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8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朝拜或屠殺:隨耶穌降生而來的兩種可能性/ 柯志明教授


朝拜或屠殺
隨耶穌降生而來的兩種可能性

柯志明
20171225大肚山研經室
Giotto di Bondone「屠殺無辜者」(La strage degli innocenti, 1320)


          1.根據《馬太福音》第二章,有幾位東方博士因著星相而特地來到耶路撒冷,想要朝拜猶太人的新生王。但這新生王沒有生在猶太人的京城耶路撒冷以及當時統治猶太人的希律王(Herod the Great, 74/73 – c.4 BC)的家裡。這位新生王就是基督。希律王似乎知道這新生王是指基督,於是就問祭司長和文士:「基督當生在何處?」他們回答:「在猶太的伯利恆」(2:4-5)。
        希律暗地裡請這幾位東方博士去尋訪這位新生王後回來告訴他,他也想去朝拜這新生王。博士找到了初出生的基督,就俯伏拜他,並獻上貴重的黃金、乳香和沒藥為禮物。但後來上帝介入,在夢中指示博士不要回去告訴希律基督生在哪裡,於是他們從別條路回東方去。上帝的使者也在夢中指示約瑟帶著嬰孩與馬利亞逃往埃及去,因為希律要殺剛誕生的基督。
        接著馬太記說:「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間,凡兩歲以下的,都殺盡了」(2:17)。馬太說:「這就應驗了先知耶利米的話,說『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2:17-18)。可見這集體屠殺嬰兒引來多麼大的悲痛哀號,那些失去自己孩子的父母親或人家是多麼地傷慟。
        耶穌逃過了希律的刀劍,後來約瑟一家依主的指示在大希律死後又從埃及回到以色列地,耶穌在以色列北邊加利利的拿撒勒長大,成為拿撒人耶穌。

        2.那些東方博士究竟是怎麼透過觀看星相而知道有一位猶太人的王誕生?天體運行能顯示人間的秘密嗎?這些東方博士並不是猶太人,但他們竟然能透過星相知道猶太人的事?不但如此,他們見看的那顆星還竟然能「在他們前頭行」,將他們引導到耶穌降生的地方,並停在那裡(2:9),十分不可思議。
        我不相信有誰會知道那些東方博士是怎麼透過觀星而知道會有個猶太人的王誕生。這超出了人的理性,尤其是啟蒙運動之後的科學理性。所有自視為具有現代理性精神的人絕不會相信馬太的這個記戴,而必斥之為神話,包括一大票的現代-自由-理性主義神學家。我也不認為有哪一個護教家、神學家或聖經專家能為《馬太福音》的這個「東方博士記」辯護,證明其真實性與合理性。但不能理解不等於不是真的,不可思議不等於不可能。除非《馬太福音》無根杜撰,否則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那是真的。
        那些東方博士不但知道有個猶太人的王誕生,而且還特地帶著貴重的禮物遠道前來拜他。若非他們認為這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王,甚至是一個與他們或全人類有關的王,他們何必如此不辭辛勞地前來以色列地拜這猶太人的王呢?他們這些終日觀天思想而不問世事的智慧人又不是國族的掌權者,何必懷著如此恭敬的心又帶著如此貴重的禮物來朝拜這外族人的新生王呢?除非他們非常清楚這王將來必與他們或普天下人密切相關,否則他的行為實難以理解。
        根據他們帶來獻給嬰孩耶穌的禮物推測,他們似乎視耶穌為君王、祭司以及將要為人犧牲生命的救主,因為黃金是獻給君王的禮物,乳香是獻給祭司的禮物,而沒藥則是獻給將死之人用的。顯然,他們預見了初出生的耶穌將為君王、祭司與為人喪命的救主。
        如今看來,他們的判斷完全正確,他們確實是超越凡塵而能窺見天機的智慧人,因為他們當時所朝拜的那嬰孩確實不但是猶太人的王,也是萬王之王,更是人類的救主。沒錯,這位猶太人的新生王確實值得他們這些非猶太人如此慎重地前來祝賀與朝拜,因為他也是他們的王、他們的祭司,他們的救主。

