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aturday, June 27, 2015

說謊/ 柯志明教授

說 謊

柯志明
20150627 大肚山研經室



        1.如果一個人知道某事,卻說不知道,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不知道某事,卻說知道,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知道不可以做某事,卻說可以做,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知道某話是錯的,卻說是對的,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有做某事,卻說沒做,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憎恨你,卻說愛你,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不相信你的話,卻說相信,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允諾你會如何,卻不信守承諾,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一個人想的、決定的、堅信的與他告訴你的不一樣,他就是在說謊。總之,當一個人故意對別人講出他明知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話,他就是在說謊。
        謊言就是不真實的話,也就是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話,而說謊就是故意說出明知不合真理與不符事實的話。注意,謊話不只是單純的假話,而是故意違背真理與事實而被說出的話。一個無知或說錯話的人或許真誠地相信他所說的是真的,但說謊者卻清楚知道自己所說的是違返真理與事實的話。
        現實上,說謊有多種形式。故意直接說自己明知道的假話是典型的謊言,但除此之外,故意在真話中加一點假話,故意隱藏真話,故意不講真心話,故意加油添醋地扭曲真話,故意不講重要或關鍵的真話,故意顧左右而言他,故意講誤導人的話,還有,故意應講話而不講話,等等,這些其實都是說謊的不同變換形式。常以此方式講話的人都有一顆說謊的心,都不真誠,都想欺騙人,雖然說謊的嚴重程度或許不一樣。有人說,沉默就可免於說謊。確實,沒說話當然就不可能說謊話;但是,當你有義務說真話以幫助人或社會免於傷害與罪惡時卻不說話,那麼你雖沒直接說謊話,但卻也沒有為了實現善而說真話的決心與勇氣,其實也就是不真誠。人一旦不真誠,謊言與邪惡當然就到處流行,難以遏止,公義也就不得伸張。
        雖然說謊的目的在騙人,但說謊者必先自我欺騙。說謊者清楚知道真理與事實當然不會因為他的謊言而改變,但他卻仍執意以他所能操控的語言對著聽他講話的人加以改變,且意圖使他們信以為真。這正是說謊者自我欺騙的核心:自視為真理與事實的主,意圖操控別人對真理與事實的認知,並且欺騙自己可以欺騙別人。因此,在最深的意義上,說謊者就是自我欺騙為上帝者──真理與實在的主。說謊者的悖逆本質在此:自視為上帝。就此而言,沒有比說謊更可怕、更邪惡的罪,這就是為什麼聖經視說謊為魔鬼的主要標誌。
        一旦有人說謊或聽信謊言,人間從此就有了故意悖逆真理與事實的心以及因之而有的謊話,人心必因此被擾亂,逐漸遠離真理,認不清事實,還有,最後也不知不覺被影響而成為會說謊者。這就是人的根本問題。因為人說謊,人就難有誠信,人就會詐欺,人就沒有忠貞,人就彼此猜疑,人心就混雜許多私慾、邪念、虛謊、詭詐、偽知識,終至喪失了認識真理的根源能力。不但如此,隨而因各持己見而彼此傷害,相互殺害。對,謀殺正是謊言必結的果實。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人的罪惡始於謊言,各種罪惡、殘暴、死亡又隨謊言而來,正如聖經所說的。
        
        2.當然,真話是謊話的前提。如果沒有真話,就不可能有謊話,也無法辦別謊話。所有說謊者都知道真話,否則他就無法說謊。據此而言,謊話必須依賴真話存在,它必須寄生於真話之上。
        真話就是合於真理與事實的話,但若沒有真理與事實,人就不可能講出合於真理與事實的話。因此,真理與事實最為根本,無此,說真話不可能,辨認真假不可能,說謊也不可能,拆穿謊言更不可能。只有在一個有真理的世界,只有在一個真實客觀的實在世界,知識才有真假之別,分辨真假話才可能,而說謊也才可能,因為說謊就是故意違背、顛倒、扭曲、改造真理與事實而說出的假話。
        然而,我們應相信且要記住,因為真理與事實是存在之本,所以最終謊言一定會被拆穿。對,沒有不會被拆穿的謊言,因為真理統治萬有。真理不是抽象的、消極的、被動的、有待人去發現與宣揚的道理,不,真理是能且會除去一切虛假以護衛真實存在的具體、積極、主動的道理,真理自身就作為一切實在之基礎的最高位格(Person)。對,不要懷疑,一切真理都出於位格,都與位格有關,而終極真理本身就是作為天地萬有之基礎的最高位格,因而真理必揭露謊言並審判說謊者。

