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Thursday, January 15, 2015

政治的魅惑/ 柯志明教授

政治的魅惑

柯志明
20150115大肚山研經室

        

        臺灣是個高度政治化的社會,這裡有極端對立的政治意識形態,頻繁的政治活動,關乎政治與政治人物的大小事總是新聞的焦點,許多節目與「名嘴」都靠議論政治人物、事件賺錢出名,雖然他們的話不少是八卦、攻擊、造謠甚至毀謗,但臺灣人愛看這種激情的政治脫口秀。真的,生活在臺灣,很難不政治,很難不受政治干擾,以致於很難好好做人、好好講道理、好好思想、好好追求與展現永恆的真理、良善、美麗與神聖。政治上看,這好像是民主自由的進步表現,但實質上這是一種災難,甚至是一種懲罰與報應,只有屬永恆的人才可能不陷入其中。

        1.政治始終誘人,引人注目,挑動人心,激發情緒,以致讓人覺得不參與其中,則宛如生命不真實。在政治主導一切的世代與社會,一個人若不參與政治活動,如不選舉、結社、組黨、連署、遊行、示威、抵抗,甚至革命,或不對政治發表意見或表達明確的立場,則很容易被社會邊緣化並排除在主流文化之外。反之,若熱心於政治事務,以種種方式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則常令人感覺與現實緊密連結,生命充實、有意義,是有血有肉的真實存在者,是關心國家社會的公民,是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正義之士。
        因此,「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很重要,就是如何創造或選擇站在最有力、最多人支持的「主流」,或者,至少選擇不要觸犯那些最有力、最多人支持的言行禁忌。經驗證明,只要政治正確,歪理都會成為真理,不義都能成為正義,邪惡都能化身良善,惡徒也會被傳說成善良人士;相反地,一旦政治不正確,真理也會變成眾人唾棄、嘲笑的謬論,正義被攻擊為不義,良善被嘲笑為邪惡,義人會被視為罪人。這是生活的常態現象。因此,不只政治人物在乎且會政治正確,所有公共人物、影歌星,連被視為最具思想獨立的知識分子、文學家、藝術家、學者、教授、科學家,都會自動考量政治正確,連單純的學生也不例外。
        這就是政治不可擋的力量,也是其魅惑所在。所有深諳此道的人都知道如何透過政治力實現他們的意圖,透過各種政治力打擊對手。製造輿論、衝突、新聞、興訟、鼓動人潮、煽動群眾情緒等,使對手恐懼害怕,使大眾臣服,然後使自己成為主流者與握權者。這些都是獲取政治力重要且有效的方法,也是在社會中最能得其正當性與合法性的方法。歷史上許多所謂的「真理」、「良善」、「自由」、「正義」、「權利」、「學說」甚至「科學理論」等等都是這樣形成的,藉助科技而更能使用各種宣傳手段與技術的現代更是如此。
        許多反基督教者喜愛拿中世紀羅馬教會如何藉由教會的政治力(異端裁判所)抵制天文學的研究發展作為基督教反科學的例證,這是事實。但反科學的不是基督信仰,而握有政治力並意圖控制一切的羅馬教會。但現在呢?其實,活在民主自由社會裡的現代科學家們也一樣操弄政治力來維護他們所認定的科學,只要稍微審視一下有許許多多著名的科學家(包括生物學家)是如何地不認同達爾文主義演化論,拆穿其許多刻意編造的無根據謊言(如一直被達爾文主義者用來宣揚他們的演化論的Ernst Haeckel1860年代所繪那張刻意偽造的人與其他動物胚胎生長對照圖),但達爾文主義者仍堅決「相信」生物是在這個隨機存在、隨機運作的宇宙中隨機出現的,又所有物種都是為了適應環境而生存長時間(據說是數十億年)隨機演化出來的。最不可思議的是,這種甚至被有些科學家視為「惡魔的幻想」(the devil’s delusionDavid Berlinski語)竟被世界廣大生物學家所支持,認定其為無可置疑的「科學事實」,並透過種種手段洗盡了現代人的腦,讓現代人視自己的生命為「隨機」的產物、「生存競爭」的結果、「只不過」是比較高級一點的動物、道德是演化的結果也受其決定,反對一切的批評、挑戰,視一切反達爾文主義者為不科學,罵他們(尤其是基督徒)為無可救藥的宗教偏執狂,並且運用學術政治力打壓反達爾文主義者的理論(如intelligent design theory)。從這個已經成了世界性「科學典範」的達爾文主義中,你就會清楚看到政治力之可怕。

