倡導同性戀人權與價值。
    我之所以稱此為「同性戀主義」,是因為它不只關乎同性戀這種戀情及其性行為是否正當,最重要地,它宣稱我們用以判斷同性戀是否正常的價值與倫理判斷系統根本有問題,它斷然否定日常理性對男女兩性關係之是非對錯的正常判斷力。我一再強調,這不只是有關性倫理的問題,更是有關我們對男女兩性關係是否有正常認識能力與倫理判斷能力的問題,以及有關倫常秩序是否成立又如何可能成立的問題。這是當代文化的巨大挑戰,也是巨大危機。毫無疑問,臺灣已完全進入這個風潮之中。

    2.對此,教會休想置身事外,基督徒休想保持中立,神學院休想不沾鍋,傳道人休想兩面討好,因為基督信仰是同性戀主義的頭號仇敵。從這個風潮開始捲起,作為性解放主義的同性戀主義已清楚鎖定基督信仰是他們要全力攻擊的首要目標,非置之死地不已,這是西方社會已清楚向我們顯明的。無論你如何向他們表示善意,無論你如何告訴他們上帝以及教會都愛同性戀者、耶穌基督為他們死、他們與所有人都是罪人但也都一樣可藉相信耶穌基督稱義,但只要你堅持同性戀是罪行,是聖經所否定的性行為,他們就堅決與你為敵,就要扣你「歧視」同性戀者,不尊重同性戀者的人權,就要抗議你定同性戀為罪;他們會說,同性戀者不需要你們基督徒的同情憐憫,同性戀是正常的,同性戀沒有罪,同性戀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們基督教。總之,除非你完全認同同性戀,否則同性戀主義者就必定與你為敵。因此,他們徹底仇恨、對抗基督信仰,為什麼?因為他們知道基督信仰清楚否定同性戀行為的正當性,更定之為人悖逆上帝的主要「逆性」記號。除非基督信仰被改造成完全認同、支持同性戀主義,否則同性戀主義者絶不會放過基督信仰、基督教會、基督徒。
    這就是同性戀主義風潮下的基督教會的處境,如同羅得的遭遇一樣,教會被瀰漫整個自由社會的同性戀主義者團團圍住,即便基督徒打開教會的大門向他們示好,善意回應他們,他們仍不領情,仍企圖用盡一切手段「要攻破房門」(創19:9)。
    請基督徒記住,同性戀主義是一個顯眼的記號,它代表著對抗上帝、敵對耶穌基督、顛覆聖經真理的巨大悖逆勢力。同性戀主義對教會的威脅,其實就是敵基督的現代世俗主義對基督信仰的威脅;不,更應該從屬靈上說,它是撒旦在這世代猖狂凶狠的作為。它威脅的不是基督教倫理或聖經倫理而已,而是整個基督信仰與整本聖經。因此,對抗同性戀主義本質上不是在對抗同性戀者或具同性性傾向者,而是在對抗意圖否定整個基督信仰的敵基督風潮與勢力。基督徒必須看清楚,這是一個至今仍不斷藉著各種世俗勢力擴大蔓延的黑暗權勢。沒有上帝的幫助,教會不可能勝過。

