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8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家的喜樂與悲痛/ 柯志明教授

家的喜樂與悲痛

柯志明
20170512 講於「天主教全國宗輔教師研習會」(臺中市大里聖愛山莊)


         1.家庭(family)不等於住家(home),更不等於房子(house)。家庭是人間最為自然而基本的群體,正如《世界人權言》第16條第3項所言。它因夫妻結合而自然生成,而不是個人的自由組合;它本質上是男女兩性之愛創生的自然關係,而不是契約或任何約定所刻意組成的外在關係。
      住家是家庭寓居於其中的住所。家庭可以遷移,在不同的房子或空間裡形成住家。但沒有家庭,房子或任何空間就不可能成為住家。因此,沒有家庭,就不可能有家園。
        家庭這個由男女之愛形成最為自然而基本的人類群體主要包括三種不同但密不可分的愛之關係:第一,夫妻之愛,即作子女之父與母之間的愛;第二,親子之愛,即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第三,手足之愛,即兄弟姊妹之間的愛。這三種愛彼此相關,交錯不可分,愈完整則家庭之愛就愈完滿。家庭所形成的家族之愛正是這個原初的家庭之愛的延伸。
        其中首要的是夫妻之愛,它是人間一切愛的源頭,當然,也是一切倫常與社會秩序的源頭。作為人間基本道德的十誡要求人「當榮耀父母」(出20:12),這「父母」就是「夫妻」。沒夫妻,就沒有父母。

        2.因此,家庭來自於婚姻,也根植於婚姻。這是人性之本然。無論人如何否定、抗拒、毀壞、改造,都改變不了這個根植於人性的人類社群法則。
        夫妻因結合而生育,因生育而成為父母,子女因父母而成為手足。因此,沒有夫妻,就沒有父母,沒有子女,也沒有兄弟姊妹。生育以性結合為前提(非因性結合而生育的方式都是性結合的類比與變化延伸),因此,有生育即有性結合;被生育者是兒女,生育者即為父母,而相同父母之兒女就是兄弟姊妹。最為基本而原初的家庭就是如此形成的,其他類型的「家庭」都是這個原型家庭的延伸與類比。
        家庭關係一旦確立即無法變更,故以之為基礎所發展的倫常也是不變的。AB的丈夫,B必為A的妻子;AB的父母,B必為A的子女;AB的兄姊,B必為A的弟妹。AB結合生育C,則AB必為C之父母,C必為AB之子女。其他倫常以此延伸、推演。這些關係可能會在現實上被誤認、隱瞞、拆解,但今生今世卻不會改變。

        3.透過夫妻結合,家庭連結著歷史與社會,因而有其特定時間與空間面向,使生於家庭的每個人在歷史與社會中都有其獨特位置。因此,透過家庭並在家庭中,一個人擁有了獨特的存在身份,因為他的生命緊緊地連結於歷史與社會的複雜生命關係中。
        然而,當一個人透過家庭追溯自己的生命根源時,最終他必要走出歷史,而連結於超越界。追溯自己的生命史終必將自己連結於死去的祖先,以及祖先的源頭。我的第一個祖先是誰?他從何而來?為什麼他的生命能代代相傳延續到我身上?死去的祖先如今何在?他們完全消失了嗎?已逝的他們現在又與我有著什麼關係?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必指向超越界,以致於家庭自然地會成為一個「敬虔」(piety)場所,即自然地追思、崇敬祖先,甚至視之為「家神」,或者延續著祖先的信仰。
        橫向延伸,許多人與我同宗同族,更遠的其他人難道不可能與我有共同的祖先?系譜上似乎如此。說人類是一個大家庭,是有根有據的。許許多多宗教信仰與遠古神話傳說都如此斷定,甚至今天的演化論生物學似乎也如此斷定。因此,家是人類最為自然而基本的群體,宗族、社會、民族、國家以及整個人類社會都由家衍生而來。因此,根本說來,若不根植且連結於家庭之愛,人類不可能真正彼此相愛。
        因此,一方面,家庭之愛的歷史面向形成我們對祖先的敬虔、敬畏、神聖之宗教感與義務感,這很自然地要求我們追念、感謝祖先並珍惜自己的生命,還有,生育下一代以延續先人生命。另一方面,家庭之愛的社會面向形成我們對他人的尊重、憐憫、接納與善待。共同的生命史意識是社會能成為並維持為一個共同體的要件,一樣,共同的群體(社會)意識是生命史能延續的要件。愈有共同生命(家族)史意識,則愈能形成生命共同體意識;反之,愈有生命共同體意識,則愈能形成生命共同史意識。
       基本上,人類社會的歷史面向與社會面向是家庭的縱向(父母子女)延伸與橫向(兄弟姊妹)延伸的結果。沒有父母,就沒有歷史;沒有兄弟姊妹,就沒有社會。