        3.說謊的目的就是欺騙。欺騙未必要說謊,但說謊卻是欺騙的基本形式,而且是最核心與致命的方式。其實,所有的欺騙都本於說謊,也可被表述為謊言,因為欺騙都本於違背真理與事實的那種語言意圖。
        一旦有人說謊,就可能有人被騙;一旦有人相信謊言,就確定有人被騙。但只要有人說謊,即便無人被騙,人間就有了謊言,也就是有了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話。我們可以很確地說,一旦人間有了謊言,有人被騙是遲早的事,因為在現實重重因素(如時間、空間、傳達、學習、語言等)的限制下多數人都難有辨識真假話的完全能力。因此,通常一旦謊言被散播出去,那麼人間就會像被病毒感染一樣充滿不合真理與事實的謊言;如果又有人以各種方法大力散播謊言,那麼謊言必定輕易統治人心,人的傷害也必隨之而至。在這個意義上,正如傳染疾病的人不知道自己正傳播著疾病一樣,傳播謊言的人也未必知道自己正說著謊言,不但不知道,甚至還十分相信所說的是真話。這就是人最可悲與謊言最可怕之處:人是如此地無知並被騙得如此之深,竟不知道自己信以為真的話其實是謊話。
        被散播的謊言就是謠言。確實,謠言其實就是謊言,就是刻意編造出來四處散播的假話。編造謠言者必定是說謊者,通常目的是為了惡意打擊、傷害、毀謗甚至毀滅他的仇敵或怨恨者,最終是為了詆毀真理與事實。
        何其可怕的謠言啊!它就像要命的病毒一樣瀰漫在人間,侵蝕我們的靈魂,迄今未止,人類歷史上有數不盡的人深受其害,包括偉大哲學家蘇格拉底與人類救主耶穌基督。謠言如何可能?又為何有效?正藉由廣大的無知之輩以及本性喜好說謊的人。因為人們太無知、太喜好說謊,謠言才可能生根且四處蔓延。如果人只講真話,只講他明確知道且有根有據的話,謠言就不可能。但人並不喜好講真話,也不喜好有根有據地講話,反而喜好隨意說話,任意說愛說的話,隨便講想講的話,謠言當然就能滋生蔓延。不錯,「謠言止於智者」,但愛真理、講事實且有分辨力的智者少有,因而謠言四起,到處飛散,難以中止。我們甚至要悲觀地說,只有上帝能中止謠言,還人清白。
        就此而言,資訊通達未必是好事,因為人所擁有的可能是錯誤甚至壞的知識與訊息。這比無知更可怕。把錯的知識當成對的,並且不斷四處散播,這是惡文化的成因。資訊傳播科技的發達使得這種致命的情況愈加嚴重,人因便利的科技而更被謊言所牢牢囚禁,無法自拔。我們一定要記得並承認科技發達、資訊流通無法讓人認識真理,除非流通的都是合於真理與事實的真話、真知識,而且人們願意且有能力接受這些真知識。如果流通的多為謊言與謬論而且深得人心,那麼資訊流通發達只是更令人深陷於虛謊之中而已。今日文化現況當為明證。

        4.教育也是如此。教育原本是為了使人認識真理與知識,使人更有美德,使人更有卓越的價值實現能力。然而,一旦教育被說謊者把持、被謊言充滿,那麼它就是敗壞人心的最有效手段,因為受教者多軟弱無能,尚無健全的真偽辨識力,可任由教育者隨意宰制、塑造。
        政治獨裁專制者必定控制教育,透過教育灌輸其國民許多關乎生命、道德、宗教、歷史、文化、社會、國家的「意識形態」謊言,篡改歷史、事實、真理,偽造文件、圖檔、照片、記錄,以各種暴力手段限制人民自由表達其信仰與思想。毫無疑問,活在獨裁專制政權底下必定活在謊言之中,順從獨裁專制就是順從謊言,反之,愛真理者必定反抗獨裁專制以及它所編造的一切謊言。獨裁專制者的最大仇敵就是真理以及愛真理的人,因而獨裁專制者必然懼怕、防堵、抗拒、消滅真理與愛真理者,國家暴力就是他們對付真理與愛真理者的必然手段。
        但不只獨裁政治,民主政治也是如此。如果獨裁政治是一個人或少數人決定什麼是「真理」,那麼民主政治就是多數人決定什麼是「真理」。但真理與人數多寡無關,而謊言卻能因為多人支持而變成「真理」。今日許多違反真理的謬論、謊言與行為正以自由、平等、人權、正義、科學、學術之名在民主社會裡到處流行,並被視為理所當然、不可挑戰的「真理」,更不幸地,還不斷以各種手段打擊、毀壞真正的真理。所謂中立、自由、民主的教育體制正是這些偽真理的最佳流竄工具與手段。