        3.據此,我們必須肯定,非猶太人中那些尊重真理而擁有超越智慧的人也能藉由真誠的探究而知道以色列地誕生了一位值得他們去朝拜的王。我們不必辯論他們這些外邦人有沒有能力知道關乎基督的事,事實是他們已經知道並因知道而有了朝拜的行動。為什麼他們能知道?因為上帝要讓他們知道,雖然他們按著自己的能力本來無法知道。
       正是如此,凡上帝要向他啟示的人,他就能知道上帝的事,無論他是誰。上帝既然能讓巴蘭的驢子講話,為什麼不能讓一個非猶太人知道關乎基督誕生的事?基督既然能頓時改變與他為敵的保羅而使他立即歸向自己,使他明白關乎自己的奧秘的事,又使他成為幾乎是最為重要的福音使徒,為什麼基督不能讓一個好像對他無知又與他無關的外邦人知道關乎他自己的事?上帝既然定意要拯救外邦人,他就能讓外邦人知道祂的旨意與奧秘。沒錯,若不是上帝主動啟示,沒有人能知道基督的事。但上帝要向誰啟示呢?祂要怎麼啟示呢?誰又能限制祂的啟示呢?無人知曉,也無人能限制。《馬太福音》的「東方博士記」告訴我們,上帝啟示的作為超乎他的百姓以及神學家們的理解。
        我們相信這些博士是十分尊重真理又極敬虔的人,否則必不能知道有位猶太人極為特別的王誕生,也不會如此敬虔地遠道而來朝拜這位新生王。上帝就是將耶穌基督誕生的事透過星相啟示給這些外邦的敬虔人。我們沒有任何權利宣稱上帝不能這樣做,也沒有任何根據宣稱上帝沒有這樣做。不,《馬太福音》清楚告訴我們,上帝已經這麼做了。

       4.正因為這些東方博士的來訪,使得希律王「心裡不安」,然後「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太2:3),因而激發希律王謀殺初生的耶穌基督的惡意念。如果沒有東方博士來猶大的京城耶路撒冷尋訪猶太人的新生王,希律就不會知道耶穌的誕生,也就不會引發他屠殺伯利恆城內及四境嬰孩的事件。就此而言,似乎是博士害了伯利恆城內及其四境兩歲以下的男孩被屠殺。當然,如果不是上帝的使者在夢中指示那些東方博士不要回報希律基督誕生在何處,希律也不會因被「見自己被博士愚弄」而屠殺伯利恆城裡及其四境兩歲以下的男孩。
        然而,那些東方博士對這位凶殘又善猜忌的希律王一無所知,更無意要陷害伯利恆城及其四境那些被屠殺的男孩,他們只是一心一意想要朝拜猶太人的新生王而已,他們完全不知道猶太人現在的王如此邪惡殘暴。責怪東方博士害死了伯利恆城內及其四境兩歲以下男嬰並不合理。
        但總可說是在夢中叫博士不要回報希律的天上使者要為希律屠殺嬰孩負責吧,因為如果讓希律可以順利害死新生兒耶穌,他也就不會屠殺伯利恆城內及其四境兩歲以下的男孩了。天上的使者早已知道希律為了謀殺基督會屠殺伯利恆城內及其四境兩歲以下的男孩,但又促成此事發生。因此,天上使者要為屠殺負責。
        但是,耶穌若不誕生,天上的使者又何必如此?因此,耶穌的誕生才是伯利恆城內及四境兩歲以下男孩被希律屠殺的真正原因。只要沒有耶穌的誕生,就不會有東方博士前來耶路撒冷,希律也就不會知道基督誕生了,也不會被博士愚弄,因而也就沒有機會做出屠殺男嬰孩的事。這樣的推論很自然又合理。耶穌要為伯利恆四境那些兩歲以下男嬰被希律屠殺負責。
        當然,耶穌的誕生是上帝的決定,因此,上帝要為希律屠嬰負責。啊哈,上帝總要為人間一切邪惡負最後的責任,從亞當犯夏娃犯罪以來,人都是這麼怪罪上帝的。
        然而,難道上帝不可以讓耶穌誕生嗎?上帝無權決定耶穌可以誕生在伯利恆嗎?又嬰孩耶穌豈是故意藉由自己的誕生讓希律去屠殺那些男孩嗎?答案都是否定的。上帝當然可以且有權讓耶穌誕生又生在伯利恆,耶穌當然也沒有刻意要藉由自己的誕生去讓希律屠殺那些男孩。相反地,耶穌的誕生正是為了拯救所有人的生命,要賜人永恆的生命,而不是要使人滅亡。