        4.夫妻之愛是生命盟約(covenant)之愛。盟約不是契約(contract),也不只是一般承諾,而是全然的委身(commitment)。在這個委身中,夫妻彼此預見了一種他們會共同享有也必須共同承擔的生育新生命之可能性與任務。夫妻的愛在盟約中而自然享有性結合之自由與喜樂,以及因之而來的約束與責任,當然更包括痛苦。很清楚,我們在夫妻之愛中看到愛創造了自由的委身、忠貞與責任。
        夫妻是人間最為親密與深刻的愛之關係,即兩人完全合一的關係。此中,性結合是其核心環節,其生命的創造性也建基於這個性結合之上。這個結合是如此之深刻與全面,以致於沒有任何其他人類的關係甚至結合可與之比擬。
       因此,婚姻之愛是家庭之愛(其實也是人類所有人際之愛)的源頭、核心與基礎,藉由它才可能產生父母、子女與兄弟姊妹,以及他們之間的親子之愛與手足之愛。
        我們必須知道且注意,婚姻破裂並不會改變親緣關係,但家庭必因而隨之破碎,住家也必分裂。子女與父母親的倫常關係不會因為夫妻的離異而改變,也不會因著子女與父母分開而改變,兄弟姊妹的關係也是如此。然而,婚姻之惡必定深深傷害家庭關係,並帶來種種的家庭之惡與個人的厄運。當夫妻失和、傷害對方、離異時,這必定毀壞整個家庭,終使家庭成為社會諸惡之淵藪。
        總之,婚姻是整個人類社會的生命與價值的核心及源頭,無可取代。人類之善與惡都源於婚姻,聖經清楚啟示了這個事實。

        5.夫妻因結合而生育兒女,因而成為父母。很清楚,夫妻之愛創生了對兒女之愛。在對兒女之愛中,夫妻得到了無法在他們之間所能擁有的喜悅,即因自己親生之新生兒女而有的喜悅;在這個喜悅中,夫妻樂於無條件地愛自己的兒女,並視為自己的責任與榮耀。就在這裡,作為兒女的人首次經驗到恩典之愛,即不以愛的對象能回饋什麼利益而無條件賜予之愛。這個愛如此地強大而不可思議,使得兒女可以在此受到照顧,以致於長大成人。
        正是這個愛自然地創造了權威與無關利益的義務。權威從何而來?人為何應當又能夠順服權威?愛。愛是權威的唯一源頭與根據,而這都原出於父母。父母因愛而生養兒女,為了他們能好好地活著與成長以致於可成為有價值的人,父母必須保護、管教兒女,使他們免受傷害並學習如何行事為人,父母必定會命令、吩咐、教訓、告誡、懲罰兒女。這是愛的要求。因此,父母自然地享有對兒女的權威。相對地,兒女因親身體驗、感受、知道父母的愛,因而甘願順服父母的權威。
        父母的權威是一切人類正當權威的源頭。對長輩、長者、老師、掌權者的順從都以順從父母的權威為其可能條件。一個不甘心順從父母之權威者,將不可能甘心順服其他權威。反之,如果人間的權威(如國家政府)無法反映或連結於父母的愛及其權威,那麼將難有自身權威的正當性,以致於難以被國民服從。