        5.其實,凡悖逆真理者都想透過教育洗腦受教者的心靈,使特定的謊言根植人心,讓他們遠離真理,那是一種無形的、偽裝的、思想的獨裁。今天的世俗主義教育正是如此,人文社會科學的教育尤其如此。我們必須痛心指出,今天在各級學校裡成千上萬的所謂教師、學者、專家多是謊言的散播者,尤其是大學裡的人文社會學者們,他們所從事的教育工作往往不過是在傳播當代文化的謬論與謊言而已,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所教的是什麼,也毫無覺察與辨識能力。從我讀大學到現在教大學,我親身經驗這類教授學者之學術無知與無恥,我聽過荒謬又不知所云的「玄理奧論」,我聽過修辭動聽、空洞無物、沒有根據的各種哲學家派,我更聽過簡直就是在嘲笑人的智力與理性的社會學、人類學、文學、教育學、性學等等理論,其荒謬程度有時實在連有普通常識的人都難以想像。例如,他們說沒有客觀事實,沒有永恆真理,沒有絕對道德,一切都受社會、歷史、文化決定,他們甚至說男女性別也是社會建構的,哦,男女的生殖器官以及因之而有別且互補的整個生理組織、構造是社會建構的?何其令人咋舌的「理論」!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這種「理論」,他們也從未按此生活,但卻能在大學教室、會議裡假「學術」之名高談闊論這種連常識都通不過的謬論。這不是很清楚在說謊嗎?
        你不相信嗎?你要相信,所謂的「學術」可以是一種詐騙,需特別強調,尤其是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連誠實的科學家都無法容忍這種「學術詐騙」。1996年,受不了英美(尤其美國)人文社會學界充斥著假藉科學理論胡說八道的龐大病態現象,物理學家Alan Sokal終於忍不住,於是自己杜撰一篇以量子力學來胡扯詮釋學的論文〈越界:邁向一個量子重力的詮釋學轉型〉(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s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 Quantum Gravity)去投著名學術期刊《社會文本》(Social Text),竟然被刊登,後來他投書Lingua Franca雜誌公開表明前文是他刻意製造的一個騙局,特意要揭露人文社會學者(就是那些整天權力、身體、性別、多元、去中心、解構、建構、浮動云云的後現代學者們)對科學是如何地無知、胡說八道與自欺欺人。這就是有名的「索卡騙局」(Sokal hoax)。這個例子最足以說明,所謂的「學術」可以是一種詐騙。很清楚,直到今天,這種學術詐騙仍十分興旺地活躍在學界,學界不知靠這種詐騙生產了多少了「學術論文」,而學者又不知以這種詐騙騙取了多少國家社會的金錢、利益、名聲與權勢。
        臺灣的學界正是如此,其無恥、不要臉、詐騙的程度絕對超出你的想像。去年,前屏東教育大學副教授陳振遠不就自製一百多個假帳號「人頭審查」自己論文被國外期刊拆穿而丟臉到國際上嗎?前教育部長蔣偉寧不也因「不實」掛名陳振遠的學術論文而下台嗎?若非被緊緊追查,否則他們都意圖說謊蒙騙大眾。許多大學教授都知道這不是特例,而是臺灣學界的一般現象。你想,連一向自視學術標準嚴格又明確的科學界都如此,那學派林立、眾說紛云、難有明確學術標準的人文社會科學界就更難以想像了。
        我們經常親眼目睹,許多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騙子不學無術,他們雖擁有國外大學或國內國立大學的博士學位,但任教後卻從不專心於教學研究,反而好拉幫結派,到處鑽營,甚至能受聘任什麼「顧問」、「主任」、「委員」之類,整天在各大學院校跑場,經常受邀公開或匿名審查、評論別人的論文。他們有人甚至沒能力單獨一個人寫一篇文章,沒能力說清楚一個概念,更不具有學術的反省批判力。他們最大的能耐就是到處賣弄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懂、講不清的什麼後現代、解構、後殖民、多元、性解放、酷兒等等五花八門的新潮「理論」,滿嘴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傅柯、德希達、西蒙波娃等西方時尚人名以及身體、性別、國家、權力、霸權、壓迫、社會建構、自由、平等、權利、正義等流行語詞,並以自己的權力強迫或誘惑學生們吞下這些迷幻、混亂人心的思想毒藥。不幸,這些人不但有辦法順利升上教授,還能被選任為什麼「特聘教授」、「講座教授」之類的,更可能是教育部與科技部的熟客上賓或委員、顧問。那些認真研究、有學識、思想嚴謹的學者則須仰其鼻息,聽其指揮,甚至受其威脅與踐踏。最不幸與令人痛心的是,國家教育機構正是這種惡質學術文化的大推手,何其虛謊腐敗的臺灣高等教育界!
        就是這些所謂的教授專家學者不斷以科學、學術、民主、自由、平等、人權之名透過各種手段(尤其媒體、網路以及政治權力)對平民大眾洗腦,宣傳毫無根據的謬論。當代瀰漫整個世界的唯物論、無神論、相對主義、多元主義、科學主義、達爾文主義、激進自由論、唯平等主義、性解放主義、同性戀主義等等五花八門的世俗世界觀與人生觀都是他們努力從事教育工作的成果。甚可悲與不幸的是,這些思想言論不但沒有讓人更認識自己、世界與真理,也沒有讓人更有美德、更理解生命的意義、更有理解力與辨別力,反而讓人更深陷現實、物質、肉慾、虛榮、謊言、欺騙、享樂、虛無、混亂之中。真理與事實雖不會斷絶,當然也不可能斷絶,但卻只能在這種更瀰天蓋地的謊言文化中苟延殘喘,倍受為數龐大說謊者的無情毀謗與攻擊,致使人要認識真理難上加難,甚至不可能。

