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November 20, 2016

作為生命教育的基督信仰/ 柯志明教授

作為生命教育的基督信仰


柯志明
20160726 大肚山研經室
20160808講於臺灣長老會「第十四屆生命教育種籽講師培訓營」(崇光女中)


Jesus Teaches the People by the Sea/ James Tissot



何謂生命教育
        1.我們這裡所要談的生命不是泛指活著或生物學的存有者(biological being),而是能感受、認知、思想、創造存在物及美善並能有意義地活著的位格(person),主要指人的生命。如果「生命教育」是指有關認識人的生命為何並如何活出人的生命之美善與意義的教育,那麼它必定是人最為基本而重要的教育。甚至可以說,一切教育都是「生命教育」,因為無論我們學什麼或教什麼,舉凡語言、文字、繪畫、音樂、工作、技術、數學、科學、醫學、歷史、道德、法律、政治、經濟、哲學、神學等等,全都與我們的生命有關,也都為了我們的生命,也就是為了讓我們能活出最有價值與意義之生命。

真實的生命教育
       2.顯然,人如果不認識自己的生命,則不可能正確地生活,無法活出美善與意義。若一種「生命教育」竟不能讓(至少認真的)受教者正確地認識生命,那麼它就是失敗或虛假的,即便它稱為「生命教育」,這意味著教育者本身其實不認識生命。因此,是否認識生命是生命教育能否成立的關鍵;不認識生命者就沒有資格成為生命教育者,因而無法教育別人認識生命。
        當然,每個人多少認識自己的生命,多少認識知道自己以及自己的性別、家庭、環境、族群、歷史、文化以及有關活著的種種現實知識,等等。基本上,人若對自己與世界沒有任何知識,則不可能存活於世;能活著或好好活著,就表示人對自己的生命有著基本的認識。正因此,每種社會文化都流傳著各自的「生命智慧」,使得他們的生命得以延續。
        當然,更有不少滿富學問與思想的智者,他們比一般人對生命有更多更深的認識與理解;他們的許多認識與理解是普世的,與人類的共同智慧是一致的,但有些則差異頗大。倘若我們追隨那些所謂的「聖賢哲人」,我們的生命理解與生活實踐將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有著難以化解的衝突。例如,釋迦牟尼、孔子、蘇格拉底、斯多亞的芝諾、西賽羅、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達爾文這些「智者」有著差異頗大的生命觀。他們當中有人說有上帝,有人說上帝不重要,有人說沒上帝,有人說上帝死了,有人說人是理性的,有人說人生無常,有人不在乎鬼神與死亡,有人認為生命的本體是物質,有人認為人不過是演化得複雜或高級一點的動物,有人說人的本我是性慾,等等。我們當如何選擇?哪種世界觀或生命理解才是真的?哪種人觀是正確的?哪種生活方式與行事為人才是對的?我們當然可以靠著理性分辨諸種生命觀,比較其合理性,但人的理性有種種限制、缺陷甚至邪惡,以致於眾說紛云,莫衷一是。
        但我們仍得擇定一種生命觀作為我們生活的終極根據。對我而言,生命不可能抽象地、理論地認識與驗證,生命的具體展現才是生命觀最好的檢驗;活生生的生命歷史是生命本身與生命觀的審判,歷史會告訴我們生命的事實、處境與問題為何,也會告訴我們什麼樣的生命觀才貼近生命事實因而值得相信,或者,至少比較值得相信。
        就此而言,我們可以很肯定地說,根據人類迄今為止的歷史,基督信仰及其生命觀最真實可信,因為我們在其中聽到最經得起檢驗的生命道理,也在基督徒身上清楚見到人類最真實、美麗、良善與神聖的生命。雖然基督教會史與西方歷史清楚表明,基督教會與基督教徒有著許許多多惡行,但歷史同時也表明,基督教文明發展了其他文明難以望其項背的美好文化果實,如哲學、科學、文學、繪畫、建築、音樂、人權、政治、經濟、法律、教育以及諸如宣教、救助、改變生命與社會文化等種種信仰實踐。基督信仰之美善也已清楚展現在臺灣之中,向臺灣人顯出明確而不可辯駁的見證,例如,無數將自己一生獻給臺灣的歐美基督徒宣教士,這是其他宗教所沒有的。只有基督信仰能解釋何以基督徒能展現如此獨特而美好的生命見證;什麼樹結什麼果子。