        6.父母間的夫妻之愛必定要求家人當彼此相愛,也必要求家人必須遵行會毀壞家庭之愛的亂倫禁忌:家人間應當無關利害地彼此關心、照顧、幫助;父母不可與兒女有性關係,兒女間不可有性關係,因為性關係根本地毀壞了家人之間的各種倫常與良善關係。因此,父母之愛及其權威是道德得以形成與發展的基礎與條件,故可謂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道德學校;當中,亂倫忌禁忌是不可或缺的,必須被嚴格遵守。
        兒女對父母之愛的內涵在於感恩與尊崇。作為得到養育之恩者,兒女應當感謝父母的恩典並願意尊崇父母的權威,以致於以父母為榮耀,高舉他們;在此,自然地引生了關心、照顧、保護父母的責任。尊崇父母就是肯定自己的生命,不尊崇父母就是否定自己的生命。基本上,不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是一切忘恩負義的源頭;一個不知感謝生養其生命的父母的人也不可能真正感謝其他人。
        兄弟姊妹之愛植基於父母之愛,即他們結連於相同的生命根源,同樣領受父母的愛。愛弟兄姊妹就是愛自己父母的孩子,某個意義上說,就是愛另一個「自我」,愛另一個「像我」的人。我像父母,因為我是父母生的;我像我的弟兄姊妹,因為他們也是我的父母生的。簡言之,兄弟姊妹之愛就是:像父母愛我以及像我愛父母那樣地愛著我的兄弟姊妹。
        因此,兄弟姊妹的愛是父母對兒女之愛的創造性延伸:我的父母怎樣愛我,我就那樣愛我的兄弟姊妹;我怎樣愛我的父母,我就那樣愛我的兄弟姊妹。這樣的愛自然地是一種無關利益的義務之愛(love as duty),即無論如何我都應愛我的兄弟姊妹。
        總之,家庭的存在與延續建基於夫妻相愛、親子相愛、手足相愛,建基於夫妻彼此忠貞、同心養育兒女,建基於兒女敬重與順服父母兄姊、榮耀父母,建基於弟兄姊妹彼此相愛、互相關心照顧。家庭的喜悅就是在家庭之愛中美善地活著,過著充滿意義的生活。

        7.當然,世間的家庭充滿不幸與痛苦,雖有歡笑,但也常有哭號、淚水與悲痛。現實上,家庭無時無刻不受內外威脅與傷害,有些因自然之故,如病疾、意外,但更多則出於人為之惡。
        就家自身而言,作為愛的居所或地方,家的不幸正來自於愛的崩壞,簡言之,就是夫妻不相愛,父母不愛兒女,兒女不愛父母,兄弟姊妹不彼此相愛。這樣的傷害未必要出於夫妻雙方或所有家人。只要有一個人不能愛另一個人,家就必因此遭受傷害。只要作為父母的夫妻當中有一個人刻意傷害對方、刻意離棄對方、刻毀滅對方,那麼婚姻必因此被毀壞,其家庭也必被毀壞(我們必須知道且注意,婚姻的傷害可以單獨出於夫妻一方而非雙方。一旦此種傷害一出現,婚姻就必遭毀壞,然後,他們的家庭也就遭毀壞)。
        正如同所有愛的傷害一樣,自我中心毀壞了家庭之愛。人一旦自我中心,則必生自私、卸責、懶惰、貪婪、怨恨、嫉妒、紛爭、說謊、欺騙、偷盗、傷害、殺戮等罪。這是人類歷史一再向我們證明的鐵一般的普遍事實。因此,夫妻自我中心,則婚姻毀損;父母自我中心,則兒女受害;兒女自我中心,則傷痛父母;兄弟姊妹自我中心,則手足相輕相殘;任何一個家人自我中心,則必傷及其他家人並危及整個家。一個家庭可以因一個為惡的家人而損害瓦解,尤其為惡的夫妻或父母。
        在此,我們要特別指出,母親經常是家庭能否堅固的關鍵力量,雖未必都如此,但常如此。甚至在沒有父親或父親離棄、傷害家庭的情況下,一位堅強母親仍得以維擊一個受傷的家庭;相反地,一旦母親無婦德而離棄或損害家庭,則家庭就難以維繫。