        6.我們要知道,說謊必傷害聽信謊言的人。被謊言傷害不只因為謊言會帶來種種惡果,更因為謊言毀壞本只相信真話與真理的心靈,使得人失去對人與真理純然的信任。人一旦知道被謊言所騙,此後他就知道人會騙人以及他可能會被騙,以致於他很難甚至不可能再完全相信人。這必使人陷入無止盡的猜忌與懷疑中,因為他需要去驗證別人的話是否可信。為了不被騙,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不被傷害,人也就自然地會因別人說謊而說謊,以謊言對抗謊言,以謊言保護自己,以謊言實現心願。長此以往,社會很難不瀰漫謊言,人很難不變成說謊者,甚至到連「我沒有說謊」都成了謊言的地步。
        為了挽救信任與誠實,「發誓」或許是讓真理呈現的最後機會與手段。但是,既然連「我沒有說謊」都可以是謊言,那麼發誓難道不會也是謊言嗎?當然會,不但會,而且是更有效更具殺傷力的謊言。發誓之所以需要,是因為大家都在說謊;發誓之所以有用,是因為大家都不相信真話。但如果一個人根本不相信真理,不在乎事實,甚至不把神放在眼裡,以致於連發誓都可以是為了進行更有效之欺騙的謊言,那麼發誓就毫無意義。究極而言,發誓是多餘的,因為它既不能增益也無法損害真理與事實,當然也無法讓人變誠實,歷史已清楚向我們證實。
        社會若沉淪至連發誓都無法保住真理、真誠與信任,那麼人幾乎就完全失去認識真理的可能性了。此時,人失去的不只是真理,更失去認識真理的能力,不,失去對真理的需要、敬重與愛。這必是一個黑暗的社會,人完全被囚禁在謊言之中,不愛真理,慣於說謊,甚至以謊言為樂。愛真理、誠實、正直的人在這樣的社會裡必然孤單,被嘲笑、戲弄,甚至被痛恨、逼迫與殺害,耶穌與蘇格拉底是兩大明證。

        7.人之所以要以發誓保障真話、挽救被謊言敗壞的人心,因為人是宗教的存有,人想以超越者來保障人間的信實。
        確實,人不可能沒有宗教信仰,因為人不可能沒有終極信仰而活著。什麼都不相信就是一種相信,沒有信仰就是一種信仰,不信宗教就是一種宗教,無神論者就是以自己為神、崇拜自己、信仰無神論思想的「有神論者」。沒錯,沒有無神論者,凡無神論者都是自我崇拜的「有神論者」。不,人永不可能沒有宗教信仰,差別只在信仰什麼而已。信仰是靈魂的靈魂,是人心之心,它統馭著整個人。人的生活全都在表現他的信仰。
        在這個意義上,最可怕與最具摧毀力的謊言就是以「神諭」呈現的謊言,最可怕的說謊者就是以「神」之名說謊的人。即便所謂的無神論或無宗教信仰者都最擅長以宗教方式及力量散播其謊言,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獨裁專制政權,無論是左派的無神論政權(如共產黨)或右派的法西斯政權(如納粹)。這些政權必定趨趕其他的宗教,因為它自己就是一種宗教。它尤其要消滅真理的宗教,因為它是謊言的宗教。它若容許宗教存在,目的是要這些宗教為它服務,聽它指示,服從它的「神諭」,否則必遭除滅。獨裁政權與國家主義都是宗教,「主席」、「統領」、「統裁」、「領袖」等獨裁者都是必須受膜拜的神明。
        正因此,最有害與可怕的謊言都以宗教之名流傳在人間,或者,最可怕的謊言就是沒有真理或反真理的宗教。毫無疑問,並非所有宗教都合真理,並非所有宗教信徒都過合真理的生活,相反,許多宗教沒有真理或違反真理,許多宗教信徒的生活充滿錯謬與欺騙。這些虛謊宗教的顯著文化表現就是:不誠實、淫亂、不正義、沒有愛、無饒恕、無寛容、威脅、暴力、殺人等等邪惡。因此,要破除謊言首先就是要批判宗教,揭露深藏在神殿、寺廟、教堂裡的說謊者。但這是人間最困難的事。要人承認自己的信仰是錯的,承認自己拜的是假神,這就如同毀滅他的整個生命一樣,因為他正靠此而活。但若不能破除迷信,人就不能認識真理。