基督信仰是關乎生命之一切的信仰:上帝的教育
        3.現實上或功能上,基督信仰當然有多種類型的教育,如聖經教育、神學教育、生活教育、兒童教育、成人教育、婚姻教育、家庭教育、藝術教育等等,但實質上這些教育都連結在一起而不可分,它們都必然關乎我們的生命,而「生命」正是基督信仰的核心所在:整本聖經都在教訓上帝的子民、兒女不要選擇死亡(創2:16-17),而當選擇生命(申30:19-20, 32:46-47),要追求永生以及永恆的福氣、恩典、榮耀(整本新約,如弗1:3; 彼前1:4);象徵永恆生命的「生命樹」貫穿創造之始與歷史之末(創2:9; 22:2,14,19)。就此而言,生命教育不是基督信仰許多教育中的一種,而就是基督信仰本身。
        對,基督信仰正是根本且全面地關乎生命的教育:她教導人關乎生命的起源、現況、問題、目的、意義的真理,她告訴人能活出真實、良善、美麗、聖潔的生命的方法,她告訴人什麼才是真正、有價值、有意義的生命。最重要地,整個基督信仰都根植於那位作為自有永有之生命自身──上帝──具體而清楚明白的啟示之上。
        在最根本的意義上,可以說基督信仰正是上帝自己對人所進行的一場徹底、嚴肅甚至可怕但卻又滿富慈愛與恩典的生命教育。上帝不但用言說教育,更無時無刻使用種種真實事件啟發、鼓勵、獎賞、管教、懲罰人,包括賜下各種福氣與施予的各種災禍。對基督徒而言,若無基督信仰,則人不可能真正、徹底認識生命並擁有真正的生命。因此,我們可以大膽地宣告,基督信仰是人類最崇高、最核心、最重要、最無可取代的教育,所有其他教育都必須以這個教育為基礎與核心,被這個教育引導、規範、改變,並實現這個教育的目的。

        4.基督信仰告訴我們,為什麼會有這個世界,為什麼會有人,為什麼會有我,我的生命有何問題,我應當如何生活,我的生命有何盼望,我的生命意義為何。有關這一切問題的答案都在於上帝,祂是存在的中心,當然也是生命的中心。
        最為重要而關鍵的是,我們所能知道有關生命的關鍵知識與真理都是由上帝啟示而來且已經賜予我們(彼後1:3),祂不但藉自然與人類歷史啟示,祂更親自道成肉身在耶穌基督裡將這真理清楚啟示出來(約1:14,17),並藉著聖靈改變人的生命,幫助人認識、理解、領受生命的一切真理(約16:13)並活出有關生命的一切美善可能性(弗1:17-23, 2:6, 3:16-21)。
        據此,生命來自於永生上帝的創造,生命真理來自於上帝的啟示,永恆生命來自於上帝的救贖與賜予。有關這一切都以耶穌基督為中心,且清楚地戴明於聖經之中。因此,沒有耶穌基督則人就不可能認識生命的真理,也不可能透過什麼途徑而擁有真實的生命;而不藉由聖經以及啟示、教導真理之聖靈的幫助,人就不可能認識耶穌基督。

基督信仰是關乎生命的真理:上帝的道
        5.我們不否認人能認識自己,對自己與世界及至超越界有真實的知識,但這些真實知識多是現實的、經驗的、相對的、偶然的、揣測的,因而常是片面的、不可靠的、有問題的、錯誤的甚至是邪惡的。
        我們知道,我們被生在人間,生活在什麼社會,說什麼語言,過著什麼生活;我們知道需要吃喝,需要健康,需要休息,需要別人的幫助,需要許許多多的生活條件;我們知道自己的許多特性、能力、慾望與天生特質;我們也知道我們會犯錯、為惡、受苦、死亡。但整個世界與歷史清楚向我們表明:我們也受社會文化、歷史傳統的影響而知道許許多多沒有根據、錯誤、虛浮、空洞與邪惡的觀念、思想與信念,而我們卻十分不幸地信以為真,並以此教導人及我們的子孫,致使人活在罪惡、悲慘、不幸中。
        其實,作為人,我們永遠無法對自身有永恆、必然、絕對的知識,因為人非永恆、必然、絕對的存有者,人不是自己以及萬有的作者,不,人不但有限,而且有種種不可改變的敗壞與缺陷。我們有太多不知道的事。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以及這個世界?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此存在並存在成這個樣子?不知道我的生命的盼望何在?不知道我活著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麼?等等。人間一切學者都不斷地研究與思想,但迄今為止,他們仍對此仍沒有確實的答案。

