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簡論「性別平等」/ 柯志明教授

簡論「性別平等」


柯志明
20160801 「全國大專基督徒教職員事工研討會」引言稿

Copyright by Fritz W. Guerin, St. Louis.

                        
        1.因著有心人士透過政治、法律與教育體系強勢傳播與灌輸之故,「性別平等」在臺灣幾乎已被視為一個理所當然的語詞,並已訂定相關國家法令(如「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平等工作法」)。但究竟何謂「性別平等」?有這種平等嗎?怎麼表現這種平等?除非我們能清楚明白「性別」與「平等」的意義,否則我們就無法理解「性別平等」並對之反省。

        2.先談性別。「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的「性別」多指今日流行的“gender”,但“gender”的意涵離不開傳統的“sex”。就人而言,性別就是指男性與女性,它的具體指涉就是男人與女人。性別就是男人與女人透過身體所清楚體現的自然而基本的生理與心理的差異但又相契合的結構與特質,這是遺傳決定的(genetically determined)。男人就是男性的人(male person),女人就是女性的人(female person)。
        性別因為是遺傳的,所以是客觀的、既與的,不是任何人可以主觀發明與建構的。簡言之,人天生被注定為兩性,男人或女人。這是唯一有客觀且實質意義的性別概念,也是人類社會得以存在的生物、生理基礎。值得特別強調的是,不唯人如此,幾乎所有生物都如此,因為性別是生物得以繼續存在的核心關鍵。
       因此,性別不是主觀的自我感受或認同,也無法自我界定,雖然其表現多少會受社會文化影響。一個男人就是男性的人,即便他不自我感受或認同為男性;他的主觀感受無法改變他客觀上是男性的事實,女人亦然。許多人以為人可以變性,但事實不然;人或許可以藉助科技局部改變外在的「性徵」,但根本無法改變已被遺傳決定的客觀性別。
       據此,所謂「多元性別」是個沒有根據的偽概念。我國「性別平等教育法」將「性別平等教育」定義為「以教育方式教導尊重多元性別差異,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但人的性別就只有男女兩性,何來「多元性別差異」?所有男女兩性之外的其他稀有的「性別變異」也都必須根據男女兩性加以判定、辦識、演繹與評價。總之,男女兩性是根本的性別,無此,則其他所謂的「多元性別」不可能,也全無意義。

        3.接著,談平等。平等(equality)就是相等,說AB平等就在說AB相等。所謂「凡人皆平等」,意指所有人都相等;再講具體一點,無論人現實上如何差異,是大人、小孩、男人、女人、白人,黑人、工人、商人、富人、窮人、總統、教授、農夫、基督徒、佛教徒等等,所有人都是相等的。
        但現實上,沒有兩個人是相等的,因而為什麼說人人平等呢?顯然,所謂人人平等,指的不是人的任何現實特質,而是人的共同特質,也就是人性(human nature)及其尊嚴(dignity)。因為所有人都具有共同的人性,因而也就具有共同的人性尊嚴。確實,所有人的人性尊嚴都相等,沒有誰多誰少,「人人平等」所根據的就是這個尊嚴。如此一來,人性尊嚴就要求我們必須在道德與法律上平等地看待與對待所有人,不可偏私。
        因此,男人與女人當然平等,因為他們都是人,都擁有相同的人性尊嚴。顯然,使得男人與女人平等的不是性別,而是人性尊嚴。在這個意義上,「性別平等」只有一個意義,即不同性別的人(也就是男人與女人)具有平等的人性尊嚴,以致於在道德上或法律上應被平等地看待與對待。