        8.以臺灣為例。臺灣人熱心宗教,到處廟宇林立,但那些臺灣人膜拜的是真神嗎?真神是金銀做的嗎?真神是木頭刻的嗎?真神住在寺廟裡嗎?真神需要人抬著走嗎?真神會被火燒毀、被人偷走因而需要人保護嗎?真神需要吃喝牛羊豬魚肉以及各種小吃飲料嗎?更核心的,真神是人變成的嗎?人死後會變成神嗎?有什麼確定不疑的證據表明某死了的人變成了神?既然連死亡都超越不了,這樣的人怎麼還能變成神?如果連死了的人都能成為神,那「神」究竟意謂著什麼?還有,臺灣人的神明有因臺灣人好色、淫亂、暴力、殺人、不誠實、詭詐、搶奪、嗜賭、選舉買票、賣假貨等等惡行而憤怒嗎?臺灣人的神明知道那些熱心繞境、抬轎、放炮、焚香、燒紙錢的人許多是社會的無賴、敗類、惡徒嗎?臺灣人的神明知道絕大多數的政客都一直在利用宗教騙取權力並行惡嗎?臺灣人的神明有因臺灣人明顯的不公義而發怒以致責備、懲罰他們嗎?臺灣人的神明有公開以明確的語言文字或作為教導臺灣人要愛真理、行公義、好憐憫嗎?如果臺灣人所熱切信仰的是真理的宗教,為什麼這樣的宗教沒有讓臺灣人更愛真理、更誠實、更守信用、更公義、更講求事實、更痛恨謊言,反而臺灣卻充滿宗教詐騙、政治詐騙、經濟詐騙、文化詐騙、教育詐騙、學術詐騙以及細數不盡的生活詐騙呢?為什麼臺灣人的神明沒有讓臺灣這美麗島維持其美麗或變得更美麗,反而讓臺灣充滿醜惡文化,縱容臺灣人不斷傷害這美麗島,以致於凡臺灣人所到之處幾乎都醜陋不堪,並且這種醜惡隨著民間宗教興旺而愈來愈嚴重呢?火熱、頻繁、吵雜的焚香祭拜、放炮、煙火、電子花車、遊行繞境等等廟會活動不但沒有讓臺灣人更美善,也沒有讓臺灣的土地、山林、空氣、河海及其間的生物更美麗,反而更醜惡、更受污染、更被破壞、更受傷害,而且愈來愈嚴重,為什麼?只有盲目而沒有基本判斷力的人才會認為臺灣人的傳統宗教信仰帶來美好的臺灣文化並能保護山林,只有說謊者與無知的人才會無條件地持續護衛臺灣人從古中國大陸帶來的傳統宗教。對我而言,臺灣民間傳統宗教就是毫無真理根據的謊言宗教。
        臺灣人如果愛真理、痛恨虛假、厭惡謊言,那麼臺灣人就要認真、嚴肅、誠實回答上述問題,好好反省自己的宗教信仰。我常聽許多臺灣人說,所有的宗教都一樣,都勸人為善。但這正是一句典型的宗教謊言,一句毫無真理辨識力者自欺欺人的謊言,一句真理怠惰者的懶惰謊言。這種充滿真理怠惰者的社會被謊言政治集團、黑心商人、無恥宗教騙徒統治與操弄實乃理所當然,也是當得的報應。宗教當然不都勸人為善,而且大多叫人為惡且深陷罪惡之中!
        我完全不相信臺灣人的民間傳統宗教能讓臺灣美好,我完全不相信那些美化臺灣民間傳統宗教的謊言,即便有千萬個宗教文化學者專家為之背書,我也不信。當前的臺灣社會現況可以明確佐證我的信念。我知道臺灣有古意、老實、良善的人,但對我而言,臺灣人若能棄絕他們的民間傳統宗教而信仰真理的宗教則能更加良善,更能產生優美的風俗文化。我知道,徹底反省甚至棄絕臺灣人的傳統宗教信仰最為困難,但卻是臺灣能否變得更為美好之希望所在,而這要有愛真理而憎恨謊言的力量才可能。
       不過,換了宗教信仰的臺灣人就會誠實了嗎?真理的宗教就能讓臺灣人愛真理嗎?當然未必。事實清楚表明,即便接受了憎惡謊言與一切邪惡的基督信仰,臺灣人仍然會說謊為惡,請看,許多臺灣基督教徒仍然謊話連篇,不但與各種惡事有份,也對顯著的邪惡(如政權之惡)視而不見,甚至以上帝的話縱容姑息、為之背書、給予幫助。臺灣曾有基督徒總統或號稱是基督徒的總統,但他們的惡德召彰顯著,令基督與基督教會蒙羞!至於無恥邪惡敗壞的所謂牧師、傳道人與基督教徒則更是數也數不盡!
        但反過來說,如果臺灣人未曾聽聞真理,沒有真理的信仰,而依舊相信祖先傳下來的謊言宗教,則要成為愛真理而憎惡謊言的國族則完全不可能。我深信,不是政治,也不是經濟、科學或其他的什麼,而是真理的宗教才是臺灣人與臺灣社會文化能變好的真正關鍵。