        2.但人就是喜好政治,喜好權力,喜好參與權力爭奪,喜好打擊、壓迫、消滅對手,總之,喜好站在別人頭上。為什麼?我想,不只是如亞里斯多德所說的「人本性上是政治動物」因而必須過政治生活,也不是因為人真切地關心公義與眾人的利益、權利及自由,而是因為人想要主宰自己,想要自己掌握自己的生命,也就是想要成為一個如己所願而活的人。人很清楚地知道,除非能擺脫別人的控制,尤其是仇敵、壓迫者、侵犯者、宰制者的控制,否則不可能過如己所願的生活。為此,人以各種方式投身於政治活動,以確保自己能過如己所願的生活,古往今來一切的戰爭、殺戮、鬥爭都是人這個想要主宰自己生活的結果。
       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如果人不想要完全主宰自己的生活,不在乎能如己願地生活,那麼人就不會去阻止、對抗別人對他生活的干預與介入,更不會透過群體集結的力量去實現自己的生活願望,簡言之,不會有政治活動。相反地,正因為人想要主宰自己、隨己意而活,因而人就會自然地集結、分黨結派、畫分敵我、權力對立,於是衝突、鬥爭、算計、欺騙、背叛、暴力等等邪惡敗德便自然甚或必然地成了政治常態活動。

        3.因此,每個政治人物身上都匯集了眾人之政治願望的投射,是眾人之政治慾望的化身,以致於成了他們的救星、領袖、英雄,而政治勢力所遍及的群體與領域就是他們所組成的國度。政治願望的實現就宛如自己願望的實現,政治英雄與領袖就是成千上萬群眾之「自我」所凝聚而成的「王」。這「王」在擁護他的群眾心目中其實就是能決定他們意願之實現與左右他們生活的「神」,是他們的生命寄託甚至意義所在。
        就此而言,在政治上不造神是不可能的。能打勝仗、擊敗敵人的王怎麼可能不被擁護他的群眾視為神?能實現眾人之願望的權力者怎麼不是神?無可置疑,他必定被視為神,必定被歡呼擁戴,被賦予無上的尊榮。一點都不誇張,所有政治都會造神,只是程度與方式不同而已。集權邦國與獨裁政治集團造神,這是必然的;但民主自由國家也依然造神,雖然選民對他們造出來的神可立可棄。
        其實,只要有政治,就有英雄,就有王,就有神,就有群眾之不可自拔的出神狂喜。既然娛樂大眾的影歌星或運動員都能成為「偶像」,能滿足眾人願望又能左右他們生活的政治人物怎麼可能不被視為「神」?不,政治愈狂熱,政治愈是人們的希望所在,政治爭鬥就愈激烈,神就愈不可或缺。即便那些本來不涉政治的人一旦也被認為很「神」,如學者、教授、知識分子、醫生、運動員、藝人甚至學生等等,他就會被期待或自我期待進入政治以實現自己與民眾的願望。不只如此,連流氓、黑道這些以行惡為業的不法之徒也都知道要獲取政治權力,要搞政治,或者直接從政,電影經典「教父」(The Godfather)對此有如實深入的描述。臺灣正是如此,黑道到處橫行,本應維護國家秩序與社會公義的政府官員、警察多與黑道有關,甚至結拜為兄弟,更有黑道直接任立委、議員者,還有直接組黨的。
        因此,「你應該去選議員」、「你應該去選立委」、「你應該去選縣長」、「你應該去選市長」、「你應該去選總統」等等的話,常常是臺灣人對那些「很神」的人的期待與勸告,因為我們認為只有政治能實現我們的願望,只有政治能改變一切。真的,從過去集權獨裁到今日之民主自由,政治造神活動未曾停歇,因為人人都想握有操控人的權力,都想不任人擺佈,因而都想要有自己的政治神明。