        6.但基督信仰以非常明確、具體而肯定的方式告訴我們所有這一切的答案。這答案不是人的思想成果,而是出自上帝的啟示。上帝的啟示完成於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並以之為中心,且明戴於聖經之中。因此,不透過耶穌基督,人不可能真認識生命的真理,或者說,「有了[上帝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上帝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一5:12),因為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
        必須特別強調的是,當耶穌基督說他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時,他也就是告訴我們:真理是活生生的位格,而且是作為天地萬有之創造者與中心的至高位格(the Person),而不只是抽象的觀念、思想或原則。因此,基督信仰告訴我們,上帝就是真理,因而真理不是消極的存有,而是主動積極的生命;祂能向人顯現,能幫助人、啟發人、引導人、糾正人、更新人,甚至責罰人與審判人。
       因此,究極而言,不是我們認識真理,而是真理認識我們;不是真理被我們發現,而是真理向我們顯現;不是我們改正錯誤,而是真理糾正我們。上帝是真理,因而是真理是完全、絕對、永恆的主動者。

基督信仰是關乎生命的道路:上帝的方法
       7.基督信仰告訴我們,生命決定生命的表現;有什麼生命,就會有什麼生命表現。因此,要改變行為或生活就必須先改變生命。不能改變生命的生命教育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那只是無益的空談。
       然而,改變生命不是單靠學習「有關」生命的知識與思想,也就是說,不是單靠人對人「有關」生命的知識與思想的教導,而是靠生命本身的徹底轉變。生命的徹底轉變是生命教育的前提、原因與條件,而不是結果。恰當的生命教育必須相稱於受教者的生命,正如你不能對動物施予人的教育。因此,只有被耶穌基督改變拯救、聖靈重生的生命才配得基督信仰的生命教育,也就是上帝的教育。
       但人的生命轉變如何可能?是上帝使之可能,是上帝的恩典與工作。這是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的根本差別所在。若非上帝先改變人的生命,人就不可能對人進行生命教育。基督信仰清楚宣稱,人不可能改變人的生命,也不可能改變人的基本生命處境與命運。世人都犯了罪,都活在一個墮落沉淪的世界;犯罪、受苦、不幸、虛空是人的生命事實,而死亡則是人唯一的生命結局。對此,人無能為力。唯獨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救贖,能將人從罪惡、不幸與死亡拯救出來,使人聖潔、幸福與永生。因此,基督信仰的生命教育之最終目的就在於讓人認識上帝,並相信、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而成為義人、上帝的兒女、聖潔的天國子民。
       當然,上帝樂於使用人改變人的生命,因此,在任何情況下,人都應對人施以基督信仰的生命教育,以致於現象上看似乎是人在改變人;然而,實際上,是上帝在改變人,是祂藉由人以及人所遭遇的事在改變人,更重要地,祂自己親自以聖靈感動人、引導人、改變人。如果不是上帝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8:28),那麼人對人所做的一切改變工作終歸徒然,不但無益,甚至使之更敗壞。

基督信仰唯一的權威教本:聖經
        8.上帝要人們不可不知道的生命真理已戴明於聖經中。當然,上帝沒有將全部的真理啟示給我們,仍有太多關乎上帝自己以及受造界的真理與知識聖經並未明言,誠如保羅所言「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林前13:12)。但上帝已將世人必須要知道關乎人自己生命的關鍵真理告訴了我們,並明確記戴在聖經裡。
        聖經是上帝的話,是上帝所默示的,藉由人的話寫成,乃基督信仰的唯一可見權威。因此,離開聖經,就不可能認識上帝的特殊啟示,不可能正確認識耶穌基督及他的福音真理,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當然也就不可能領受上帝的生命教育。
       基督徒不必也不應排斥未戴明於聖經中的知識與真理,如邏輯、數學、科學或人文社會科學等(這些本都不是聖經所要告訴人有關生命的關鍵知識),因為真的知識必根植於實在,也就是根㨁於上帝的創造,最終根植於上帝本身。然而,所有關乎存在與生命的基本知識與思想都不可能也不應該違背聖經,也就是不應違背上帝向我們明白啟示的話。因此,凡生命教育都應當建基於聖經的真理之上,基督信仰的教育更是如此。基督徒當然無法自外於人的理性、經驗、社會、文化、傳統,但是作為上帝之話語的聖經才是基督徒唯一的真理權威。
       一個基督徒的生命教育者不應懷疑聖經的權威性、必要性、充分性、明晰性與無誤性,否則他無法進行真正的基督信仰教育。聖經的這些特質都在教會內外被嚴重地挑戰與批判,「聖經無誤」尤其如此;但邏輯上看,如果聖經(非譯本或抄本)有誤,那麼其權威性、必要性,充分性與明晰性都將是可疑的,至少難以完全。神學上說,如果這位要向人啟示的上帝竟然無法保守記錄其啟示的文本(聖經)沒有錯誤且能完整地流傳到我們之中,那麼祂也必不是信實可靠的。因此,無論如何,我們必定要相信聖經是無誤的,而所有那些被質疑的「錯誤」其實都不是錯誤,都是可以消解的。
       正正在這個多疑、混亂、浮動、悖逆且充滿謊言謬論的時代,「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以及「聖經無誤」(biblical inerrancy)的信念與教義格外重要,格外當被堅持。一旦基督徒不信唯獨聖經與聖經無誤,則基督信仰將必因而裂解,隨人言說,誰也不服誰。

