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Monday, April 20, 2015

單愛永恆:不要聽信無永生的人生謊言/ 柯志明教授

單愛永恆
不要聽信無永生的人生謊言

柯志明
20150420 大肚山研經室



          1.通常,「悲觀」、「消極」、「否定」都帶有負面意涵,我們不鼓勵人以這種態度看待人生,而肯定樂觀、積極、正面的生命態度。我們教育孩子要樂觀進取,奮發向上,不要失望,要對人生充滿信心,也常常以許多不幸者的奇蹟故事來激勵人心,勸勉人不必悲觀,生命充滿諸多美好的可能性。
      這當然有道理,也是真的。年幼就失明又耳聾的Helen Adams Kelle成了會多國語言的教育家,漸凍人Stephen William Hawking成了幾乎是當今最頂尖的天文物理學家,沒有四肢的Nick Vujicic與乙武洋匡是充滿喜樂到處鼓勵人的佈道家與作家,盲人Ioana Gandrabur是能演奏困難又優美巴哈作品的古典吉他演奏家,失明的畫家John Bramblitt還能繪出絢麗且栩栩如生的畫,等等,這些都是事實,都見證著生命不可思議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奮發向上,甚至可說,有什麼生命困難是不能克服的,以致於我們實在沒有不好好活下去的理由與藉口。不,不只可以好好活下去,更能活出精彩人生。總之,要好好活著,而且可以活出各種美好。

        2.但天下殘疾者何其多,能活出精彩人生的有幾人?天下不幸者何其多,能幸福喜樂活著的有幾人?其實是少數,恐怕天下不幸者多在人間陰暗角落悲慘過一生。好吧,就算每個不幸者都能翻轉人生,活出精彩生命,這又如何呢?能活出所謂的精彩生命就代表過著有意義的人生,就代表生命充滿價值了嗎?憑什麼?
        當然,聾盲者成為教育家、漸凍人成為天文物理學家、盲人成為演奏家與畫家、無四肢者成為佈道家與作家等等,這都十分不可思議,也確實能激勵許多對生命憂傷失望的不幸者。奮鬥、勇敢、不畏艱難、不向困境低頭等也確實是每個人都當培養的美德,因而以仍能活出精彩生命的不幸者來激發人展現這些美德乃理所當然。
        但是,我們必須承認,能在不幸中活出精彩生命者是不幸者的少數,而且是極少數。大多數不幸者若還能在不幸中不更不幸地活下去已是大幸了,所謂「精彩人生」對他們而言其實是遙不可及的神蹟與存在之不可能。別說不幸者,連正常人甚至頗有才華的人要能活出精彩人生都極不容易。

        3.其實,人生駁雜多樣,好與壞、善與惡、幸與不幸共存並立。每一種可能性都同時並存著它的不可能性,我們不可忘記不可能性正是一種可能性。因而想要藉由一些罕見的特例來表明什麼生命道理都必定要失敗,因為現實上總有反例,而且是更多的反例。人間更多的恐怕不是能活出精彩人生的不幸者,而是本可正常生活的人竟成了不幸者。生命之不幸每日都有,我們看太多了,說也說不完,因此,「常態不幸」(normal affliction)恐怕才是更為堅硬的人生事實。
       因此,以特例以鼓勵人其實不是那麼有道理,因為「特例」就是意味著多數人不會如此。既然人多不會如此,那麼那些「特例」就沒有普遍意義,人也就不必要也不可能都那樣活。既然連正常人都未必懂基礎物理學,那麼以Stephen Hawking來鼓勵漸凍人就沒什麼道理;既然連正常人都未必會彈琴,那麼以Ioana Gandrabur來鼓勵盲人也就沒有什麼意義;既然連一般人都未必會講道與寫作,那麼以Nick Vujicic或乙武洋匡來鼓勵殘疾人士也就沒什麼道理。即便有道理,那道理也無普遍意義。
        這就是我不喜歡甚至厭惡以「成功」或「精彩」的人生為例來激勵或見證生命道理的理由,因為這些所謂「成功」或「精彩」甚至「奇蹟」的生命並不表明什麼明確的人生道理或真理,而僅僅表示人間有那樣「運氣好」的生命事實而已。但這些特例事實與我何干?又與所有人何干?
        不,與我們真正相干的不是世間那些生命特例或可能性,而是對任何人都有效且有意義的永恆生命真理。人需要的不是如何成功的秘訣,不是如何快樂生活的方法,不是如何過精彩人生的能力,而是在平凡、卑微、低下、痛苦、不幸的生活中甚至死亡都能展現的生命真理與意義。這是所有人都需要並有機會展現的真理與意義,而不是少數特異分子與有能力者才能實現的所謂「精彩人生」。

