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因著信:但我無法信/ 柯志明教授

因著信
但我無法信


柯志明
20141121 大肚山研經室



    1.我一直清楚且愈來愈清楚地認定,若不相信耶穌基督,不相信聖經的上帝,則我的生命將毫無意義可言。我無法想像我不是一個基督徒,無法想像不是基督徒的我的生命會是什麼又有什麼意義,也無法想像沒有聖經的上帝的世界會是什麼又有什麼意義,總之,我不能沒有耶穌基督,不能沒有父上帝,不能沒有沒有上帝的世界,不能沒有聖經中的真理。我確實如此相信。
    但其實我的信心倍受打擊,以致於常懷憂懼,時時擔心害怕。因久處困厄之故,愈來愈自覺是個小信者。我無法欺騙主,祂知道我經常失了對祂的信心。我知道我必須信,這是主的命令,而且至今似乎仍信,但信對我而言卻是艱難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我還要成為一個基督徒,那麼我就必須去做我不可能做到的事,就是信。
    最近與一位弟兄談到自己的生活近況,分享到最後我告訴他,我現在只能相信,唯獨相信耶穌基督與父上帝,當然常常連相信的力量都幾乎沒有。出乎我意料,這位弟兄不認同我的「只能相信」,他不以為然地回應我說,我不應當這樣,這樣是不對的。這個回應讓我感到驚訝,因為他熟稔正統教義與神學,怎麼會認為我「只能相信」上帝不對?難道單單相信上帝不對嗎?難道唯獨信心不對嗎?難道除了相信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讓我不離棄上帝而仍能與祂同行嗎?
    我想,也許他不是要否定「唯獨信心」,而是要否定我不必如此自憐,因為他常常與我分享上帝的信實可靠,因此,我沒有與他爭辯唯獨信心的教理。不過,他的回應還是讓我驚訝,因為我認為一個認識「因信稱義」之福音真理並以之而活的基督徒不應對像我這樣只能因信而活的基督徒有這麼直接的負面反應,除非他對「因信稱義」或「唯獨信心」與我的理解不同,又或者除非我的唯獨相信輕浮隨便──但我的唯獨相信是一雙伸向上帝乞討救恩的軟弱無力的手。

    2.這個對話經驗讓我更深體會因信稱義是個深奧的真理,它深奧到除非你進到一種除了緊緊抓住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之外別無他法的絶境,進到你連想要相信的力量都沒有以致於相信完全不可能但你卻竟然還相信的地步,否則你不可能真正理解何謂「唯獨信心」。在這個意義上,基督信仰信是甚艱難的。
    唯獨信心不是指唯獨藉著「你的」信心,也不是指唯獨「剩下」你的信心,而是指你一無所有,連信心也沒有,唯獨接受從耶穌基督而來的救恩,而且連這個「接受」本身也不是出於你自己,而是上帝賜予的。因此,唯獨信心必定是唯獨恩典,因為信心本身就是恩典。信心若不是恩典,信的人就有資格自誇了,但聖經明言信者沒有資格自誇,因為「一切都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弗2:8)。凡不能深切體會信心純然是恩典者都不認識「唯獨信心」的真理。
    試想:人怎麼可能相信被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木匠耶穌是人類的救主?人怎麼可能相信耶穌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人怎麼可能相信有一位創造天地萬有的上帝,而且面對如此不可靠、冰冷、無情、殘酷、邪惡的世界仍相信上帝愛我們,為我們捨了自己的獨生子?人怎麼可能相信上帝藉由基督赦免我們的罪、賜我們永生與一切無可想像的恩惠?總之,人怎麼可能相信聖經中的那位上帝?不可能!我們十分篤定,憑著我們人的經驗、理性、情感、意志,我們完全沒有相信聖經中這位上帝的可能性。如果一個基督徒竟自認為自己的信是自己認識、思想、意願、決定與努力的結果,我們必須說他根本沒有「因信稱義」或「唯獨信心」的那種信,他有的只是自以為義的自信。