        9.再強調一次,謊言不只是錯的話,不只是不合真理或違背事實的話,而是故意編造來違背真理、顛倒事實的話。謊言的本質與核心在於說謊者的悖逆意志。沒錯,謊言出於意志,是意志的一種創作發明。理性的有限、缺陷都不足以造成謊言,唯獨一個故意顛倒真理與事實的意志會構造謊言。對,謊言是意志的果實,是故意扭曲、顛倒、違背事實與真理的意志作為。這是謊言最邪惡與可怕之處。因此,謊言標誌著一顆悖逆的心靈、一個故意抗拒真理的靈魂、一個刻意不順從客觀實在的自我。
        凡有謊言之處就有故意抗拒、扭曲、違背、不順從真理與事實的自我;一個充斥謊言的社會意味著這個社會充斥著悖逆真理與事實的自我;一個充滿謊言或對說謊習以為常的社會,就是一個充滿這種不順從事實與真理之靈魂的社會。這種社會不可能展現偉大的文化,不可能產生真實美善的宗教、道德、哲學、文學、藝術、科學、風俗、法律、政治、經濟等。所有偉大、真實、良善、美麗的人類文化必定建立在真理之上,也必定出於愛真理的人民。相反地,習於說謊的社會只能藉著殘存微弱的一點真理、誠實、互信苟延殘喘地存在著,就像一個全身中毒的人那樣活著,即便未死,活著也是一種醜惡,而死亡則是遲早的事。
        說臺灣是「謊言社會」絕非言過其實,雖然整個世界基本上也是如此。如果臺灣不是謊言社會,為什麼有數不完的造假、欺騙?當紅的臺北市長柯文哲說「當一個說實話的人變成英雄,表示整個社會都在說謊」,他以這話嘲諷整個臺灣社會充滿謊言。但是,如果整個社會都在說謊,那麼這個社會讚揚一個說實話的人是英雄其實也是謊言。當然不是所有臺灣人都說謊或一直說謊,但臺灣人卻實在愛說謊並習以為常,也被謊言政治集團與政客用謊言統治,而多數臺灣人竟也喜愛這樣的統治,甚至甘之如貽。對臺灣人而言,中國國民黨的謊言昭彰顯著,實無需費言,凡誠實者都不會否認,也無法容忍。中國國民黨所帶來與建立的政府機關、軍隊、學校無不充滿謊言造假,並為說謊造假發明各種精熟細膩的偽裝、遮掩、欺騙技巧。哦,當然,並非全都是謊言造假,但實在有太多謊言造假。直到今資訊流通發達的時代,中國國民黨及其政客們仍然習慣心口不一,習慣說謊,且想盡各種辦法繼續欺騙臺灣人,連「中華民國」的領土究竟包括哪裡也說不清楚,連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兩個國家還是一個國家這麼簡單的國家識別與認同都能公開胡扯蒙騙,還要寫進歷史教科書中繼續欺騙我們的孩子。
        但反國民黨的人與政黨(如民進黨)呢?他們都不會說謊且能免於謊言的欺騙嗎?不,他們不但一樣會說謊、愛說謊,且不能免於謊言的欺騙。例如,他們喜愛美言臺灣人如何善良、臺灣文化如何美好,現在臺灣的醜惡都是中國國民黨帶來與造成的。真的嗎?臺灣人有這麼善良嗎?臺灣文化有這麼美好嗎?直到今天,臺灣漢人四百年史其實就是一部自私自利、強欺弱、搶劫、爭奪、打殺、淫亂、說謊、詐騙、無知、迷信、忘恩負義的歷史。在我生長的一個南臺灣小小村莊,我自小親眼目睹上述種種罪惡,且至今不斷。這種親身經驗讓我完全不相信那些刻意盲目美言臺灣人與臺灣文化的謊言,也讓我完全無法苟同那些打著「愛臺灣」而不容人批判臺灣人與文化的「臺灣本土主義者」。
        又例如,現在痛恨中國國民黨的臺灣人流行一句話:「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認為當前臺灣的一切不公不義、黑暗邪惡都出於國民黨,認為打倒中國國民黨最重要,認為反中國國民黨的綠營在各種選舉中勝選最重要,其餘都屬次要,以致於若有人以誠實、誠信、倫理、公義、真理批評以民進黨為首的綠營政客,則一概都會被那些自視為愛臺灣的激進綠營分子視為不愛臺灣,在分化綠營,在幫國民黨,云云。但這絕對是謊言,而且是標準的政治謊言。真的嗎?只有中國國民黨壞,而臺灣人不壞?即便中國國民黨確實是個邪惡的謊言集團,但打倒中國國民黨真地最重要嗎?為了打倒中國國民黨真地可以不在乎真理而不擇手段嗎?打倒中國國民黨真地比堅持與信守真理更重要嗎?絕對不是,只有說謊者會說是。臺灣人若不視真理比打倒中國國民黨更重要,那麼即便中國國民黨永遠消失於臺灣,即便臺灣是享有真正主權獨立的國家,臺灣也不可能變得更好。這就是明確的真理。但謊言以及因之激起的政治激情讓我們瞎了眼,看不清真相,也看不清臺灣文化的真正黑暗本質為何。
        臺灣當然有愛真理、誠實、正直、講求事實的人,臺灣當然有許多不會說謊話的古意老實人,臺灣當然有許多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冷靜理性、思想嚴謹的人。但是,恐怕有更多的臺灣人不老實、好說謊、愛欺騙、心思詭詐、做事隨便、不問是非、不在乎對錯以及不在乎別人死活。這些人極端自我中心、自私自利、充滿個人野心,終日靠說謊過活,靠欺騙爭權奪利,以致於甚至坐擁權力,享受榮華富貴。滿口仁義道德,激情高喊穩定、繁榮、和平、誠信、正義、自由、人權,並以此之名行激烈的批判、抗爭,但其實所圖者不過是個人私慾,所在乎者只是個人的名利權勢。若非如此,我們實在無法解釋臺灣當前現狀。