        4.就此而言,今人多是生命騙子,尤其那些自認為最有知識、思想與才幹的教授、學者、知識分子、文化人士、企業家與政客,他們不但不知道生命真理,也對生命真相視若無睹,更以無知的謬論阻礙想要認識生命真相與真理的人。他們會以一些活出所謂精彩人生的殘疾者來激勵你,但卻對成千上萬連過正常生活都不可能的不幸者避而不談。如果你問今人,尤其是他們當中的成功者或自視為大師者:不幸的生命有什麼意義?一點都不精彩的生命有什麼意義?終究會死的生命有什麼意義?如果你再徹底一點問,人既然都必死,活出精彩的人生又有什麼意義?連至親的家人都不聞不問的不幸者真地比家喻戶曉的成功者的生命更無意義嗎?你將發現,他們完全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只會偏離正題地東拉西扯,更可能斥責或嘲諷你的問題無意義,「你想太多了,先能好好活著再說吧」他們會這麼提醒並告誡你。
        但何其可悲與不幸,我們整個社會充斥這些騙子,更不幸的是,他們常是事業有成、名利雙收的「成功」騙子,他們的「成功」是人們爭相追求的標竿人生,他們如何致勝的話已然成了現今文化的主流箴言、指導原則,主導我們的文化走向、教育目標與政策,讓我們的孩子繼續深陷在謊言中隨著他們走上所謂「成功」、「精彩」的人生道路。對他們來說,現實是最重要的,如何在現實世界裡活得精彩、成功、快樂、有競爭力、出人頭地,或者「勇敢地活出自己」(這最受時下年輕人喜愛),這比什麼都重要,這也就是生命全部意義之所在。他們舉那些從不幸中脫困而活出精彩人生的例子,不是要告訴你生命無論如何都有意義,也不是要告訴你生命充滿美善可能性,而是要告訴你「像那樣」的人生才值得追求(雖然你不一定辦得到);換言之,若不「像那樣」活著,生命就遺憾可惜,不,沒意義。你應該明白,在他們眼中,一個人若不能活出一點令人欽羨或肯定的能力來,他的生命是沒什麼價值的。看哪,他們以各種行銷手法、傳播手段宣揚他們的人生哲學與信仰,他們也具體地以他們的科技產品與文化成果為證,表明他們的生命才是「唯一」值得全心追求的「那種」生命。他們滿富自信地說,「相信我,你也可以,即便你如此不幸,你也可以按著我的建議創造出精彩的人生、充滿歡樂與品味的生活,請看這些殘障不幸者的成功案例,真的,你也可以」。
        但這絕對是騙人的謊言,而且是讓人更無人性、更無情、更殘酷的謊言。聽信這些謊言,我們反而變得愈來愈輕視、鄙視甚至厭煩無能者與不幸者,認定他們需要改變,否則他們也不應成為我們追求有品質與品味生活的阻礙。今日當紅的撒謊者說,社會要進步,國家要發展,經濟要成長,人類實在不應為了少數的無能者、不幸者耽擱停滯。喂,「成功部隊」不能停下,要繼續前進,那些跟不上、適應不了的老弱殘兵只好丟掉,不得不讓他們自生自滅,這是鐵一般的生命現實。你一定要記住,成功、進步、繁榮、快樂是他們唯一的生命價值與人生目標,以致於你必須知道活在這種文化的不幸者是更加不幸的,因為許許多多「精彩生命」不斷反襯無法正常生活與自我實現的不幸者是何其地不幸。
        但事實是,人間沒有幾個人是成功、快樂、精彩的,即便有,那些人也多飄浮在虛空甚至黑暗之中,他們不為人知的生命真相其實不堪聞問,而且最重要的,最後,他們整個「成功部隊」都將一一被死亡殲滅,一個也不例外。所以,他們燦爛的笑容其實是虛假的、他們動聽的話其實是謊言、他們龐大的錢財、名聲、權力其實是糞土、他們令人醉心的幸福其實是不幸,真相是他們正走在一條通往滅亡的大道上。他們的生命不但不值得追求效法,更應遠離,全力棄絕。