    3.我已一再指出,判斷同性戀是否正常,無需高深的學理,只需要日常理性即已足夠。無論科學給我們什麼解釋,也無論這些解釋如何正當化同性戀,都無法否定我們的日常理性就足以判斷同性戀是否正常可行。
    很清楚,同性戀是不正常的愛情,同性性行為是不正常的性行為。即便同性性傾向是天生的,又即便同性戀者之間如何忠貞、專一,都無法正當化同性戀與同性性行為。如果人的某種特質是天生的因而表現這種特質就是正當的,那麼人將沒有什麼行為是不正當的,因為基本上所有人的行為都基於某種天生的特質。但各大人類文明從來不會把天生的特質視為是正當的,就算這些特質我們一生都無法改變或根除,如貪心、嫉妒、猜忌、驕傲、自大、誇口、欺騙、仇恨、無故動怒、無情、不知感恩等等。
    健全的日常理性完全合乎聖經的教訓。聖經的教訓是,婚姻由一男一女締結而成,正當的性關係只能發生在夫妻之中。必須特別強調,這個婚姻關係是上帝親自創造設立的(創1:27-28, 2:20-25),屬乎創造的秩序(creation ordinance)。據此,婚姻基本上不是人類的任意發明。無論歷史上有多少婚姻制度與類型,都無法否定婚姻的原型是男女締結成的一夫一妻關係。理性言之,只有一夫一妻才是能真正彰顯人格尊嚴與實現人性價值的婚姻:一個男人完全擁有一個女人也完全被一個女人所有擁有,反之亦然;在這個「完全」擁有與被擁有的關係中,愛情與性才是圓滿的,男人與女人才是平等的、互補的、一體的。沒有比這個男女關係更圓滿的婚姻、愛情與性的關係。因此,現實上,確實存在種種甚至怪異的婚姻制度,但無論如何,婚姻必定只存在於男女之間。
    聖經的立場是,美好的、良善的、正當的愛情與性關係必須以一夫一妻的婚姻為判準來衡量,凡違反這個婚姻關係的愛情與性行為都是不美、不好與不正當的。

    4.然而,今天婚姻只存在於男女間(還不是更嚴格的一男一女)的常理竟被同性戀主義者激烈地挑戰與攻擊,最令人感到驚訝與不幸的是,連許許多多基督徒、聖經學者、神學家也如此,他們宣稱聖經並不反對同性戀、同性性行為與同性婚姻。
    在我看來,與贊成墮胎但卻反對死刑的成人權利主義一樣,同性戀主義是當代西方文化之敗壞體質最為顯眼的標誌,它激烈而徹底地瓦解我們的日常理性以及基本倫常。我一再地講,如果同性性行為是正常的,那麼就沒有什麼性行為可被視為不正常。也就是說,如果打破與整個人類生命之延續以及倫常文化之建立與承傳的男女兩性這個基於最為基本之生理基礎的性行為都可被視為是正當的,那麼我們將沒有任何根據或標準去判定什麼性行為是不正當的,簡言之,不再有任何性倫理。這不是什麼滑坡推論,因而也沒有什麼滑坡謬誤,而是性倫理原則的徹底解構;性不再有原則,也不可能有原則。請問,既然違反男女兩性最為基本之生理關係的同性性行為可行,那麼家庭中的親子、兄弟姊妹性行為為何不可行?與任何一個人的自由性行為為何不可行?與兒童的性行為為何不可行?多人集體性行為為何不可行?與動物的性行為為何不可行?根據什麼?我完全不認為有什麼學說理論可以回答這個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再講,同性性行為若被視為正常,那麼整個倫常秩序必然瓦解,因為沒有什麼性行為是禁忌。