        4.有能力的人就應該從政,這是臺灣從漢文化所繼承的傳統。這文化傳統雖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卻更相信「學而優則仕」。你看,學問、知識、思想、真理都是為政治服務,簡單講,為了當官作王,為了當人間的神(當然,他們都會說是為服務人民、造福百姓)。請看,今日之臺灣有何其多的教授、學者的人生目標是從政為官!學院內有何其多的教師想當系主任、所長、院長、校長或什麼主任、什麼長、什麼委員、什麼顧問之類的!沒機會與能力搞國家政治的大學教師一樣在大學裡大搞特搞校園政治,在學術界搞學術政治,積累學術權力,建構學術霸權,以卑劣無恥的學術手段打擊、壓制甚至逼迫不同思想觀點者,人文社會科學界尤其如此,自然科學界也不例外,其激烈程度與國家政治無異,並且樂此不疲。如果連應當以追求知識與真理為志業的教授學者都深陷政治泥淖中,我們還能期望其他以追逐利益與權力為職業的人免於政治的魅惑嗎?
        更可悲者,就是篤信耶穌基督的教會也未能脫離這種政治魅惑,以致於政治人物(尤其是總統、縣市長、立委等等)都是教會極重視與用力拉攏的人。十分可恥的是,硬把自己喜好的那些與耶穌基督無關的政治人物視為「基督徒」,硬稱他們為「弟兄」,盛情邀請他們參加教會的許多活動,為他們舉辦各種以「國家」為名的活動,如「國家禱告會」之類,甚至請他們「作見證」。這些「國家禱告會」美其名要為國家禱告、為執政掌權者禱告,要他們認識基督信仰禱告,但其實骨底裡就是認定政治能左右一切,能左右教會,能左右福音的傳播,能左右基督徒在基督裡的自由。十分可悲,教會深受政治魅惑到以為基督徒若不涉足政治則不能改變國家社會,更可悲者,不同基督徒與不同教會宗派依然十分政治地擁護、討好、親近自己喜愛與認同的政黨、政治組織、政治意識形態與政治人物,教會並因此到處分裂、基督徒因此常常不和。然而,聖經給基督徒的教訓與歷史範例是什麼?誠然,基督徒要關心政治,要參與政治,要對政治表示意見,也要努力影響政治,但這就表示基督徒們(教會)要直接從政、成為政治人物才能改變國家社會嗎?如果多數國人仍不認識或敵視基督信仰,如果唯物論、無神論、世俗主義、偶像崇拜仍然是臺灣社會的主流文化,如果每次選舉都要看絶大多數那些「拿香拜拜」的臺灣人的臉色,基督徒從政就能改變這個國家了嗎?