    3.沒有人能證明自己是否相信耶穌基督及其上帝。我們無法藉由內省、默想、默觀、靈修確認自己的信心,我們也無法藉由我們的生活與行為證明自己有信心,最為不可思議的苦修與修道生活都無法作為信心的一點點證據。對於相信上帝,我們只能像乞討者常常伸手領受別人的施捨那樣每時每刻祈求上帝賜我們信心,並且要不斷地察驗自己的信心(林後13:5)。這是應該的,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這仍不能保證與確認我們真有信心。只有上帝知道我們是否相信,也只有上帝能藉由各種試探與試驗顯明我們是否對祂真有信心,當然也只有上帝能保守我們的信心。
    整個救恩史清楚表明:許多人好像不相信了,生活似乎離棄上帝了,且無望挽回,但死前卻仍清楚、堅定地相信,就像那位與耶穌一起釘十字架的犯人,在臨終前認罪且求那將死的耶穌在他的國降臨時記念他,並立即被那將死的耶穌拯救(路23:40-43)。相反地,有許多人看起像熱心的基督徒而且是能行異能又以傳福音為職志的傳道人,但最後主竟然不認識他們,稱他們為惡人,叫他們離開他去(太7:21-23)。福音書誠實地告訴我們,若不是主為彼得求在主受難時「不至於失了信心」,彼得就不可能從三次公開不認主回頭堅固教會(路22:33)。
    難道這還不夠清楚嗎?如果連主親自揀選又親眼看過、親耳聽見、親手摸過主的十二門徒都仍會離棄、否認祂,我們是誰呢?竟自信滿滿地自以為對主有真信心?除非主讓父上帝賜給他的人不會失落,又除非主總不丟棄父賜給他的人(約6:37,39),否則沒有一個人不會從主那裡失落。這是聖經的清楚教訓。既然我們無法保證我們不會失落,也無法確認我們沒有失落,那麼我們的感覺、意識、知識、經驗、行為、學問、神學、成就、職業乃至教會裡的職位也就都無法保證我們是否有「因信稱義」與「因信得生」的那種信。誰憑著自己是教會裡的基督徒、傳道人、牧師、執事、長老、聖經專家、神學家、主教、教宗等等,就十足自信自己對上帝有真信心以致於必然得救,誰就仍不明白聖經有關信心與得救的教訓,也就仍不知道自己在上帝手中的命運。

    4.信必然是謙卑的,也必然是沒有自信的。信只能自我絶望地認罪、領受與呼求。一個人若沒有徹底否定自我、徹底對自己絶望、徹底棄絶自我,則他不可能真正地相信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只有徹底自我棄絶的人才能相信十字架上那位完全自我棄絶的主,只有完全捨棄自己性命的人才能真正相信那位捨了自己性命的上帝。
    然而,人都是自我中心、自我保存、自我防衛的,沒有人願意捨己。連我們視為最無能弱勢者、最卑下者都如此,這就是人不可自拔的原罪。除非我們徹底死了,否則這個原罪必牢牢地固著在我們生命中,所有基督徒也都不可免。確實,耶穌基督救贖了我們,聖靈重生了我們,上帝看我們如無罪的義人,接納我們為祂的兒女,但我們依然仍屬第一亞當肉體上的後代,那麼我們就仍舊有著從他而來的原罪,也就是因著他那原初的悖逆墮落而活在罪的權勢中。因此,基督徒不但沒有任何一點點的理由驕傲,反而更要小心罪以更為細微、詭詐、隱藏的方式活躍在「基督教式」或「屬靈」的生命中。基督徒們所看重的教會職權、職份、教階、事工、服事等等所有這一切被視為是「屬靈的」、「屬天的」、「神聖的」事物都可以被那「藉著那良善的叫我死」的「惡極了」的罪(羅7:13)所利用。從舊約以來的整個教會史不都清楚顯明如此嗎?誰敢說自己沒有問題?誰敢說自己一定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
    確實,你很剛強、很敬虔、很有能力、很有恩賜,你很熱心、做許多福音工作,你甚至能行許多異能,也能趕鬼,因此,你無法忍受弟兄的軟弱,你也不能體諒他們是「心靈貧窮」、「哀慟」的人,對他們的痛苦呻吟感到不耐煩。然而,所有這一切外在表象就能證明你屬基督徒,而那些軟弱的弟兄不是嗎?你真地如同過去許多改革宗信徒那樣以為可以用自己的成功事業來證明自己是被上帝揀選與預定得救的人嗎?其實,你不能,完全不能。沒有一個基督徒能證明自己的得救,把全世界的教會事工加起來都不能證明有一個基督徒得救。不,沒有一個人能從經驗現象證明上帝的救恩,因為沒有一個人能經驗地、科學地、理性地證明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你既不能證明耶穌是基督、是聖子上帝,你更不能證明你已然屬乎基督。唯獨相信!唯獨相信耶穌基督,唯獨相信耶穌基督的救恩,唯獨相信聖經的啟示。總之,只有相信讓你貼近十字架上的基督與上帝,別無他法。