    5.如果一般人無法按日常理性判斷同性戀是否可行,那麼基督徒至少還有聖經作為判斷的根據。確實,基督徒判斷同性戀不正當不只根據日常理性,更是根據聖經的教訓。聖經在一切倫理判斷中是最為重要的,因為只有聖經能給我們可靠、絶對的倫理判準。為什麼?因為聖經是那永恆、無限、絶對、聖潔、慈愛、良善的萬有創造者與主宰的話,也就是與亞當、挪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及摩西所帶領的以色列百姓立約的耶和華上帝的話,以及道成肉身成為耶穌基督的上帝的話。即便人的日常理性會錯,但上帝的話則永不可能會錯(infallible),事實上也沒有錯(inerrant)。這是關鍵中的關鍵。現實上,沒有聖經,基督信仰不可能,基督徒的倫理判斷也不可能。
    沒有什麼倫理問題聖經不能提供解答,即便不能直接解答,也能間接解答。重點不是聖經給我們一切倫理問題的答案,而是給我們明確而不可置疑的倫理原則。根據這些原則,我們知道什麼是我們應行的義務,什麼是不可行的禁忌,什麼是可行也可不行的自由作為。
    如果聖經的倫理教訓不成立或不明確,那麼聖經對人的要求與定罪就可是疑的,如此一來,上帝對人的審判也就是可疑的,最終,耶穌基督是人類唯一救主而人唯獨信靠他才能得救也就是可疑的。總之,如果聖經的教訓不成立或不明確,那麼立法者上帝也難以成立或隱藏不明;如果上帝或上帝隱微難明,那麼聖經中所戴的一切上帝作為就都是可疑的,包括祂對人的教訓、要求與審判,當然,有關耶穌基督的一切也都是可疑的,最後就是,整個基督信仰都是可疑的,基督信仰必因而瓦解!
    在此,聖經是關鍵中的關鍵,是基督信仰現實中最重要之物,是基督信仰的最後磐石與刀劍。基督信仰當然是信上帝,信耶穌基督,信聖靈,信三位一體的上帝,信上帝的創造,信耶穌基督的救恩,信聖靈的同在,信上帝的教訓,但是所有這一切相信都基於聖經,也就是三一上帝所啟示的話。因此,現實言之,基督信仰是聖經的信仰,因為聖經是基督信仰有形可靠的現實基礎,而且是唯一的基礎,唯一的權威。無聖經,基督信仰亡矣!
    因此,基督信仰與世俗的最後戰爭必是關乎聖經的戰爭,贏得聖經就贏得一切,失去聖經就失去一切。英國有一位當紅的新約聖經專家寫了一本討論聖經的書,副標題說要「超越聖經戰爭」(beyond the Bible wars),意思是不想落入自由派與保守派有關聖經的爭論中,如聖經是否是上帝的話,聖經是否為唯一的權威,聖經是否無誤,等等。這是夢話。不,不可能超越,只能參與戰爭且贏得戰爭,沒別的路。

    6.為什麼聖經的教訓會被視為不成立或不明確?只有兩個原因:第一,聖經本身有問題,即有錯,不是真的,至少不全是真的;第二,聖經的意思不確定、明晰,可隨人解說。如果聖經有錯,基督信仰即有錯,也就不可相信,至少不可盡信。如果聖經不明確,基督信仰就不明確,也就難以相信。很清楚,聖經的無誤與明確決定著基督信仰是否成立與可信。這正是古往今來基督信仰的存亡關鍵:聖經是否實可靠、清楚明白?歷史向我們清楚顯明,所有意圖瓦解基督信仰者最終都集中力量瓦解聖經,因為聖經是基督信仰的根基。基督信仰的所有內涵都出於聖經,因而聖經若瓦解,基督信仰也就因而瓦解。這就是為什麼路德在他的大作《論意志的捆綁》(The Bondage of the Will)中反駁伊拉斯姆時要一再為聖經的明晰性(perspicuity)辯護之故,因為若非如此則基督信仰的所有基本教義都將因聖經不明確而蕩然無存。
    就此而言,我們必須看清楚,同性戀主義文化風潮的核心不是同性戀的問題,不是有關男女愛情、性、婚姻的倫理問題,而是有關人的基本倫理、價值與意義的人觀問題,以及更根本的世界觀問題,也就是信仰問題。總之,基督徒必須清楚知道,同性戀主義挑戰的不只是基督信仰的性倫理,而是整個基督信仰以及她的根據──聖經。