        5.真的,政治徹底魅惑人心,因為人就是痛恨對手、仇敵、異議,人就是不服「他者」的控制,人就是想要隨心所欲地生活,人就是想要擁有自我決定的權力,用Nietzsche的話說,人就是想要成為完全主宰自己生命並決定「道德」為何的「主人」。這個人性中深根蒂固的「權力意志」(Wille zur Macht)正是一切政治魅惑與「政治正確」的根源(雖然「政治正確」其實是軟弱的表現)。
        蘇格拉底為何所殺?政治力!基督耶穌為何所殺?政治力!歷史上成千上萬那些堅持正義、真理、事實的信仰者、哲學家、學者、科學家與道德志士仁人為何所殺與迫害?政治力!如果政治會判蘇格拉底死刑,政治難道不會威脅所有愛智慧的人嗎?不會打壓真理嗎?如果政治會殺死道成肉身的上帝,政治難道不會殺死誠心相信上帝的人嗎?不會打壓上帝的道嗎?不會打壓上帝的書嗎?不會以上帝之名、以十字架為徽號把教會變成國家、把基督徒變成拿著刀劍到處攻城掠地的軍隊嗎?絶對會,而且已經如此做了,並且到今天都一直這麼做。
        歷史表明,政治會做而且一直做任何它想做的事,屠殺則是它最拿手擅長的。請算一算,單單整個二十世紀因政治而起的戰爭、總共屠殺了多少人?真是可怕地數不盡啊!這種政治殘暴絶對在自然中不可見,不,人不是政治「動物」,而是政治「惡魔」!然而,十分不幸又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人們知道且遭受政治之惡,但人卻總是熱衷於政治並或直接或間接地助紂為虐,以政治力集體說謊與殺人。姑不論古往今來那些人盡皆知的國家屠殺與荒謬意識形態,即便今日所謂的文明自由社會仍然以種種政治力散播著謬論、謊言以及在醫院裡無聲地大量謀殺仍在腹中那最軟弱無辜的人類小生命,而多數人也都「政治正確地」附和支持,龐大的倫理學家們也為之發明種種理論藉口,最激進的人權團體則對之緘默不言。

        6.我們必須清楚知道,當政治成為人的生命中心之後,人的其他能力與價值就自然地被排擠與邊緣化,失去其獨立地位,好像只有從屬於政治才能顯出其價值。對政治現實主義者而言,如果宗教、哲學、文學、藝術、科學等若不能反映現實生活(尤其是政治處境),或有助改善現實生活,那麼這些就都是不真實的,當然也是無用的。因為這種政治實用主義充塞人心,以致於那些全心追求真、善、美、聖的宗教信仰者、哲學家、文學家、音樂家、畫家、科學家等無法激起群眾出神狂喜的熱情,更不可能成為群眾的「神」;就算有,也不能與政治明星相提並論。
        我們敢斷言,如果政治權力為生活的中心,它控制一切,也是丈量一切的尺度,那麼謊言、詭詐、欺騙、算計、卑鄙、下賤、自大、狂妄、不敬等等這些邪惡敗德就會到處漫延,以致於真理、良善、美麗、神聖也就難以顯現。在這種政治中心主義瀰漫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對立、衝突、仇恨、傷害就不會停止。
        請想一想,民主應該是人類有史以來被認定為最好的政治體制了,它讓人免於獨裁、集權統治之惡,給人最大的外在自由。確實,在民主社會裡,人享有信仰、思想、言論、追求幸福等等自由;民主重視人的基本權利,讓人在最大限度上為所欲為,言所欲言,信所欲信,以致於五花八門的言行隨處可見,現在更可藉著網路到處流竄。然而,請問:民主有讓人更認識真理嗎?有讓人選擇最正確的宗教信仰嗎?有教人分別善惡嗎?有因而自動產生各種學問與科學理論嗎?有創造各種深刻的文學藝術以及種種的美麗事物嗎?有給人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嗎?有消除不義與不幸嗎?有讓人超越罪惡與死亡嗎?沒有,完全沒有。民主或許減少了民主社會內部的戰爭與政治迫害,民主或許讓我們更有機會享受美好的物質生活並滿足自我慾望,但民主卻未因此而使人變為更美好良善,甚至正好相反,人利用民主及其中所獲取的自由而更自我中心,更卑賤,更殘暴,更失去人性尊嚴與生命意義,更虛空,更遠離真理、良善與永恆,當然更是更遠離那位被釘於十字架而為人捨命的成了耶穌基督的上帝(這應是最被現代民主社會所輕視、訕笑與打壓的信仰)。