        5.當然是希律必須為伯利恆四境那些兩歲以下男孩被屠殺負責,他是屠殺嬰孩的真正元凶,屠殺是他的作為。若不是他會殺嬰,想要殺嬰,沒有任何一個嬰孩會被他殺。正因為他會殺嬰而且想要殺嬰,所以,無論如何,他一定會為了除滅耶穌而殺嬰:若不是殺了新生兒耶穌,就是為了殺耶穌而殺盡其他可能是耶穌的嬰兒。
       《馬太福音》記說當東方博士來到耶路撒冷問猶太人的新生王在哪時,「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2:3),因為他們一定知道這殘暴無情的大希律得知這個可能危及他王位的消息應該又會有瘋狂的舉動,那就是盡所能地去殺害這位新生王,或者任何可疑的嬰兒。猶太人都知道大希律是一位生性猜忌又極無情殘暴的人。據說他殺死了自己的妻子Mariamne以及她的母親Alexandra,又殺了自己的長子Antipater以及懷疑要篡奪他王位的兩個兒子AristobulusAlexander。聽說羅馬皇帝奧古斯都(Augustus)曾挖苦地說「當希律的豬比當希律的兒子還安全」。
        如此殘暴無情的人明明為了殺害猶太人的新生王而集體屠殺了伯利恆城內及其四境的兩歲以下男孩,怎麼會怪罪東方博士、天上使者以及嬰孩耶穌和上帝呢?沒有希律,耶穌和其他嬰孩根本不會被屠殺。

        6.那麼,難道不能說那些被希律屠殺的嬰孩是為耶穌而死的?不,他們沒有為耶穌或替耶穌死,耶穌並沒有因為他們被殺而免於被殺;他們的死並沒有救了耶穌的命;他們並沒有為耶穌做了什麼。
        沒錯,他們被耶穌牽連而死,但這不是耶穌造成的,不是耶穌的錯。耶穌本來就可以如同他們一樣被生到這世界上來,不,耶穌比他們更有權利生到世上。他們的死是那位喪心病狂的希律造成的,是他屠殺了他們;他們是「因」希律而被殺,而不是「為」耶穌而死。
        然而,那些被屠殺的男孩是悲慘的,但我們能因此而說他們的死比耶穌的誕生重要嗎?不能。耶穌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他要來拯救所有世人,讓人得以有永生;若沒有耶穌,所有人都要滅亡,包括那些被希律屠殺的嬰孩。那些嬰孩即便沒有被希律屠殺最終還是要死,而且將死在上帝的審判之下。耶穌的生命比所有人的生命都貴重,包括那些被殺的男嬰。
        因此,我們豈可以因那些嬰孩被希律屠殺就責怪或埋怨耶穌的誕生嗎?這種責怪或埋怨所顯示的不是我們的憐憫或同情心,而是我們的無知與可惡,因為我們竟然疼惜那些嬰孩勝過人類的救主,我們竟然為了那些嬰孩不被希律屠殺而寧願人類的救主耶穌不要誕生,我們竟然寧願道成肉身的上帝被殺也不要那些嬰孩被殺,我們竟然不相信作為人類救主的耶穌也能拯救那些即便已經被殺的嬰孩,我們竟然枉顧那些嬰孩根本不能拯救自己以及所有人類脫離上帝的最終審判這個事實。
       如果我們真相信耶穌是道成肉身的上帝,是人類的救主,可使人通往上帝那裡而得永生,沒有耶穌則人都要滅亡,那麼我們怎麼會為了那些被希律屠殺的男孩而責怪耶穌呢?只有無知與可惡的人才會發出這種偽善假慈悲的責怪與埋怨。我們當然疼惜那些被希律屠殺的嬰孩,為他們的死痛心難過,但是我們不會疼惜他們到要責怪與埋怨耶穌的誕生。
        今人以自由、權利、幸福、快樂之名屠殺了數不清的未出世胎兒,但卻責怪耶穌害死了大約三十個左右的伯利恆及其四境被希律屠殺的兩歲以下男孩;今人不斷向基督徒控訴那些男嬰是何其可憐,他們的父母親是何其傷痛,但卻對現在每天都不停發生的殺胎兒不聞不問,且視為理所當然。這其實就是「希律式」的殘暴無情與邪惡。

