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September 6, 2015

聖經與自由:一個經典教育的範例,兼論通識教育的目的與困境/ 柯志明教授

聖經與自由
一個經典教育的範例,兼論通識教育的目的與困境


柯志明 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哲學副教授
20141101˙東海大學「21世紀人文教育與通識教育的危機和展望」



1.前言:以臺灣為脈絡
        聖經是基督教與猶太教(除去新約)的正典(canon),也是世界的經典(classic)。當然,並非全世界都喜愛並信服聖經,相反地,聖經極富爭議性,它一直引起爭論、衝突甚至戰爭。很反諷地,聖經的中心人物耶穌基督本身也是聖經(舊約)引生之詮釋衝突的受難者,但正透過他在新約中這個獨特的受難,耶穌基督拯救且改變了無數人的生命,當然也改變了世界。
        然而,無論從什麼角度看,也無論你喜不喜歡或信不信服,聖經都是一本深深影響著整個世界的經典,它幾乎是最獨特而重要的那本「書」[1]。直到現在仍有許許多多的人閱讀它、信奉它、研究它、思想它,包括爭論它。今天各學術領域的許多頂尖學者都仍一直在激烈地爭論著聖經,或批判或辯護。可以確定,世界上沒有一本書被如此多人關注,激起這麼多辯論,被這麼多人研究,還有,帶來這麼多的歷史變革;甚至連極端伊斯蘭國家或組織與西方基督教國家(尤其美國)或以色列之間的衝突基本上都可視為源於聖經的戰爭,也就是關乎聖經所引生的世界觀、人觀、道德觀、史觀、政治觀的戰爭。
        對我而言,在當前臺灣的文化脈絡下(亦可延伸至整個華人文化或泛漢語文化)討論聖經的教育價值深具意義,因為聖經與臺灣密切相關但卻又具「他性」(otherness)以致於對臺灣充滿多方面的挑戰。這些挑戰當然是宗教的,但同時也是文化的、政治的、法律的與個人的。作為民主社會,臺灣已然進入了聖經所開啟的現代文化傳統中,由之而生的許多價值觀念已被臺灣人視為理所當然且生活於其中。雖然絶大部分臺灣人都無此意識,但民主政治所預設與保障的人之基本尊嚴、自由、平等與權利已然是當前臺灣文化共同且基本的內涵,而這個民主法治文化則源於信奉聖經的基督教歐洲與美國。不唯如此,除現代民主政治外,舉凡歐洲的教育、法律、哲學、文學、藝術、建築、科學都難以完全跳脫聖經所立的典範,而這些文化內涵都已廣被臺灣,甚至已根植且嘉惠於臺灣。總之,臺灣在很大程度上承接且受惠於聖經所開啟的西方文化傳統,並已然成了這個傳統的一部分。說現代西方文化是臺灣的傳統文化絶非無根之虛言。
        然而,現實上絶大多數臺灣人對聖經是生疏無知的,也不自覺生活在本於聖經的基督教文化中,更別說信仰基督教。這是臺灣文化結構的一種斷裂與不一致:一方面臺灣人似乎過著現代西方基督教國家之人民也過的生活,有著與他們一樣的民主、法律、科學、經濟、教育等制度與生活方式,但另一方面則又仍信仰著本土宗教,持守非基督教的世界觀、人生觀、道德觀等。這個斷裂與不一致使得臺灣無法真正展現或深入民主、法律、科學、經濟與教育的內涵,致使這些顯然已是臺灣主流的文化仍然是「淺層的」,其核心精神無法深入臺灣人的心靈,以致於其表現經常扭曲變形。因此,更重要地,臺灣人不但沒有足夠的能力護衛這個文化,也沒有能力深入反省這個文化甚至對之改進與充實,然後使人能在其中自由地展現其生命價值與意義。其實,除非人知道自身之存在目的、價值與意義,否則人無法真正確立民主、法律、科學、經濟與教育的目的、價值與意義;而要認識自身之存在目的、價值與意義,則需要深入生活於其中的文化之根,也就是產生這文化的信仰及其深含的「密理」(mythos)。為此,回到開啟這個文化的經典是必經要道。
        本文就是要以這本名之為「書」的經典為例論人文教育或作為人文教育之通識教育的價值與目的,也兼論其困境。我尤其想以聖經為範例論述經典在通識教育中能激發人走向自由的價值,也就是從生命被囚禁與奴役狀態中得解放的價值,故以「聖經與自由」為題。我個人認為,激發人面對存在的局限、缺陷、罪惡、不幸與死亡而追求超越的可能性、自由與生命的意義正是大學通識教育的重大價值,而這個價值正是通識教育本質上作為一種人文教育所應顯示的價值。





[1] 聖經的英文“Bible”譯自希臘文“biblia”(複數),通常都寫成“ta biblia”,意思是「那些書卷」,因為聖經是由六十六部書(經卷)組成的合集。因此,「聖經」的意思就是複數的「書」。




© Sola Scriptura. All Rights Reserved 
 © 唯獨聖經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