        7.事實是:政治根本不是我們生命的一切,更不是我們生命最具創造性與價值的表現,因而我們不應將生命聚焦在政治上,不應讓政治主導我們的生活。很顯然,政治不能滿足我們的基本生命需求,政治不能讓我們認識自然世界、宇宙法則、存在真理,政治不能給我們文學作品、藝術創作、思想學說,政治不能給我們美善的文化、生活,政治生不出人、建立不了家庭,也不能給我們生命的價值、真理與意義,政治更不能讓我們超越罪惡、苦難與死亡。總之,政治不能讓我們認識上帝,不能給我們永生,不能讓我們享有永恆的榮耀。說到底政治不能的太多太多了,而這些政治不能的事卻都是重要且珍貴的,是生命的意義所在。
        因此,把政治擺在生命的最前頭、視政治為生命的終極關懷必定是錯的,以為政治根本地左右了我們的生活以致於認為要改變生活就要改變政治更是膚淺的謬見。不,政治只是我們生命的一個面向,即便它像水、空氣、陽光一樣重要,是我們存活在世的必要條件,但它仍然不是最重要的。動物不會因為水、空氣、陽光而變成人,惡人也不會因為水、空氣、陽光而為善。水、空氣及陽光使人能活著,但它們不能讓人活出尊貴的人性,不能使人知道真理、良善、美麗與神聖,不能給人生命的意義。
        相反地,人可以活在不同的政治體制與環境裡,人甚至也可以卑微與悲慘地活在最為邪惡的政權裡,但所有政治力都阻止不了人可以充足展現人的種種美德與卓越才能。奴役以色列人的埃及阻止不了摩西施展不可思議的神蹟而將以色列人帶離埃及,羅馬人與猶太人聯手將耶穌基督釘上十字架也阻止不了他第三天從死人中復活並成為審判萬人的主。請看清楚並誠實承認,政治力再怎麼巨大,在宇宙中都小得微不足道,真的,「人算什麼!」(伯7:17; 8:4, 144:3),看世人那些愚蠢可笑的政治行為,「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詩2:4)。難道不是如此嗎?凡有超越思想的都懂這個道理,基督徒更應懂。

        8.人當然需要政治,但政治不是人的生命中心,它不是最根本的,也不是最重要的。政治不是人的存在目的,而是手段與工具,它的功能就是讓人在和平的生活中自由地展現真理、良善、美麗與神聖,究極而言就是讓人可以自由地敬拜上帝、宣講上帝的道。因此,政治為了真理、良善、美麗與神聖而存在;若非如此,政治便無意義。為了實現此目的,政治就必須反過來建基在真理、良善、美麗與神聖之上;若非如此,政治必然邪惡,不可能不是殘害人的無情刀劍。
       說到底,政治還是由人決定,人的品質決定著政治的品質。沒有認識真理、良善、美麗、聖潔的人,就不可能有美好的政治。因此,政治要改變,人一定要先改變。但政治無法改變人,無法塑造人的品質,無法使人認識真理、成為良善、展現美麗、活出聖潔。不但如此,請注意,是先改變了人才「可能」改變政治,但是並非改變了人就「必然」能改變政治,因為真正左右政治權力與人間國度的並不是人。更不幸的事實是,人無法改變自己,因而其實人根本無法改變政治。究極而言,人與人的政治都不屬於人自己,都屬於至高的主權者,屬於創造人與萬有的上帝。這是我們必須永遠牢記在心的。
    因此,若要活得像一個人,一個有永恆價值的人,則絶不可受政治魅惑。雖我們不必師法憤世嫉俗、厭惡人間一切事物的犬儒主義者,但卻要有犬儒主義哲學家Diogenes叫亞歷山大大帝「站開一點,別擋住我的陽光」這種不在乎帝王權力的精神。但這還不夠,人必須更進一步,叫政治權力站開一點,別擋住「人的光」,不是陽光,而是那能「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並給人永恆生命的「真光」(約1:4,9)。