        7.顯然,那些外邦的智慧人比上帝的選民以色列人更知道基督誕生了(雖然他們可能尚不明白那是基督以及基督的意義),也以遠遠超過猶太人不知凡幾的敬重之心來朝拜這位猶太人的新生王。除了那些收到天使報信息的野地的牧羊人外(路2:8-20),上帝沒有讓猶太人知道並去朝拜耶穌,但卻讓外邦的東方博士知道且激發他們極為誠心地帶著獻給君王與祭司的貴重禮物不辭遠路來耶路撒冷朝拜他。上帝特意讓外邦人的敬虔人以及猶太人中卑微的牧羊人知道基督誕生而卻向其他人隱藏,尤其向那些政教掌權者以及精通聖經與律法的經學家與神學家。
        從希律的詢問可知,作為宗教領袖、聖經專家及神學家的祭司長與文士雖然知道先知預言基督會誕生在伯利恆,但他們並不知道所預言的基督已經降生了,也無心前去朝拜。他們對經文很熟悉,但卻不知道上帝的預言已經具體應驗了,以致於他們可能對這幾位特地來朝拜基督的東方博士感到不解,甚至更可能會譏笑他們不明猶太人的律法與先知。
        不但如此,現在我們已經清楚得知,這些猶太人的宗教領袖、聖經專家、神學家不但不認識也不相信耶穌就是基督,反而一心一意要害死耶穌,最終確實也害死了耶穌。何其令人驚異的反諷,最熟稔上帝話語的以色列人宗教領袖、神職人員、經學家、神學家不但竟不認識上帝的彌賽亞,更處心積慮地將他害死。他們的信仰與聖經學問根本毫無用處,這些不但沒有讓他們更靠近上帝,反而將上帝差來的基督殺了。
        這裡的警告與審判意味還不夠清楚嗎?我們還會自以為是服事上帝的神職人員、聖經專家、神學家就理所當然地認識上帝及祂的作為嗎?難道所有特別認為自己比別人更靠近上帝、更認識上帝的神職人員、聖經專家和神學家不應因耶穌基督如何被祭司、長老、文士、經學家們所迫害而驚恐並心生警惕嗎?
        不,教會裡的職位、地位、權勢、經歷、知識、封號全都不能保障人與上帝的關係,人完全無法以此自恃,藉此靠近上帝。敬虔與謙卑才能讓人靠近上帝。人若不敬虔謙卑,上帝將對他閉而不言;至於所有享受人間光環的高傲自大者,必受上帝冷不勝防的擊打。

        8.當然,希律更是徹底顯露世人的心。當東方博士來到耶路撒冷說要朝拜猶太人的新生王時,希律知道他們指的是猶太人的拯救者彌賽亞降生了,所以他才特別問祭司長與民間的文士:「基督當生在何處?」(2:4)。他既然知道新生王是基督,但他竟然意圖利用這些來朝拜的東方博士謀害基督。
        請看,希律要謀害基督。這位整修又擴建第二聖殿的大希律王要謀殺基督。對,正是如此,何其不可思議。以色列人不是正被羅馬帝國統治嗎?以色列不正最需要彌賽亞嗎?如此用心建造聖殿的猶太人的王不是應當歡迎猶太人的彌賽亞降生嗎?結果不是,他要殺彌賽亞。為什麼?當然是為了自己,為了不讓別人取代希律家族在以色列的統治地位。正是如此,為了讓他自己以及希律家族可以繼續統治以色列人,他寧願以色列人繼續被外邦人統治,因而他要親手殺害先知所預言且所有色列人都引頸企盼的彌賽亞,簡言之,他要謀殺上帝的彌賽亞。
       這就是希律王的嘴臉。他的嘴臉正是世人敗壞之心的表徵。他想殺害基督的心是如此之急迫而強烈,當他發現那些東方博士沒有要來告訴他如何可以找到剛誕生的基督時,他覺得「自己被博士愚弄了,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下的都殺盡了」(2:16)。何其堅決的謀殺之心,又何其邪惡殘暴,絕不給基督存活的機會!既然希律相信先知有關基督的預言以及博士要來朝拜的就是基督,但他仍執意要除滅基督,可見他是多麼地不把上帝放在眼裡,何其有意地對抗上帝的旨意。人的邪惡敗壞與魔鬼化在他身上徹底表露無遺。
        我們必須知道,希律的邪惡不是無知,也不是軟弱,而是存心悖逆,對,存心悖逆。不認識上帝又不知道基督預言的外邦人根本不可能犯下這種罪,唯獨深深認識上帝的選民才會犯下這等罪。但反過來說,連清楚認識上帝又領受上帝恩典的選民都會如此大膽悖逆上帝,那些不認識上帝的外邦人豈不更會在無知之中違抗上帝嗎?