    7.讓我們以〈羅馬書〉1:26-27有關同性戀行為的經文為例說明。
    在我看來,再也沒有比這兩節更清楚責備同性戀行為的新約聖經經文了,但是所有支持同性戀的聖經專家、神學學者、牧師、傳道人都認為這兩節經文沒有反對、責備、定罪同性戀,因為(1)這裡沒有出現「同性戀」這個詞,(2)這裡講的完全不是現代人的「同性戀」觀念。果真如此?
    首先,這兩節經文不清楚嗎?這兩節經文沒有明確提到同性戀行為並嚴厲責備嗎?顯然,非常清楚明確!請看經文怎麼說:

      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
      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
      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除非惡意曲解或對經文施暴,否則經文很清楚告訴我們:第一,保羅講這些男女的行為是「放縱可羞恥的情慾」;第二,這些可羞恥的情慾是,男人與女人一樣,違反本性,「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這明顯講的是同性戀行為;第三,保羅稱這些同性戀行為是「逆性」(paraphysis; unnatural)的行為,也就是違反上帝創造男女時所賦予的「自然」(physis; nature)的性行為;第四,結果,這些人「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也就是他們的身體得到這種可恥性行為的傷害。
    我不知道這兩節經文還能有什麼其他意思,而這種理解完全得到整本聖經的支持,尤其〈創世記〉1:27-28; 2:20-25與〈馬太福音〉19:4-5;〈馬可福音〉10:6-9有關婚姻之創造設立的支持。這裡確實沒有出現「同性戀」這個詞,但這裡陳述確實是關乎我們現代人所理解與爭論的同性戀行為。陳述關乎某種事態未必要出現有關那事態的特定語詞,這是語言極為平常的用法,也是聖經極為普遍的語言現象。基本的語言邏輯是,陳述某個概念或觀念與是否要使用特定的語詞無必然關聯。因此,說這裡沒有出現「同性戀」這個詞因而這兩節經文不是在反對、責備同性戀,這是極為可笑、無知且強詞奪理的說法。我相信凡有正常閱讀能力的人都讀得懂這兩節經文在說什麼,即便稍有不懂,經人解釋也就能懂,而不必有任何聖經專家的協助。
    再者,這兩節經文有誤嗎?也就是說,保羅對同性戀行為的責備是錯的嗎?同性戀行為不應責備嗎?或者,保羅誤解同性戀行為嗎?如果我們要說這兩節經文是錯的,那麼首先我們要根據某種判準,但我們要根據什麼判準呢?根據有關同性戀的醫學、人類學、心理學、社會學、哲學、倫理學等等學術研究成果嗎?或者根據文化通見與日常經驗?所有這一切的見解就能證明聖經的判斷是錯的嗎?倘若聖經與這些觀點都不同,那麼為什麼聖經因而就是錯的呢?不,完全相反,聖經是對的,並且得到我們的理性與經驗的佐證。同性戀行為確實違反男女的自然本性,同性戀行為確實是可恥的情慾(無論它是怎麼產生的),同性戀行為確實會帶來傷害自己生命的報應。這一切都是真的。然而,更重要且令人震驚的是,保羅在這裡要告訴我們,這種極為不可思議的違反男女本性的行為是上帝「任憑」那些刻意悖逆祂的人的結果,換言之,這是上帝對那些不虔不義之人的審判;還有,同性戀這種逆性的行為是人悖逆上帝、拜偶像的顯著記號與現象,也就是說,當人悖逆上帝時,他的生命就敗壞、扭曲到會做出顛三倒四、混亂倫常秩序、違反本性的行為這種程度。這也就是為什麼保羅要在羅列他的罪惡表(羅1:29-31)之前特別先提及同性戀這逆性罪行之故。這是聖經給我們的啟示。對聖經而言,一個悖逆上帝的人沒有什麼逆性的惡行是不可能做的,從同性戀行為清楚可見!
    因此,聖經有錯嗎?聖經沒錯!聖經不清楚嗎?聖經很清楚!