        9.對基督徒而言,政治絶對不是生命的核心,也不是左右人生命的關鍵。耶穌基督傳道一開始就徹底拒絶政治權力的誘惑與試探(太4:8-10; 4:5-8),後來又對能釘於十字架的羅馬巡撫彼拉多講得非常清楚:「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致於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18:36)。顯然,福音書清楚向我們表明,耶穌基督的一生雖干犯甚至觸怒了掌權者,但他卻不從事任何政治活動,即他完全不在乎也不追求政治權力;他不但不從事政治活動,他還任由政治權力擺佈、壓迫、陷害而死。耶穌基督既然以被釘於十字架的方式實現上帝國,那麼所有追隨他的人就沒有任何理由為地上的政治所魅惑。
        誠然,基督徒要關心政治,要參與政治,要影響政治,甚至要努力建立一個以上帝的真理與公義為根基的國家,但是政治仍舊不是基督徒的生命中心,政治仍舊不是生命最重要的,政治仍舊是屬世界的,雖然政治權力最終出於上帝並為上帝效勞。上帝國才是基督徒與所有人應追求的。地上國不是沒有價值,但其價值完全取決於它是否為上帝國效勞,簡言之,短暫的地上國須由永恆的上帝國來衡量其價值並受其統治。因此,人,尤其基督徒,應徹底拒斥地上政治的魅惑。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8 comments:

  1. 實在非常非常認同柯教授所寫的。這文章需要傳出去,讓更多台灣人閱讀。多年來台灣人深受政治的魅惑而不自知,就是教會也未能擺脫其魅惑。若非借由這樣的文章來提醒,若不是回歸基督耶穌在聖經裡向我們啟示的教訓,台灣人實無能力意識到其嚴重性,更別說要抗拒、擺脫其魅惑。

    ReplyDelete
  2. 政治意識形態的對立,很在家人之間感受深刻。近來我也為家人常看電視節目的誇張語法,而影響到他們的情緒,像是心情不好或充滿憤怒…等等而感到難過。不過謝謝老師這篇發人深省的文章,願我回去有機會也能分享給家人閱讀。

    ReplyDelete
  3. 「每個政治人物身上都匯集了眾人之政治願望的投射,是眾人之政治慾望的化身」。政治現況反映著人民的素養,若因此受苦,也是人民自罪自受。可惜政治充滿魅惑令人不查,在魅惑中的人就算想脫身又反反覆覆受其魅惑而不知不覺中陷入。政治代表著人對自己、對這世上美善的期待,但這期待中因充滿著人的敗壞而充滿魅惑而更加敗壞。唉~真的需要有強大的力量,那真正美善的力量,那超越人的敗壞的力量,才能把人從政治的魅惑中救拔出來,並因此使政治有更美善的可能。

    ReplyDelete
  4. 好像真的是這樣,對政治越熱衷的就越被群眾推崇,當他們被推崇到一個程度,群眾就把他們當成王,甚至當成「神」,到這時至於人品道德如何好像就不那麼在意了,甚至信眾還會為他們的神所犯的錯辯解並很能體諒。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提醒,那些被稱卡神、廷神、帆神、賴神等及其信眾,都應謹記(當初)熱愛政治是因為「真切地關心公義與眾人的利益、權利及自由」。

    ReplyDelete
  5. One may assume that people are fond of politics and like to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because of their “genuine concern for justice and for the public benefits, rights, and freedoms.” However, the second section of this article tells us the reasons that people are fond of politics are not the above-mentioned points. The real reason is that people want to dominate their own life, that is, to live their own life in their own way. People want to be the master of their own life, and they try every possible ways to get rid of other people’s manipulation. In fact, they are not the guards of righteousness; they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activities due to their “selfish ambition or conceit.” One shall stop the pretense of holding the beliefs and motivations that he/she does not actually hold; one shall stop deceiving oneself and others and stop justifying the rebellious, brutal, violent, scheming and evil deeds.