    5.唯獨相信者是一無所有的人,是無能之輩,是叫不出聲音的哀慟者,他連相信的力量都沒有,因而是謙卑的人。如果他還能信,還能在信與不信之間斷斷續續地信,從經常猶疑不定中一再回到相信,那是因為上帝恩待他,讓他不失了信心,像彼得一樣。因此,一個真誠的信者深深地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相信的人,因而他知道自己的信是在死人身上顯出的生命,是純然從死人中復活的恩典,是枯木上的嫩葉、花朵與果實。若非我們應當信的上帝叫我們能信祂,誰能信呢?
    其實,我們能信,一方面,因為上帝為我們創造了能信的一切外在條件,包括我們的生活環境與我們所遭遇的人事物;沒有這些外在條件,我們沒有任何機會聽到福音,更沒有機會持續我們對福音的信仰。另一方面,上帝為我們創造了能信的一切內在條件,包括我們的身體、心靈、意志與情感;沒有能支撐我們能信之生命的身體,沒有能理解福音真理的心靈,沒有能接受與堅持福音真理的意志,以及以上帝為榮耀與喜樂的情感,我們完全不可能相信且持續地相信。最關鍵的,如果上帝不給我們生命,不讓我們存在,我們當然就毫無信的可能性,不,連不信的可能性也沒有。
    基督徒與一般人一樣常覺得自己能信是因為他願意相信,這個自我決定的意識很容易讓他誤以為是他自己使自己能信上帝,以致於好像他若不願意相信則上帝也不可能讓他相信,或者,他若願意相信則上帝也無法拒絶他的相信。總之,他宛如是信仰的主體,信或不信都由他決定,他與上帝的關係也完全由他決定。但這純然是一種無可救藥的自我欺瞞與幻想。
    經驗清楚告訴我們,能相信耶穌基督及他的父上帝是何等地困難,困難到幾乎不可能。我們的罪惡、私慾、軟弱、痛苦、困厄,世界的黑暗權勢、敗壞、傷害、逼迫,魔鬼的引誘、試探、攻擊,所有這一切必然讓我們與上帝隔絶,不但無法認識上帝,更不可能相信上帝。如果不是上帝造創我們,給我們機會聽到福音,並讓我們能得到教會(包括古往今來的其他基督徒)的幫助與培養,當然,最重要地,給我們一顆願意相信且持續相信的心,那麼我們根本不可能相信。我想,這是最理性、最客觀、最貼近事實的信仰內省。對於信的本質,若有必要,我實在願意像Chesterton那樣說:「我是一個理性主義者」(但這話其實太誇張),一切的證據都表明我們不可能信,至少我根本不可能信。

    6.我認為沒有人能解釋為什麼一個人能相信耶穌基督,正如沒有人能解釋為什麼有這個世界與自己一樣。存在是個奧秘,信也是一樣。存在難以理解,生命難以理解,歷史難以理解,命運難以理解,相信也難以理解。〈希伯來書〉11章細數古人在信上的見證,這些「因著信」的人都是不可思議的雲彩,神妙莫名。「這些人都是因著信得了美好的證據」(39),他們「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13)。怎麼會有這種沒有得到所應許而卻仍願意至死相信那位應許者的人?這世界怎麼會有這些「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38)?還有,這世界怎麼會有像摩西這些宛如神祗那樣偉大的神人?誰能解釋呢?
    Schaeffer批評Kierkegaard的「信心的跳躍」(leap of faith),認為他將信仰與理性分開來,導致信仰成了非理性的表現,因而開啟了現代的世俗思想與自由神學。Schaeffer認為Kierkegaard讀聖經不夠仔細,不明白聖經的信心是與理性分不開的,也就是出於對上帝有清楚認識的信心,而不是沒有根據的非理性決定。然而,Kierkegaard沒有錯。信心確實是跳躍,不顧一切的跳躍,跳開世界,跳向上帝,跳向祂的應許,只是這跳躍的力量不是出於人,而是出於上帝。信心當然與理性、知識有關,信心當然需要以聽聞且明白上帝的道為前提,但信心不是知識,也不是理性。無論有多少知識的累積都構成不了信心,無論有多少理性的思想都無法產生信心,甚至擁有飽滿關乎上帝的學問都無法對上帝有真信心。有限且有罪的人的理性通往不了上帝,無法理解與接受那位成了木匠又被釘上十字架的上帝,唯獨信心能讓我們在十字架這死刑刑具上看見父獨生子的榮光(約1:14)。
    沒錯,我們應當信,也只能信,事實上確實也有許多信的人如同雲彩一樣圍繞著我們。但我們不能解釋為什麼我們能信,也不應意圖強解。強解的結果,就會在人的「自由」與上帝的「預定」這類神學語言中繞圈圈。如果繞這樣的圈圈還能有什麼益處,那應該是讓我們暈頭轉向,失去自我,失去判斷力,以致於只好承認需要被一個強大的外力拉出這圈圈外,得以進入永恆的安息中。但這必須因著信。

    7.對我而言,信是我們那隻軟弱無力但卻可抓住上帝的手,但信更是上帝祂那雙一直在永恆中牢牢抓著我們的聖手。我們必須抓住,也只能抓住,這是上帝的命令。對,我們看不到上帝從永恆中抓住我們的手,但我們看得到耶穌那雙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手,我們要伸手抓住的就是這雙手。上帝就是以這被釘的無力雙手抓住了我們,那被釘子穿透而牢牢地黏貼在十字架上的釘痕就是上帝已然抓住了我們的記號與證據。這就是十字架的道理,基督信仰的真理。確實,我知道,正如你的生命與命運一樣,很難理解,也很難忍受,但你必須相信!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