        10.很清楚,人為什麼會說謊?因為要違背真理、否定事實;因為要把責任推給別人,要表明自己的清白,要顯明自己沒有錯,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因為要傷害人,要打擊真理與愛真理的人,要自以為是與自以為義地為所欲為。
    因此,說謊是自我中心的結果,是自以為是之自我的創作。自以為是當然是自我肯定,但卻是故意以違背真理與事實的方式自我肯定。自我以自己為中心操弄語言隱藏真理與事實,故意不讓別人知道,而創造發明自己所認定的「真理」與「事實」,並要別人信以為真。
        這就是謊言的致命毀滅性所在:以自我為中心,故意顛倒、扭曲、隱藏、違背真理與事實。真理與事實是客觀的,人無法改變與操控。但正因人知道人無法操控真理與事實,因而就透過語言將真理與事實說成另一種樣子,即不合真理與事實的那個樣子。這其實就是透過可操控的語言來操控真理與事實,操控人對真理與事實的認識。操控真理與事實就是操控客觀實在,也就是自視為上帝,因為只有上帝能控制實在。
        因此,說謊的核心就是,人自視為上帝。不錯,只有自視為上帝的人會說謊,或者,人在說謊時正自視為上帝。就此而言,說謊是權力意志(will to power)的展現,即刻意以自己的力量操控真理與事實,把真理與事實向別人表述為另一種他想要的「那個」樣子。但說謊者知道真理與事實無法改變與操控,他也知道人本性上都只相信符合真理與事實的真話,因而他就把謊話說得像真話。不但如此,他也無法容忍別人拆穿他的謊言,他無法容忍到甚至要拆穿他謊言者的命,盡其所能地無情攻擊、傷害他們,要他們無法講真話。

        11.因為是意志的展現,說謊者會盡其所能地維持其謊言,亦即使其謊言以真理的姿態流傳廣佈;為此,或以更多謊言包裝謊言,或以少許真話掩蓋謊言,或以各種利益誘人相信謊言,或以權力強迫人接受謊言,或以暴力打擊不順從謊言的人。
        為了貫徹謊言,說謊者最極端的作法就是消滅不接受謊言者,使其謊言不受威脅地繼續以真話的姿態存在。在此,謊言造成謀殺,顛倒事實變成了毀滅生命,操控語言變成宰制存在。一個說謊者必然是一個自我欺騙者,欺騙自己可以操控事實,可以宰制存在,可以左右人對真理與事實的認識。如果人慣於說謊,那麼他就慣於操弄,慣於不顧事實,慣於自以為是、為所欲為,最終就必慣於自視為神。如此一來,為了謊言不被拆穿,真理與事實不被發現,最徹底的辦法就是消滅誠實、嚴肅、追求真理與事實的人,唯有如此,謊言才能繼續以真話方式流傳。
        很顯然,說謊者的最大敵人就是誠實者,也就是愛真理的人,因此,說謊最終必然與暴力、謀殺連結一起,盡其所能地傷害與殺害所有愛真理與事實者。這就是為什麼有謊言的地方很難沒有暴力與謀殺,這就是為什麼以謊言維持的政權必定嗜好恐嚇、屠殺,這就是為什麼以謊言統治的獨裁者必定手握著刀劍,隨時要砍殺異議者、不順從者。
        真的,從以謊言彼此欺騙那一刻開始,人類就走上了彼此殺害的血路,因為人既然意圖控制真理與事實,人當然也就想控制只能活在真理與事實裡的生命。根據聖經,人就是被撒旦以謊言誘惑犯罪害死(創3:4; 5:12),人類第一個謀殺者在殺人之後隨而說謊,而且是直接向上帝說謊(創4:8-9)。此後,說謊與謀殺就難分難解;有謀殺之處就有謊言,有謊言之處就有謀殺。說謊與謀殺結合得如此之深、遍佈如此之廣,連上帝的選民都不能免,不但不能免,甚至成為謊言與殺人者之父的子孫,正如耶穌對猶太人的自我欺騙所揭露的:「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