教會即生命教育學校
       9.教會的工作就是根據上帝的話對基督徒進行全面的生命教育:教導上帝是宇宙萬有及生命的創造者、守護者,上帝是生命的立法者、審判者與拯救者;教導上帝是聖潔、公義、慈愛的上帝,祂必守護、幫助與拯救祂的百姓與兒女;教導人必須聽從並遵行上帝的教訓與誡命,人就必因此得生命與一切福氣;教導人的墮落、敗壞、無知與無能,被罪惡與死亡捆綁,但上帝愛人,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世人,要救一切相信的,使他們有永恆的生命,上帝要賜給他們永恆的產業,並與上帝同享永恆的榮耀;教導基督徒必須捨己背十字架追隨耶穌基督,不可貪愛世界,甘心受苦,渴望永恆的生命與榮耀。
        不但如此,教會必須以建基於聖經上的權柄對基督徒施予必要的管教、督責、懲戒與責罰,使基督徒不沾染世俗、遠離罪惡、保持聖潔。我十分同意Francis Schaeffer之見,今日教會(尤其是更正教會)已失去對信徒的管教權柄。
        據此,不應該有不從事生命教育的教會;不從事生命教育的教會是失職、敗壞的,也是屬世界的,被世俗綑綁的,其實根本就不是教會。基督徒要責備、糾正、督責、改變這樣的教會;若不能,就應離開,加入真正由聖徒組成的教會。唯有在真正的教會,基督徒才能彼此建造,建立聖潔的群體,同心抵擋世界的勢力,守護上帝的家、基督的身體。
        對照於世界的教育,教會進行的是一種批判的也是顛覆的生命教育,不但要批判、顛覆「世界教育」的內涵,更要批判、顛覆世人的生命本身。因此,基督徒不可能效法世界,隨著世俗文化潮流走,甚至以世俗文化來責求或批評教會;正好相反,基督徒必定要求世人當回改改相信耶穌基督,追隨、效法基督;基督徒必定反抗不合真理的世俗文化,以上帝的教訓批判、對抗、改造世界。