    8.但所有反聖經的人與勢力都說聖經有錯,也都說聖經沒有清楚明確的意義,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當然,他們的觀點是自破的、不一致的。如果聖經不清楚明確,他們憑什麼知道聖經在說什麼?又憑什麼能判定聖經有錯。意義既然不清楚,判定錯誤也就不可能;若能清楚判定有錯,就表示意義清楚明確。意義不明與清楚有錯是衝突的,不過不信聖經者卻同時堅持這兩種不相容的聖經觀。
    但更為不幸與可怕的後果是,這些說聖經有錯與不清楚的人所帶給我們對人生、道德、世界與上帝的看法使我們陷入混亂與虛空之中。他們非常狂妄地宣稱,人沒有什麼特別的本性、尊嚴,人與動物無本質之別,人是偶然的出現的,人生也沒有什麼特定的意義與目的;沒有什麼絶對的道德,沒有絶對的對錯,沒有絶對的真理;世界是偶然出現的,沒有什麼超物質或超自然的存在,一切都是物質的表現;最重要的,沒有世界的創造者,沒有價值的絶對本源與判準,沒有絶對的道德立法者與審判者。一切都是偶然的、不定的、流變的、相對的、可生可滅的,他們稱自己的觀點為無神論、唯物論、演化論、自然主義、人本主義、科學主義、虛無主義、相對主義、多元主義、解構主義等等。
    顯然,如果你認同這些主義,你便不可能相信聖經是真實可靠的、無誤的、清晰明瞭的,因為你不可能相信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聖經是上帝的話」對你就是可疑的、難以接受的。最終,如果你還願意相信基督信仰,那這信仰基本上只是你個人的信仰,只對你自己有意義,當然,它不是絶對的,因而是可以取代的。因此,你沒有什麼絶對的理由堅持基督信仰是唯一可信奉的信仰,你沒有什麼絶對的理由宣稱基督信仰是真理,你當然也沒有什麼絶對的理由非向人宣講基督信仰、請求人相信基督信仰不可。沒錯,你可以也會與人分享你的基督教信仰、你的神學、你的基督教思想、基督教世界觀、基督教人生觀、基督教價值觀或倫理,還有,你的基督教聖經,等等,但這一切都只供人參考而已,沒有強迫性,不是非如此不可。
    臣服於這種風潮,於是,神學也就自視為只是眾多學問中的一種學問,而且是必須臣服於所謂世俗學術規則的學問,好像尾隨在世俗學術之後見不得人的「怪異」學問,因而先天帶有渴求被認同的自卑感,想盡辦法想要搏得世界學者專家的肯定與喝采。也因此,神學院一心渴想獲得國家社會的認證、學術界的認可,許多神學教師更一心渴望能任教一般大學,以任教神學院為次等甚至可恥;由於十分害怕並敏感於被批評為沒有學術、獨斷、非理性、排他、封閉、落伍,所謂的神學學者或聖經學者於是多以擁抱世俗新說為風潮,以批判基督信仰向世界自我鳴志,因此,批判聖經、批判教義、批判正統神學、批判教會已然成了這個世代所謂「神學家」的標誌。

    9.除了上帝,沒有誰能改變這種敵上帝、敵基督、敵真理的風潮,我也不認為教會對這個猖狂悖逆的世界有什麼辦法。教會當做的以及能做的不過就是不斷宣講、闡明、護衛啟示在聖經中上帝之道,別無其他;所有的事工都以此為核心,也都為了這個核心。世界能否變得美好,人心能否變得良善,美麗的世界是否會實現;又誰會得救,誰會滅亡,這一切都不是教會能左右決定的,全屬乎上帝的主權。不錯,教會必須做當做的,也就是上帝吩咐要做的,基督徒必須作世上的鹽與光,防止世界敗壞,使世界有光明。但教會最重要的工作不是改變世界,甚至也不是救助世界,而是宣講上帝的道。對,上帝的道是最重要的,正如路德所言,上帝的道是一切聖潔之物中最為聖潔的,而教會最為神聖的工作與任務就是持守上帝的道,堅固持守上帝之道的基督徒。
    我真心相信並主張,正如一個人必須承認自己一無是處、心靈空無、毫無能力,教會也必須承認自己一無是處並對世界無能為力,然後全然仰望上帝,全心相信上帝,全心懇求上帝,將自己與世界完全交給上帝,教會才能忍受並堅立在這個猖狂悖逆的世代中。