        5.我們當然要奮鬥,當然要努力生活,當然要竭力在各方面追求美善,盡所能地讓自己並幫助人得到幸福;我們也當勉勵困厄者,激勵失敗者,安慰不幸者,並與無能弱小者站在一起。我想,任何愛人者應都甚願人成功、活出精彩、過得幸福快樂,畢竟失敗、受苦、不幸並非人生目的。
        但我們必須清楚自覺,我們無論有多大能力都無法讓所有人過一樣美好的生活,享受一樣的幸福,我們更不可能允諾人都能過所謂成功、精彩、快樂的人生。人不是上帝,無此能耐,何況上帝也未曾如此應許。人人都能且應享有平等的生活絕對是空想家的烏托邦幻想,是加重人類敗壞毀滅的思想毒藥,二十世紀歷史已清楚證明其恐怖後果。但很不幸,直到今天,現代人似乎還未從可悲又可怖的殘酷二十世紀學到教訓,而都還活在幾乎是莫名其妙的烏托邦幻想中,繼續往他們自訂的「自由、平等、博愛」前進,繼續激進地為此革命奮鬥。
        不,我們完全無法掌控人的生命,連我們自己的命運也不在我們的自由決定範圍內。所有真有生命智慧的人都應懂得這個道理,因而不會對人生有任何幻想。真正的智者必教人清楚認識人改變不了的人生現實,面對它,接受它並忍受它,對,忍受人生。這不是軟弱消極,而是真正的勇敢積極;這不是悲觀,而是真實可信之樂觀的誠實前提。但就算是悲觀,悲觀主義也有它的道理與用處;它讓我們正視生命悲慘的現實,提醍我們人能力的限制,並約束我們不切實際的幻想,也讓我們拒絕害人更深的種種荒謬的樂觀主義哲學,尤其它引發出來的激進政治、社會、文化運動。

        6.我想,最好的哲學就是最誠實的哲學,而最誠實的哲學就是最能讓人清醒活著的哲學,也就最清楚認識生命真相並最能明示生活真理的哲學。這種哲學必然含有悲觀的意味,因為它必誠實地告訴我們人超越不了的生命陰暗面,也必告訴我們此生不可擺脫的惡。
        就此而言,悲觀主義通常比樂觀主義更真實,更貼近生命真相,更願意承認此世之殘酷、悲慘、冰冷、無情,以及人的無知、無能、無德與無望。悲觀主義者常無情地打擊人的自信,叫人看清自己是什麼德行又只能有什麼能耐。他們根本不為人的亮麗文化成就所動,也不理會叫人驚歎的科技文明,他們總是意識到惡在那裡;因而面對沈迷醉心於人的偉大成就中的樂觀主義者,他們總是可以輕輕地問「什麼時候人才能讓自己脫離一切的罪惡、悲苦,哦,還有死亡?」我相信,只要這地上還有自我陶醉的樂觀主義者,這問題總是可以一再地問下去,而令樂觀主義者樂觀不起來。
        當然,悲觀主義也常令人悲觀,因為它若不是對人的悲慘無能為力,就是拯救無方,錯提生命解藥。看看NietzscheSchopenhauer以及他們的思想先祖印度的吠檀多與佛教哲學,你就能明白對人生有深刻見解的悲觀主義者常對深陷苦海的人無能為力,甚至連自己也救不了自己,以致最後悲觀都難免悲劇。
        但,無論如何,悲觀主義是誠實的,它對人生沒有幻想,也教我們不要幻想。即便它救不了人,指不出解脫悲苦的出路,它仍然是誠實無偽的,不像樂觀主義那樣自欺欺人地誇讚人的偉大並為之擘畫生命的理想藍圖。