對抗世界教育
       10.既然教會是生命教育的學校,那麼教會就必須隨時警覺、察驗並且不可能不對抗這世界所宣稱的「生命教育」。依我之見,臺灣的教育部進行的「生命教育」並不能讓學生認識真正的生命真理,更不能改變學生的生命。理由非常簡單,這些老師本身並不真正認識生命的真理,而世俗學校完全沒有改變學生生命的能力;不但如此,更不幸的是,世俗學校的老師與體制反而常常讓學生更遠離生命的真理,使學生的生命更敗壞。
        現代國家透過教育體制對國民進行「國民教育」,教導國家認為其國民應該要知道的知識、觀念與思想。愈是專制獨裁的國家,其國民教育的專制性愈強,強迫灌輸國民統一、不可質疑的知識、觀念與思想。但這些知識、觀念與思想常不合事實與真理,尤其違反基督信仰的真理,例如,無神論、唯物論、自然主義、達爾文主義、人類中心主義、民族主義、國家主義、多元主義、性解放主義等等的世界觀與人觀。基督徒不應對此無所知覺,漠視不管,教會不應任由國家主導基督徒及其兒女的教育;反之,基督徒必反省、批判並對抗凡不合聖經真理的世界教育,保護教會與自己的兒女免受其污染。
       現代國家要求宗教退出教育體系,強調教育必須保持中立。作為必須兼顧不同宗教信仰的民主國家,如此主張基本上是合理而可理解的,否則無法公平對待不同宗教信仰者。然而,事實是國家永遠不是中立的,必定有其基本的價值信念,並必然透過其法律系統與政策展示出來。確實,沒有一部憲法是價值中立的,必定預設特定的價值信念。政府常隨著執政者的特定意識形態而強行展現特定的價值立場。因此,究極看來,國家常扮演宗教的角色,甚至因其掌握巨大權力之故而扮演強勢或集權的宗教角色,強迫推行其認定的「教義」,國民不得抗拒。很清楚,愈積極介入、干預教育並強烈否定特定宗教教育的國家本身就是一個宗教,一個以政治權力排斥其他宗教的強勢宗教。
        基督徒不可能也不應該對國家教育不表示意見與立場,必要時甚至應公然反抗。基督徒可以接受國家因公平對待不同宗教之故而不積極表現基督信仰的價值,但基督徒不應接受國家透過其教育系統刻意壓制、違抗或迫害基督信仰的價值立場。
        然而,很不幸且悲哀的是,臺灣的基督徒不但對國家的教育幾乎沒有任何意見、反省與抗拒,反而完全順從而且甘心樂意地將自己的孩子送給國家,參與國家所擬定的教育模式、規則與內容,並極力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國家教育體系中出類拔萃、名列前茅。臺灣基督徒父母不是那麼在乎自己的孩子是否有敬虔的基督信仰、熱心追求聖經的知識與真理,不在乎自己的孩子是否有信仰上的呼召與眼界(vision),但卻十分在乎他們在世俗學校的學習情況,以及他們今世的雄心壯志。
        我必須直言,這些基督徒父母必須為此懺悔,因為他們自己就是貪愛世界、不敬虔的瀆神者,以致於十分樂意地將上帝賜給他們的珍貴產業交給世界,讓世界教育他們的孩子,而且幾乎未曾過問或表示意見。

基督徒父母的教育權利與責任
        11.基督徒必須清楚知道:兒女是上帝賜給父母的產業與賞賜(詩127:3),因而父母受上帝委託而對兒女負有照顧、保護、長養、教育的責任,因而是兒女自然且理所當然的權威。因此,教育兒女的權利首先從屬於父母,而不是任何其他人與團體。這點連世俗人權文獻都如此宣稱。
        將兒女完全交給他人教育的父母是失職的,將兒女完全交給世界教育的基督徒則是不敬虔、犯罪的。整本聖經清楚教訓,基督信仰的上帝要求基督徒必須負起教育兒女認識上帝及其真理的責任,誠如古時上帝向祂的百姓所言: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
                   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
                   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
                   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6:4-6,合參11:18-20,
                   31:9-13, 32:46-47)

                   我的民哪,你們要留心聽我的訓誨,側耳聽我口中的話。我要開口說比喻;我要
                   說出古時的謎語,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訴我們的。我們
                   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
                   為,述說給後代聽。因為,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設律法;是他吩咐我
                   們祖宗要傳給子孫的,使將要生的後代子孫可以曉得;他們也要起來告訴他們的
                   子孫,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他的命令。不要像他們的祖宗,
                   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輩,向著神,心不誠實。(詩78:1-8)

很清楚,上帝要祂所揀選與救贖的百姓將祂的教訓與作為教育給他們的兒女。耶穌基督對孩子的態度也給我們清楚的啟示:

                   有人帶著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摸他們,門徒便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就惱怒,
                   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上帝國的正是這樣的
                   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上帝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於是
                   抱著小孩子,給他們按手,為他們祝福。(可10:13-16,「孩子」或為「嬰孩」
                   [路18:15])

基督徒父母必須像這些帶著孩子來見耶穌的人一樣將自己的孩子帶到耶穌基督那裡,讓孩子親近、認識耶穌基督並領受他的祝福,使他們得以成為上帝國的子民。
    因此,基督徒必須以上帝的話教育自己的孩子,誠如保羅所言:作父的,不要惹女的,只要照著主的教和警戒育他」(弗6:4),使他們敬畏上帝,認識耶穌基督及他的福音真理,遵從上帝的教訓,過敬虔的生活,以致能在基督裡有永恆、聖潔的生命。這是基督徒父母對兒女不可推卻的教育責任,其實也是作為「地上鹽」與「世上光」的基督徒(太5:13-16)對世界的教育責任。這就是基督徒最根本的生命教育職責。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