    ReplyDelete
  6. 十分可悲,教會深受政治魅惑到以為基督徒若不涉足政治則不能改變國家社會,更可悲者,不同基督徒與不同教會宗派依然十分政治地擁護、討好、親近自己喜愛與認同的政黨、政治組織、政治意識形態與政治人物,教會並因此到處分裂、基督徒因此常常不和。

    ReplyDelete
  7. 「政治力再怎麼巨大,在宇宙中都小得微不足道」我很喜歡這句話。當我閱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有一個畫面,就是我被拉到了一個高處,發現原來人類的政治活動在宇宙中是這麼渺小。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好的提醒。許多讓人慷慨激昂、熱血沸騰的政治活動,許多我們所製造出來匯集眾人之願望的「神」,還有那些我們人看為巨大、偉大無比的事物,在宇宙中根本不算什麼。若以上帝的眼光來看待世界,那些我們曾看為是我們生命中心的許多事物,都會變得微不足道,變得可笑。. . . . . .

    但真有太多人,太多的台灣人,將政治視為生命的中心,把道德敗壞、邪惡的人捧成「神」,不惜扭曲真理,顛倒是非。只要是他們所支持的人做的再骯髒汙穢的事都可視為是對的,只要是另一方的人所為的事,儘管是件善事,也能被扭曲、醜化。如此將政治視為生命的人,離我們一點都不遙遠,他們可能就是我們的親人,就是我們身邊的人。

    我的父親再過幾年就要70歲,在我認識他的所有歲月裏面,他都是一個如此將政治視為生命中心的人,一生冀望某政治「神」、某政治黨派來改變台灣的未來,讓下一代過得更好。

    柯老師在文中提到:「我們敢斷言,如果政治權力為生活的中心,它控制一切,也是丈量一切的尺度,那麼謊言、詭詐、欺騙、算計、卑鄙、下賤、自大、狂妄、不敬等等這些邪惡敗德就會到處漫延,以致於真理、良善、美麗、神聖也就難以顯現。在這種政治中心主義瀰漫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對立、衝突、仇恨、傷害就不會停止。」

    我們知道,我父親一生的冀望將要落空,因為政治無法使台灣人更認識真理,也無法使人更美善,更無法使人享平安,反而使惡劣、敗壞的事到處漫延。政治無法救台灣,唯有死而復活的基督耶穌可以。願台灣人更多認識人的敗壞及地上國的渺小與短暫,並脫離由魔鬼來的捆綁與轄制,進而以永恆的上帝國眼光來看待一切事物。

    ReplyDelete
  8. 若有什麼生物會傷害人,人必定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十分厭惡及恐懼。而什麼是最會傷害人甚至殺人的生物呢? 不是獅、虎、蠍、病蚊蠅,是人,特別是透過政治。
    「歷史表明,政治會做而且一直做任何它想做的事,屠殺則是它最拿手擅長的。請算一算,單單整個二十世紀因政治而起的戰爭、總共屠殺了多少人?真是可怕地數不盡啊!這種政治殘暴絶對在自然中不可見,不,人不是政治「動物」,而是政治「惡魔」!然而,十分不幸又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人們知道且遭受政治之惡,但人卻總是熱衷於政治並或直接或間接地助紂為虐,以政治力集體說謊與殺人。」
    世界殺人數目排行榜前19種生物https://www.bomb01.com/article/5109/%E4%B8%96%E7%95%8C%E6%AE%BA%E4%BA%BA%E6%95%B8%E7%9B%AE%E6%8E%92%E8%A1%8C%E6%A6%9C%E9%A6%9619%E4%BD%8D%E7%94%9F%E7%89%A9%EF%BC%8C%E7%95%B6%E4%BD%A0%E7%9C%8B%E5%88%B0%E7%AC%AC%E4%B8%80%E5%90%8D%E4%B8%80%E5%AE%9A%E6%9C%83%E8%AE%93%E4%BD%A0%E5%A4%A7%E5%90%83%E4%B8%80%E9%A9%9A%EF%BC%81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