    10.神學院的職責就是幫助教會持守上帝的道,因為上帝的道已啟示在聖經之中,因而神學院的責任就是承傳、闡明、守護作為上帝的話的聖經,以此堅固教會。所有神學研究都必須以聖經為本。沒有不以聖經為本的神學。若有,那必定不是基督信仰的神學,也就是基督徒可以棄之如糞土的神學。今日充滿許多這種「糞土神學」,它們全不以聖經為本,而是以五花八門的世俗新奇怪說為本,聖經是被用來為這些異教思想背書的,服務於那些無用的世俗小學的,致使教會東倒西歪、四分五裂,赤裸暴露在世界之前,任其攻擊肆虐,基督徒無所適從,可悲又可憐。
    然而,神學不可能離開教會,不應該離開教會,也沒有權利離開教會,因為她的主要職責就是堅固教會所當宣講的上帝之道。竟有神學院教師說,教會歸教會,學術歸學術,意思是神學可獨立於教會之外。這是甚為無知但卻又詭詐、迷惑人的話!沒錯,神學不應屈服於教會的權威之下,只應屈服於聖經的權威,但神學是為了作為基督身體的教會而存在,透過服事教會而服事教會的頭基督。請問,與教會分離的神學根植於何處?受什麼滋養?受什麼規範?又有什麼目的與意義?它與世俗學問的關係又是什麼?不,沒有不出於並不建立在聖經之上的上帝的教會、基督的教會、聖徒群體的神學,凡如此宣稱者,都是偽神學!
    正如同各種敵基督風潮一樣,同性戀主義風潮是教會的挑戰與考驗,也是洗鍊與審判,在這個考驗與審判中,屬上帝與不屬上帝的將清楚顯露分別。每個基督徒都必須選擇在此風潮中應站立的立場,神學院尤其如此:或附和高舉人權與頌讚逆性倫理的同性戀主義,或者持守榮耀與聖潔的上帝之道。

    11.真教會、真基督徒不會仇恨同性戀者,反而努力將永生的道傳給他們,幫助他們相信、追隨耶穌基督,過合乎基督教訓的聖潔生活。不,教會沒有理由拒絶與不愛同性戀者,正如沒有理由拒絶與不愛所有人一樣。教會當然不應輕視或歧視同性戀者,更不應迫害同性戀者,因為同性戀者的罪沒有比其他人的罪更大,相反地,成千上萬的異性戀者所犯的罪更多、更大、更邪惡、更可惡。教會定罪的標準就是上帝的標準,而上帝說「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上帝的,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羅3:10-12);「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因此,沒有一個異性戀者能在同性戀者面前傲驕、自義,因為都是不義的人,都是悖逆之子,若非基督的救恩,都要承受上帝的憤怒而滅亡。
    然而,按著聖經中上帝的教訓,教會應愛同性戀者但卻要拒斥歌頌同性戀的同性戀主義,正如應愛人卻要拒斥歌頌人的人本主義,愛理性卻要拒斥歌頌理性的理性主義一樣。教會對同性戀者的愛正如對所有人的愛一樣都必須合乎真理,因為愛只喜歡真理(林前13:6),而真理就是上帝的話。所有神學教師、神學家、聖經學家以及神學院的首要職責就是以聖經中上帝的話幫助、堅固教會在基督的愛裡向世界講說上帝的真理(弗4:15)。


    最後,願讓我們主耶穌基督復活的上帝將講說祂的話、祂的真理的心與無懼的勇氣賜給你們這些在神學院教導神學與學習神學的人,阿們。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