        7.確實,我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終究要死的人生有何精彩可言,也無法理解終要死的人生是根據什麼斷定它精彩,更無法理解激勵一個必死之人追求精彩人生有什麼意義。對我而言,一個必死之人毫無精彩人生可言,激勵一個必死之人好好活著並努力追求精彩人生更毫無意義。面對罪惡、苦難與死亡,我是個徹底的悲觀主義者,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後淒厲的喊叫「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太27:46; 15:34)是我徹底悲觀的最好證據。除非你能清楚指出人能超越罪惡、苦難與死亡之道,並以具體例證明示,否則你永不能叫我不是個悲觀主義者,你也永不能叫我不問:必死之人有什麼生命意義?總之,在我看來,人若無法超越死亡而享有美善之永生,那麼所有激勵人好好活著、追求精彩人生的話都是可笑又可悲的謊言。
        因此,對我而言,真正的生命教師不是教你如何在此生謀生、出人頭地、過精彩人生,而是教你清楚認識生命的真相並將永恆真理告訴你,然後教你要輕看現實、不貪愛世界、不執著此生而單單在乎永恆、竭力追求永恆。對,真正的生命教導是教你永恆的真理,真正的生命勉勵是勸你走出這個世界,真正的生命焠煉是讓你在長久的困厄中看輕此生而盼望永生。終極而言,對人的教導、勉勵、勸誡、幫助、關懷,都是為了人能得永恆真理並有永生。若要珍惜把握此生,那也是為了愛永生。若非如此,這一切都無意義。
        生命而且是永恆的生命最重要,無此則一切盡屬虛無。因此,凡與永恆無關的都不重要,都可有可無,都可輕看;凡要你珍惜生命並教你如何過真正有意義生活但卻完全不提永恆與永生的教導都屬虛偽不實或無知;而凡反對或敵視永恆者都是可憎惡的,都是當對抗與棄絕。在這個意義上,柏拉圖應是最好的哲學家,而蘇格拉底則是最好的哲學教師,他們的哲學都是為了展示永恆並教人練習死亡而進入永恆。相對而言,今天的哲學多為遮蔽永恆的世俗小慧,喧鬧不已,廢話連篇,言不及義。頗為遺憾,連當今最天才的哲學家關乎生命所能告訴你的,不過就是「生命意義」沒有意義,問「生命有沒有意義」也沒有意義,這都只是一種語言遊戲,至於永恆則不可言說。何其令人失望啊!