        4.然而,也正因人性尊嚴之故,我們應當尊重每個人的性別。尊重一個人的尊嚴就是尊重他或她是一個人(person),因而也就必須尊重他或她的身體與性別。理由在於:性別與身體不可分,身體又與個人不可分,因而性別與個人不可分;簡言之,性別是一個人的在世存在方式,這是既與的、被決定的、天生的。因此,尊重一個人必然要尊重他或她的性別。
        不但如此,性別是珍貴的。性別不但是個人的存在樣式,更是整個人類或任何一個人能否存活於世的關鍵,因而尊重人類及其人性價值就必須尊重性別。肯定人的生命尊嚴而不肯定使人得以存在的男女性別是矛盾而不可思議的。除非不在乎人的生命尊嚴或獨特的價值,否則理當尊重、保守、顧惜性別,不任意傷害男女性別。
        不尊重性別的客觀性,而以主觀的感受、情感、意識或意願對待自己或別人的性別,這就是任意對待性別。今天盛行被西方性解放分子刻意推行的「性別主流化」(gender mainstreaming)意識形態,宣稱當以一個人的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或性別意識(consciousness of gender)作為認定其性別的根據,以致於高唱性別非只有男性與女性兩種,而是多元多樣(可參見The Yogyakarta Principles的清楚宣稱);更不可思議的是,宣稱性別是流動的(這或許就是為何用streaming之故),而非固定的,以致於一個人的性別可以變來變去。這是不可思議的無根謬論。即便現實上確實少數人的性別出了問題(無論生理或心理),這都不能否定男女性別根植於生理的客觀性與客觀意義。

        5.如此可見,「性別平等」的意義就在於,不分男女性別而平等地對待每一個人,給予每一個人作為一個人當得的尊重、權利與自由。因為人的性別只有男女兩種,因而「性別平等」其實就是「男女平等」。不言男女,而言性別,實刻意誤導或混亂人對正常之男女性別的認識。
       性別平等的核心要求就是,當平等地視男人與女人都是人,也就是,不可視男人為人而女人不是人,或視男人比女人更是人,或相反,以致於更重視男人(或女人)而給予他(或她)更多的權利、權力與利益。

        6.但公義的平等(just equality)除了必須考量男人與女人的共同人性之外,也必須考量兩者的性別差異,以致於現實上以相稱於其差異的方式對待他們。為此,現實上必須不同地對待男人與女人;有些事只有女人能做,男人不能做,或反過來;有些事適合男人做,有些事適合女人做,有些事則男女皆可做;有些活動需男女分開,有些活動則男女可共同參與,等等。
        凡不考量男女的天生差異而一律相同地對待兩者的作為都非公義的平等。公義的平等必定實質的平等(substantial equality),也就是合乎「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原則的平等,如我國大法官釋字第485號所言:「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並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立法機關基於憲法之價值體系及立法目的,自得斟酌規範事物性質之差異而為合理之區別對待」(亦參考釋字第412號、第526號、第547號、第565號、第584號、第596號、第605號、第614號、第647號、第648號、第666號、第695號、第694號、第696號、第727號解釋)。因此,性別平等必須考量性別的天生差異,當然,哪些差異必須考量,而哪些可忽視,這並沒有固定的法則可依循,而必須訴諸經驗與實證知識;不但如此,這些差異的考量必須有道德相關性,也就是必須考量與平等相關的整個道德價值系統,沒有道德意義的差異也就沒有考量的必要。
        就此而言,當「性別」之內涵被視為無固定又流動時,性別平等不但難以落實,而且更會帶來難以解決的困擾與衝突,正如今日所謂「跨別性廁所」此類在美國所引生的巨大爭議。
    
        7.總之,人與人之間,公義的平等必須建基於共同的人性及其尊嚴之上,不受任何現實差異的影響;但要落實公義的平等,則必須考量人的現實差異,以相稱於每個人現實特性之方式對待他或她。人的普遍性、差異性以及共同善(common good)都必須同時納入考量,平等才可能實現。然而,其中共同的人性尊嚴是首要的,無此則考量人的現實差異與共同善就不必要,也無意義。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4 comments:

  1. 柯老師您第4.第三小段似乎有缺字「(......)性解放份子刻意推行的(......)」。
    對老師說的I am my body印象深刻。

    ReplyDelete
  2. 確實,感謝指正。

    ReplyDelete
  3. 加油!!柯教授,我們在巴拉圭也替你代禱.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