        9.當然,希律表徵的不只是一般世人,更是那些集國家權力於一身的獨裁者。獨裁者高傲自大,目中無人,自我神化,以為可以主宰世界、左右世事、操控人的生死,因而總是有意無意對抗著天地萬物的主辛,甚至公開視上帝為無物。二十世紀的無神論共產黨獨裁者就是如此無法無天的悖逆上帝者,他完全不相信有上帝,以致於放肆地為所欲為,殘暴地迫害屠殺上帝的信仰者,尤其基督徒。他們不容許宗教信仰挑戰他們的權威,否則將遭到無情的打壓。可以信仰基督,但要依照他們批准的方式;可以敬拜基督,但要得到他們認可;可以傳講上帝的道,但不可以批判甚至否定他們的統治意識形態、法律或政治措施。只要越過他們畫下的界限,宗教自由立即被取消。直到今天為止,虛假地苟延殘喘的共產黨政權仍牢牢地控制著他們人民的信仰自由。
        希律生動又徹底地反映世上獨裁者的本性,即他們總是隨時預備要擊殺會威脅到他們統治地位的任何可能挑戰者,包括上帝差來的僕人。為了確保能除滅基督,他不惜殺掉所有伯利恆城內以及四境兩歲以下的男嬰。有比這更瘋狂的對抗上帝嗎?如果連基督都要徹底除滅,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還有什麼人不能殺害?如果連上帝百姓的王都膽敢除滅上帝預定要差來的基督,那麼人間還有什麼王不會對抗基督與上帝?希律定意除滅基督正是往後一切對抗基督之政權的基型。

        10.耶穌基督的誕生清楚向我們顯明,這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世界。連與上帝最親密的上帝選民都與上帝為敵,都堅決要除滅上帝為了拯救世人而差來的基督。這表示不可能還有其他人能親近上帝,踐行祂的旨意。
        沒有人知道世間的真相,唯有上帝透過耶穌基督將它表明出來。世間人無法揭露世間,只有世間外的上帝能徹底揭露。但也不是所有的「上帝」或神明能揭露世間,而唯獨在那最卑微者耶穌基督裡的上帝能揭露。
        耶穌基督的上帝以人料想不到、相反於人性、悖乎人情世理的方式揭露人的無知、可悲以及邪惡敗壞。若非耶穌基督的上帝顯明,人無法真正認識以及理解人,因而完全不知道人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為何耶穌基督?因為他是道成肉身的上帝,是不堅持其上帝地位與權利而倒空自己成為人的上帝。耶穌基督是成了人的上帝,因而他能啟示上帝又能揭露人。因此,除非藉著耶穌基督又在他裡面,否則人將不可能認識上帝又認識自己。
        因此,我們必須永遠記住,耶穌基督不是充滿人間榮耀的人,而是被人唾棄與處死的卑微者與死刑犯。這是上帝的刻意作為。既然人存心悖逆上帝,自我中心,自視為神,那麼上帝就刻意凡事站在人的對立面,以徹底打擊人。人好高傲自大,上帝就刻意高舉卑微者;人自以為聰明,上帝就刻意給愚拙的智慧;人自以為敬虔聖潔,上帝就刻意稱罪人為義;人自以為有能力,上帝就刻意在軟弱者身上顯現大能;人自以為有功德,上帝就只在乎認罪的信心,等等。這就是保羅所說的:「上帝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上帝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上帝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1:27-29)。
        基督生了而且以如此方式故我別關注那些失邊緣被唾害的人可能在他們當的也正是他們這等人真正因聖誕節心喜樂歡笑的也只有這種真正的念耶穌誕生就是這種心他救助他向他拯救的福音帶給生命的盼望

       11.最後,我們可以這麼說,耶穌誕生帶來了兩種可能性,每個人最終都屬這兩種可能性中的一種:朝拜或屠殺。朝拜耶穌不可能是意識不清的,而是有意、決心、敬虔、努力、負代價的,如同那幾個不畏艱辛遠道而來朝拜耶穌的東方博士;但屠殺耶穌卻可能是存心而為或者盲目隨從,如同希律及他差遺去殺嬰的人。也要自惕太福音第二章的聖誕敘認為基督徒者尤其掌聖經專不但未必於耶的朝拜者更可能是他的屠求主憐憫與救助朝拜之列

 © Love Truth Life. All Rights Reserved
©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