        8.當人毀壞了自己的家庭,也就難以不毀壞別人的家庭。因此,家庭之惡來自於家庭內部,也來自於其他家庭。根本說來,人類社會之惡其實就是家庭成員之間的彼此傷害。
        從基督信仰的觀點看,凡傷害家庭的人都是十誡的觸犯者:
        第一,他們不認識也不敬拜唯一的真神,也就是在基督裡創造與救贖天地萬有的上主,以致於無法連結於生命的本源,認識永恆的真理,而活在自我中心的任意妄為中。家庭因而失去絕對的根基與倚靠,飄搖不定。
        第二,他們製造且祭拜偶像,不但祭拜假神,也自視為神,以致於活在迷信、謬論、謊言與自我欺騙中,家庭因而製造且陷入虛謊的社會、文化、傳統裡。
        第三,他們妄稱上主的名,沒有敬虔、敬畏感,視上主如無物,或者,以上主之名、假神之名任意妄為,傷人害己,家庭因此暴露在無法無天的威脅中。
        第四,他們不安息親近上主,以為單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即能好好存活。他們或者六日不勞碌,或者七日都終日勞錄,不得安息,也讓迫使人不得安息,致使產生種種對人及其家庭的欺壓迫害,家庭因而不是閒懶貧困就是勞苦受害。
        第五,他們不榮耀父母,致使父母因兒女蒙羞受苦受害。很篤定地,不榮耀自己父母者不可能敬重別人的父母。
        第六,他們殺人,即傷害甚至殺害自己家人,家暴與人倫悲劇由此而生,也傷害與殺害別人的家庭。殺一個人必定是殺了一個「家人」,即殺了某個家庭的家人,因而必定傷害一個家庭。
        第七,他們姦淫,不忠於自己的婚姻,引誘或愛戀別人的配偶,與之發生性關係,徹底撕毀自己與別人的婚姻以及家庭。
        第八,他們偷盗,不自己勞苦工作,反而侵犯別人的財產主權而公然或暗地強行佔有他人的所有物,搶奪、偷取自己與別人家庭的財物。再延伸出來,因著不尊重別人的主權而破壞、搶奪別人的生活物資。家庭因此受害。
        第九,他們公然說謊陷害人,藐視法律,司法正義無法伸張,使得社會被破壞,無法確實保護好人並懲治惡人,致使家庭隨時受到威脅,家人被刻意陷害。
        第十,他們貪婪別人的所有物,充滿強烈佔有別人所有物的慾望,因而不敬重別人的主權與所有權,以致於會做出一切可能傷害家庭的惡行。
       究極而言,人一旦犯罪,自己的家與別人的都就會受害。因為人是家庭的存有,人的罪與受難不可能不傷害家庭,家庭的美善與喜樂因而不可能不遭到毀壞;不但如此,家庭更可以是罪惡滋生與延續的溫床,罪惡不但發生在那裡,而且也在那裡得到遮掩。毫不誇張地說,所有人類的罪惡都源自於家庭。

        9.但無論如何,人都渴望家。無家可歸者是不幸的,這意味著他的靈魂在人僴漂泊不定,居無定所,難以安身立命。我們要承認,最終,家仍是人最好的出生、成長、生活、避難、更新、安息之所,人可以在其間得到保護、成長、改變與安息。人總是要在家裡才能享有一切美善的價值並展現生命的可能性。
        然而,得以寓居其間的家必須建基於真理之上。連結與展現的真理愈完備,則家愈美善與喜樂。若非根植於永恆之中,若非得上主的保守與恩典,家就不可能連結與展現完備的真理,以致於充滿愛與喜樂。上主的家或天上的家正是人間家庭的理想,人只有在那裡才能得享真正的平安與福樂。
        因此,任何要挽救家者,都當先將他或她挽回到上主的真理中,帶他或她進上主的家,成為上主的兒女。若非如此,人將注定是悲慘無望、生命虛空的永恆無家可歸者。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