        12.生命的真理就是:生命與真理不可分,生命根植於真理,生命應表現真理,真理護衛生命。因此,所有愛生命者一定會竭力除滅人間的謊言,讓人活在真理之中,讓真理自由地呈現。
        但人如何可能認識真理?在一個謊言充斥瀰漫的世界,在人們慣於聽從謊言的人間,人如何認識真理?誰能傳講真理?誰能向我們顯明真理?如果連本應以認識真理為職志的哲學家都對真理充滿懷疑,都不相信人有能力認識真理,也都無能認識真理,甚至宣稱沒有真理,那麼誰能認識真理呢?但若不能認識真理,或果真沒有真理,那麼何來真假、對錯,又何來謊言?誰會承認自己是說謊者?誰願意承認自己所認識、相信、傳講與實踐的是謊言?
        即將被釘十字架的耶穌對審判他的羅馬巡撫彼拉多說:「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但彼拉多卻問耶穌:「真理是什麼呢?」(約18:37)。看清楚,一個偉大法律帝國的審判官竟問被他判死刑的殖民地木匠什麼是真理,看清楚,踐踏真理與正義的說謊者就是謀害見證真理者的殺人凶手。這就是整個人類的縮影與根本問題所在:不認識真理的說謊者公然把認識真理、宣揚真理、見證真理、體現真理者殺死,不,把真理自身判死刑。
        然而,這是一個以真理為本並被真理統治的世界,被說謊者釘於十字架而死的真理復活了,這向我們啟示:真理會被隱藏、扭曲、改造、打壓、否定,但真理不會死,真理是自有永有的永恆者。因此,謊言終必被拆穿,害人命的說謊者終必被審判,正如聖經所言「說謊言的,你必滅絶」(詩5:6, 參啟21:8; 22:15)。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6 comments:

  1. 所謂的「學術」可以是一種詐騙,對於這一點實在太有感觸了!就我的碩博士求學經歷,許多教授學者到處賣弄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懂的什麼後現代、解構、多元、性解放、酷兒等等的「理論」。甚至在課堂上假藉學術之名讓學生看A片,並灌輸學生「通姦無罪」等等的錯誤思想。他們都是大學教授,「以自己的權力強迫或誘惑學生們吞下這些迷幻、混亂人心的思想毒藥。」

    若不是柯老師長期以來的許多教導和分析,幫助我認清這些錯誤的思想,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真希望這樣的一篇文章,可以幫助更多人認清事實並有更深刻的反省。

    ReplyDelete
  2. As a Christian, it is rather lamentable to discover and then to tell a fact that many young minds have been defiled by watching pornography in the classroom, which has been “taught” by some professors as academic material, and as art, in universities, even in a Catholic university. Besides, some college professors have also advocated that adultery is guiltless, heterosexuals are too narrow-minded, abortion is a woman’s basic right, based on the thought that is conveyed through artistic works, etc. We have no idea what proportion of college professors have “taught” such things in class, but all we know is that it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common in artistic fields relevant to academics. Students often do not have the ability or the wisdom to withstand such conceptions.

    What Dr. Immanuel Ke points out are quite true. It is rather lamentable.

    ReplyDelete
  3. 「科技發達、資訊流通無法讓人認識真理,除非流通的都是合於真理與事實的真話、真知識,而且人們願意且有能力接受這些真知識。」

    常常在網路上搜尋資料的時候,發現違反真理與事實的話傳播得異常迅速,符合真理的文章卻很難散播開來。似乎謊言的散播者很會善加利用發達的科技,而且人們對於違反真理的資訊接受度又特別高。

    透過現代發達的科技散播錯誤知識後果實在是太可怕了!!

    基督徒真的要積極善用科技傳播真理,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真理。

    ReplyDelete
  4. 從台灣人對死亡的看法就可以看出來一些端倪。明明是殯葬業,偏偏要說自己是「生命事業」。若協助亡者一程的禮儀公司都要用這麼令人發噱的名堂來欺哄「客戶」及自己,而台灣人都欣然接受這種面對終局的心態,那活著的時候說謊,又有何稀奇呢?

    ReplyDelete
  5. 台灣到處充滿謊言: 國家領土包含中國、是不是主權獨立國家、教科書裡的洗腦、候選人都極其美善、選舉無限上綱開支票、開發後再做環評、核能非常安全……,亂七八糟名義的學術計畫案、陳振遠教授等論文作假、有神明喜歡看脫衣舞、喜歡放生……、自己的說謊經驗。
    「人為什麼會說謊?因為要違背真理、否定事實;因為要把責任推給別人,要表明自己的清白,要顯明自己沒有錯,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因為要傷害人,要打擊真理與愛真理的人,要自以為是與自以為義地為所欲為。因此,說謊是自我中心的結果……」

    ReplyDelete
  6. 第八節提及台灣宗教的部分實在是寫得太好了!!

    「臺灣人如果愛真理、痛恨虛假、厭惡謊言,那麼臺灣人就要認真、嚴肅、誠實回答上述問題,好好反省自己的宗教信仰。我常聽許多臺灣人說,所有的宗教都一樣,都勸人為善。但這正是一句典型的宗教謊言,一句毫無真理辨識力者自欺欺人的謊言,一句真理怠惰者的懶惰謊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