         8.當然,永恆的哲學不就是永恆本身,教導永恆的哲學家不就是永恆者,論證永恆的人也不真能叫你進入永生。因此,柏拉圖的哲學不夠,離永恆尚遠,更不能叫我們真有永生。因此,人真正需要的不是論證有永恆的哲學,而是具體可見、可聽、可摸的永恆真理與生命。
        然而,若非永恆進入此生,我們怎能知道並思想永恆?若非永恆者成為人,我們怎麼可能有永生?若非永恆已放在我們心中,我們怎能思想永恆真理並渴望永生?若非永恆充滿並支撐著我們,我們怎麼可能存活並忍受這個世界?道理應是顯然的,永恆是我們能思想並認識永恆的前提,永恆是我們能尋求永生的前提,永恆也是我們能看清此生並質問此生的前提,永恆更是我們能忍受一切困厄與不幸而仍願意肯定生命並繼續存盼望活著的力量根源。總之,永恆是此生此世的絕對座標,也是今生今世的最後審判。若無永恆,此生盡都虛無。
        但一切重要中之首要者,永恆不是無止盡的時間,並非寂然不動地一直存在著。不,永恆是生命,是活生生的無限位格,是無始無終的自有永有者,是存在之首先與末後者,是天地萬有的創始者與審判者。永恆就是上帝,更好說,上帝就是永恆。正因此,只有上帝而且是已然道成肉身住在我們當中的上帝能叫我們認識永恆真理並有永生,能救我們脫離罪惡、苦難與死亡,能把我們拉出這個終將寂滅的世界,叫我們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這才是我們此生唯一能有朌望與意義的原由。
        請牢牢記住,若沒有上帝,那位被釘十字架的上帝,那位因愛捨己的上帝,則唯虛無而已。因此,你若聽說,沒有永恆者上帝,人仍能精彩又有意義地活著,你一定要知道這必是那可憎之生命騙子的無恥謊言。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3 comments:

  1. 我們整個社會真是充斥著「生命騙子」,到處都有教導人生命的意義在於「在現實世界裡活得精彩、成功、快樂、有競爭力、出人頭地,或者『勇敢地活出自己』」,孩子從小就被灌輸「像那樣」的人生才值得追求,甚至我們就成為騙子中的一員,自己欺騙自己,也欺騙我們的孩子、朋友。

    在這個到處都有欺騙的社會裡,真是第一次看到有如此真誠的人,以如此嚴謹的論述將這眾人都奉為真理的謊言戳破。

    此文點出,「人間沒有幾個人是成功、快樂、精彩的,即便有,那些人也多飄浮在虛空甚至黑暗之中,他們不為人知的生命真相其實不堪聞問,而且最重要的,最後,他們整個『成功部隊』都將一一被死亡殲滅,一個也不例外。所以,他們燦爛的笑容其實是虛假的、他們動聽的話其實是謊言、他們龐大的錢財、名聲、權力其實是糞土、他們令人醉心的幸福其實是不幸,真相是他們正走在一條通往滅亡的大道上。他們的生命不但不值得追求效法,更應遠離,全力棄絕。」

    ReplyDelete
  2. 什麼才是人生勝利組呢? 讀醫學系? 好工作? 高富帥? 一切順利?...相對地,什麼都不如人、被看不起、22K、不順遂…就是人生的魯蛇嗎?
    然而,如果這一切利益、感情、奮鬥等皆隨著死亡終結了,如果一切不公不義無法被補償並隨著死亡到來無疾而終,這樣的人生有人真的勝利了嗎? 有誰不是魯蛇呢?

    「真正的生命教導是教你永恆的真理,真正的生命勉勵是勸你走出這個世界,真正的生命焠煉是讓你在長久的困厄中看輕此生而盼望永生。終極而言,對人的教導、勉勵、勸誡、幫助、關懷,都是為了人能得永恆真理並有永生。若要珍惜把握此生,那也是為了愛永生。若非如此,這一切都無意義」。

    ReplyDelete
  3. 引用:
    但這絕對是騙人的謊言,而且是讓人更無人性、更無情、更殘酷的謊言。聽信這些謊言,我們反而變得愈來愈輕視、鄙視甚至厭煩無能者與不幸者,認定他們需要改變,否則他們也不應成為我們追求有品質與品味生活的阻礙。

    不僅指出這世上小學的虛無;也指出這些思潮的後遺症。這當然遠離上帝的後果,也是習於自欺、以自我的盼望取代上帝的真實,將假神替代真神,愁苦必定加增。誠然原作者本文可說如保羅所言,不如說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